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二十七章 悲凉徐山

第二十七章 悲凉徐山


风动,一道人影从天而降,飞身落在常府院中。

看着常府里面的场景,张秋无比惊讶。

只是刚刚过去几个时辰而已,却是没有想到,之前还是歌舞升平夜宴笙歌的常府如今却是尸横遍野,满门皆殇。

那火光从后院一直蔓延过来,可能用不了多久整个常府都要被焚烧殆尽。

虽说这常师爷死有余辜,但是祸及老小仆人就有些残忍了。

张秋面色沉重,不知道这常师爷是被灭口还是被仇杀,一切显得那么疑雾重重。

当张秋寻到大厅空地时,却是看见一个体型高大的长发男子正在看自己的双手阵痴笑,那笑声透着无尽凄凉。

那人正是徐山,此时的他长发乱舞,面显青黑,眼中却是少见的清澈灵明。

二人隔百步之距,四目相对,徐山却是对着张秋一直微笑。

对,就是微笑,诡异的笑意。

徐山背对烈火,站在空地正中心,张秋慢慢靠近,两人身边横躺着许多尸体。

此情此景,徐山的笑显得那么无比怪异至极。

“人是你杀的?”

“你来了。”

“你为何要杀常家之人?”

“我就知道你会来。”

“常师爷跟你有仇?”

“我等你很久了。”

二人的对话牛头不对马嘴,徐山并未回答张秋的问话。

“说吧,你为何这样做?”张秋手拿长剑,一步步走上前去。

两人的距离慢慢缩小,身后的烈火越来越为熊烈。

“杀了我,我就告诉你。”徐山依然淡淡回答,一副云淡风轻模样。

在离对方几步之间,张秋停住脚步。

二人相距不远,却是感觉天差地别,不在同一频道之上,那感觉很是奇怪。

“你是疯了吗?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张秋怒目。

“其实,如果我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杀常家之人,你信吗?”徐山很是平静。

“本来想着明天月圆之夜斩你,可是现在看来时间要提前了!”张秋扬剑,大战一触即发。

“来吧,杀了我,我把我知道的所有都告诉你。”

徐山没有躲避,更是没有做出任何抵抗姿态,而是大大的张开双手,一副等死的模样。

“你……那便去死吧!”

张秋紧握长剑,脚下忽然用力一蹬,身体前倾一涌而上。

速度非常快疾,万千脉气聚于剑身,一剑破空。这一剑蕴含无尽磅礴剑气,似有排山倒海之姿。

“啊!”

长剑重重的插进徐山的身体中,一切却是显得那么轻而易举。

徐山一声惨叫,连带着长剑倒飞出去。

“咦,这个张秋这么厉害吗?一剑就把那个人斩杀!”

“不,其实是那个徐山一心寻死,没有抵抗而已!”

树上,落诗苒二女轻轻细语交谈。

这边,张秋看着倒在地上的徐山,问道:“你为何不躲?”

“躲?我为何要躲?”

徐山单膝跪地,双手撑着大地挪动着身子想要站立起来,可是试了几次也不能起身半点,看着再也不能站立起来,他最终作罢,就这样跪在那儿。

此时的他,很是狼狈。

可是他还是抬起头,仰天长啸,道:“道长,你看我这个样子像什么?人不人鬼不鬼,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张秋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道长,其实我知道你一直在找我,我也知道你在曲安城中布了阵法,可是我却没有想过要逃!”徐山自语自叹,身体微微后仰,一副解脱了的模样,口中继续说:“本来,想着多看一天夜里的月色,却是没有想到你的阵法被破了,我也被那个妖道抓住了……”

“奉厄孤禅吗?”张秋问。

“没错,就是他!”徐山叹了一声气,看着天空中的明月,道“那妖道本事还真不小,竟然能够提前破了你的阵法,还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秘法控制于我,让我来常家屠杀满门!”

“那你现在怎么又清醒了呢?”

“我也不知道,就在我杀光常家,放完火后却是不知为何清醒过来,可是那个时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徐山有些激动,口中鲜血直冒,他已经懒得去擦,继续诉说着,“兴许那妖道只是让我来灭了常师爷,可是那种状态下我却杀了那么多无辜生命,悔啊……”

“那你为何又一心寻死?

“不死还能怎样,沦为没有自我意识的僵尸吗?那不是我徐山该有的结局!”徐山面目狰狞,久久平复激动,微微抬头,静静的看着张秋,说:“道长,你能过来吗?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不想让别人听到的话。”

“好。”

看着张秋走近,蹲在自己面前,徐山慢慢开口,说:“其实,我是炎皇派去仙人阁的密探,可是如今却是辜负圣望了。”

“啊?你为何告诉我这些?”

张秋混乱了,没有想到自己追寻几天的徐山竟然还有这样一层身份。

“我只是想告诉你,小心提防朝中太子……”徐山附在张秋耳边,断断续续的说:“其实,我在第一次来到曲安时就已经听说过张道长你了……”

“可是,我一个山野小道跟太子也不该有什么纠葛啊?”

“道长!”徐山大叫一声,而后又放低声音,说:“我已经查到当今太子与仙人阁和奉厄妖道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用我多说你也懂其中的利害关系了吧……”

“啊!怎么会这样?”张秋闻言心事重重,没有想到自己竟在无意间卷曲了这些事情中去。

“总之,道长你一切小心,还有就是张道长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你说。”

张秋不再多想,反正一切则来之则安之,自己困扰自己那不是他的风格。

“这玉佩是我师妹送给我的剑穗,如果道长你哪天见到仙人阁的周灵请把它替我还给她。”徐山说着从怀中缓缓掏出一枚剑穗玉佩,继续说道:“记得告诉她……算了,罢了,还是什么也不要说了,就把玉佩还给她算了……”

此时的玉佩已经被他的鲜血裹染为血红,徐山的身体也是一点点失去生机,变得有气无力,狼狈不堪。

“好,我答应你。”张秋点点头,算是应了这份差事。

“谢谢道长!”徐山笑了,心中的事已经不再牵挂,他说:“道长,还能在麻烦你最后一件事吗?”

“你说?”

“道长,给我个痛快吧!我痛……”

“好。”

张秋看着咬牙煎熬着无尽痛苦的徐山,他闭上眼睛点点头,双手握住长剑轻轻的一捅进去。

徐山狂吐一口鲜血,而后垂下了头,就这样安详的离开了尘世,他是笑着离开的,算是得到了另一种解脱。

张秋抱府住徐山,伸手轻轻抚遮住眼帘。而后掏出黄符纸,口念玄决,符纸大燃。

月色下,张秋起身,将符纸扔在了徐山身上,灵火慢慢焚燃他的尸体,最终化为灰烬。

不知过了多久,常府的大火依然在烧,官府的人员已经来到,开始人来人往的救火。

张秋静静的站在原地,想来很多很多。

徐山的死对他感触颇深,没有想到这位也是一个一心为国的烈士,到死也是一身傲气。

“小主,我们也走吧,人越来越多了。”

“芊芊,他们的对话你听到了多少?”

树上,那两名女子依旧还在那儿躲藏着。

芊芊姑娘蒙着面容,看不清她的芳容,只听她说道:“听了一些,后面的就没有听清了。”

落诗苒看了张秋一眼,又把目光投向无尽夜空,喃喃道:“我也只是听了个大概,具体却是不得而之,不过现在常师爷一死,我们所查之事的线索又断了,我们该回去好好想想之后要往何处何人去查了!”

芊芊姑娘点点头,附和道:“嗯,小主我们真该回去了,不然待会此地来的人只会越来越多,被发现了可不好。”

“嗯,走吧!”

常府里,李承枫已经闻讯赶来,他没有去看火情如何,而且直接向着张秋走去。

“道长,你没事吧?”

张秋回过神来,答道:“承枫啊,我没事。”

“道长,常府之人是被谁杀的?”李承枫问。

“徐山。”

“啊,那他人呢?”李承枫有点吃惊,徐山竟然又出现。

“死了。”张秋淡淡回答。

“什么,他死了?”

李承枫感觉自己像是错过了好多事情,可是明明只是经过几个时辰而已啊。

徐山不是变成僵尸了吗?不是说好了明天布阵捉拿他吗?怎么就死了呢?常师爷一家怎么也还被他杀了?

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常师爷和徐山又是有着什么瓜葛关系?是被灭口了吗?

太多太多的疑问充斥着李承枫的大脑,可是又看张道长此刻不想多说话,也就不好多作过问。

“常师爷的尸体找到了吗?”

张秋和李承枫二人并肩向着忙碌中的陆子民走了过去。

陆子民正在火边指挥着如何扑灭大火,看着他们两人过来,赶来跑着迎了上去。

“找到了,已经确定被烧焦了。”

“哦。”

张秋淡淡的回了声,转身离去,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