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四十一章 陵山九仙阵

第四十一章 陵山九仙阵


陵山十八座,一条清江盘绕在群山山谷中。

其实这才是真正意义的隶江,长陵城外的那条江河也是沾了这条清江的名气,后人也就同样称之为隶江罢了。

没有人看见,一条青色的巨龙盘卧在江底。

青龙巨首浮动几下,睁开了深黑硕大的眼睛,向着张秋那边看了看。

只听那条青龙自言自语道:“这小子不简单啊,三剑便斩杀了黑龙,虽说黑龙只是一缕残魂,可是能够将其斩杀也是厉害,真是后生可畏啊……”

瞧着张秋慢慢向着九山走去,前方一片空明,仿佛一切都是透明一般,陵山也是显得玲珑剔透。

“咦,这是那面传说中的镜子?”青龙惊呼,又道:“没有想到这小子闯个陵山,九仙阵召唤出来的守陵残魂一个比一个奇葩,竟连那面镜子都出来啦!”

果然,如同青龙所说一般,张秋来到九山时,前面只有一面宽广高大的镜子挡在前面,若不细看直接不能看到那面镜子,因为这镜子两面皆为透明,目光可直接传过镜身看到对面的东西。

长陵城外,一匹血红大马正向着长陵城驰奔而来,身上一名黑衣男子手握长枪,长发飘飘。

那气势如同虎豹出深林,又似天神下凡间。

“快些让开,是二爷回来了!”守卫城门的将领对着几名城兵说。

一马当先,飞驰入城。

“将军铭那边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吗,为何金光围绕?”

“启禀二爷,张少爷正在闯陵山……”

“哦。”不等小将再说什么,张慕松赶忙快马加鞭,飞驰而去。

陵山中,张秋看着眼前的镜子,陷入了沉思。

“这面镜子有些古怪,能够在最后一关出现,想来定是非凡之物!”

张秋手拿长剑,试探般斩出一剑,剑气如光凛杀过去。

“碰!”

一声巨响,双剑相碰,对面的镜子竟然也是斩出一道一模一样的剑气。

“咦?”

张秋灵目瞪大,大为不解,接着继续出剑试探,一剑、三剑,九剑连斩。

对面,优柔如水的镜子同样使出一剑、三剑,九剑连斩。

“砰砰砰……”

剑气相撞,剑光交织,震动天地,撼动乾坤。

“什么?以彼之道还彼之身!”张秋惊呼,瞳眸瞪得老大,“这还怎么破,无论我出什么术法对面也是一样的,闹啊?”

张秋无奈,只好亲自前往,扬剑踱步杀去。

太虚剑法,刚柔并济,颇有几分华夏古法太极之意,却是比之更甚几分杀伐果断蕴含其中。

九丈之外,张秋剑气滔天,杀气腾腾。

对面忽然从镜中飞出一道人影,同样手持长剑,使得也是太虚剑法。

二人持剑相对,四目相持,没有想到模样竟然一模一样。

宛如两个张秋站在那儿,不管真身如何行动,对面身影同样和他一举一动不差分毫。

“我就偏不信邪,来战!”

招魂伞、招魂铃,天师令牌,金钱剑一一祭出,那滔天的杀气势不可挡。

可惜,无论怎样,张秋有的,对面也有,苦战不死不休,却是难分高下。

“乾坤镜,乃上古神器,成道百万载,想要战胜它说难不难说易不易……”

忽然,一道神秘的声音传来。

“谁?谁在说话!”张秋开天目探查陵山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各个角落。

“别找了,你找不到老夫的!”那声音低沉吟重,听从九天传来,又似从大地发出,只听那道声音继续说道,“乾坤镜只是让你自省自身修为,让你知晓自己何强何弱而已……”

“怎么听的这声音如龙音一般?”张秋满目疑惑,问道:“既然是让我知晓自己,那又该如何算胜过关?”

“打败自己方可?”

“敢问如何打败自己?难不成我自己一直同自己打,把自己打死才算吗?”

“此道你需自悟,老夫不可多言。”

“我……”张秋气得想骂人,暗暗自语道:“打败自己,谈何容易,总不能我自残吧,那我即使胜了自己,人都死了还有毛用!”

打败自己还真是个难题,张秋久思不动,最终方才释然,反正一时无法想出办法,那便先看看自己哪里强哪里弱吧。

接着,张秋就是大打出手,不断祭出仙法神器,时而刀光剑影,时而阵法同出,大战中不死不休。

冶炼自身,弥补不足,道法不留身,刀剑不隐藏。

这一战,惊天动地,核人听闻。

隶江水底,青龙身子高高抬起,不可思议的看着陵山战场中的张秋,惊得龙身颤抖,不知该如何评说。

“砰砰砰……”

战场中,张秋打得痛快淋漓,战意越打越盛。

终于,他的身体发出剧烈的声音,仿佛经脉涌通,全身通灵。

那天地间的灵气从八方相聚,汇聚在他的周身,此时的张秋如同一轮吸盘,吸收着源源不断的天地灵气。

灵气九转其身,使得他的身骨变得通透,全身极为舒爽清明。

“这就是化灵境吗?感觉身体里有使不完的力量蕴存啊!”

张秋竟然突破了,迈入了化灵境,从此正式开启了自己的修道之路。

所谓化灵,乃引天地灵气入身,化开周身灵智,从此天目可修为永久,火眼可为己用,等等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是一次性的仙法。

相比较其他修士来说张秋的金手指只会越来越有用,其他修士要化开灵智乃需无穷修习顿悟才可得到,而他只需功德之力换取即可。

“这天地,只可有我一个张秋,来战!”

张秋灵力汹涌澎湃,仿佛战神一般目无他人,自己便是这方天地主宰。

那一剑,轻轻划出,透着撕裂穹空之力。

对面,那道身影开始倒退,步步躲闪。

原来,想要战胜自己只要提升自己修为,方可获胜。

乾坤镜使出的道法只是原来的自己,而今我已非我,现在的自己又怎会战胜不了曾经的自己呢。

“哈哈,打败自己,原来这么有趣!”

张秋踏剑飞行,此时的他可步踏虚空,傲游九天;还可身入海底,捉鳖捏虾;更可甚,想要穿土穿行也不为过。

化灵之上,已不再受普通天地所敷,一切只以修为高低所及。

“破!”

张秋大斥一声,剑气三千道,一步一山河,剑破乾坤,踏碎镜光。

穿镜而过,深吸天地灵气,滋润周身。

就此,陵山九仙阵终于成功闯过,却是没有想到陵山乾坤镜如若无法在此提升修为那便不可能闯过了吧。

张秋抬头,看向了第十山,陵山十八座,后面还有九座。

“一并闯了便是!”张秋信心十足,一心想要往更高处走去。

“陵山十八座,阴阳分仙魔,既然已经闯过九仙阵那便该知足,回去吧!”

那道龙音再次传来,张秋不解,问道:“为何?”

“九魔阵不是你能闯的,九魔九死不留命,只要你一入九魔阵也就没有回头路,一旦败于何阵其命便就陨落于此,所以说你自信有命去闯吗?”龙音严肃,字字语重心长。

“这么夸张!”张秋赶忙退身回来,事关生死,不可大意,他看着后面的灵山问道:“这么残酷的阵法有人闯过吗?”

“有,十万年间不超十人,最后那人是在十六年前……”龙音继续说。

“十六年前?谁啊?”

“一名女子,险些命丧最后一山……”

“这么厉害,哪个女子啊?”

“不可说,不可说……”龙音越来越小,最终沉默。

“扫兴!”

张秋撇嘴不屑尔尔,不过之后不管他再问什么,那道神秘的龙音也是不再回复。

“多谢老先生!”

张秋作礼拜谢,转身回头而行,所过之处遍地是陵墓,那一座座墓碑庄严无比,令人肃然起敬。

陵山十八座,葬了多少英灵,多少曾经风华绝代的人物陨落于此。

想起自己一路闯过的守陵残魂,那些人物曾经无不是九州大地的风流人物,可是如今却只剩枯坟一座,残魂一缕,无不令人叹嘘。

将军铭前,万人等候,久久不愿离去。

“定晖,你说秋儿不会有事吧?”

“没事的,陵山九仙阵不会危及生命,婵儿大可放心,除非……”张定晖紧抱夫人,抚摸着她的发丝。

“可是,这都第十天了,秋儿怎会还不出来?”

“没事……”张定晖嘴上依旧安抚着夫人,心中其实也是有些不解和不安。

“什么?小秋都已经进入十天啦!”

就在这是,一道声音传来,二人闻言看去,只见张慕松翻身落马向着他们走来。

“二弟!你回来了。”张定晖夫妻二人迎了上去。

张慕松作礼,问道:“大哥,大嫂,小秋还没出来吗?”

“是啊,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张定晖看着将军铭,心中不安之意大升。

“说来九仙阵一般不会有事,也该回来了才对!”张慕松同样神色凝重,低语道:“除非小秋入了九魔阵,不行我得去找师父帮看看……”

“什么九魔阵?你们在说什么?”张夫人闻言那还了得,面色紧张得紧,追着问道:“秋儿为何会入九魔阵,是不是很危险?”

“夫人莫急,让二弟去问问老祖再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