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二十六章 奉厄孤禅

第二十六章 奉厄孤禅


剑波狂卷,溅起片片瓦砾,崩碎万千碎片。剑光如浪,一往直前,所过之处残埃遍地。

“小儿,你怎敢?”

老道半空中回首祭出八鬼炉挡住了张秋的一剑,咔嚓一声落在屋瓦上面,踏碎了几片青瓦。

他面露寒光,阴着脸说道:“张秋小儿,你这是在找死!”

“呵呵,不服那就来决一战呗!”

张秋站在屋顶,夜风撩拨发丝。对面老道二人隔了一屋蓄势相对。

“哼,走!”

老道一挥袖,带着孙若成飞身逃去。

“只避不战,甚是古怪,怕是有什么阴谋?”张秋撑剑,略佳思索后重天而起,“今日,纵是有万般苦战,我也不惧!”

城北城隍庙前,残破的古庙一片荒凉。

枯榕老树孤零零的立在庙前,甚是凄凉无生机。

“师父,我们为何要逃,难道我俩都还不敌这张秋吗?”

“若成,为师不是逃,而且故意引他来此的!”老道重声落地,撇了身后追来的张秋一眼,接着说道“你先拖延一下,待为师布阵!”

“铿!”

一把长剑从天而降,落在了城隍庙前。张秋人还未至,剑已到临。

“跑啊,怎就不跑了,呵呵……”张秋缓缓落地,溅起尘灰飞扬。

“张秋小儿,劝诫你莫要再多管闲事!”老道坐在庙前,紧闭双目,嘴中狠狠地说,“先是孟殊小鬼之事,如今还又插手曲安之事,奉劝你一声,你已经在我宗血杀名单中了,难道你就不怕我宗血洗你长陵张家!”

“长陵张家?”

张秋凝眉自语,要不是对方提醒他还真就忘记了自己在这边九州天地还有一个所谓的家。

三年了,没有回过那个家,那长陵张家毕竟是这具身体前主人真正的家。而他却只不过是一个陌客,又怎能去完美的扮演好原身的戏码。

“原来你就是孟殊口中的妖道!”张秋往前走了几步,邪魅一笑,道:“看来,你这妖道已经把我的身份查得详细,那么老道可敢报上名来,好让我知道今天我杀的人是谁!”

“哼,无知小儿!记住,我乃奉厄孤禅,今夜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

“奉厄孤禅吗?那便战吧,反派往往都是死于话多哦!”张秋痞痞笑意,对方竟然能够查到自己的身份,那便留不得。

“张秋,休得放肆,就让我来会会你!”孙若成话不多说,提剑冲了过来,他早已经看不惯张秋的嚣张模样了。

“好!”

张秋只吐一字,也是飞身向前,拔起长剑,横扫过去。

“锵!”

两剑相撞,大震,剑光四射,孙若成倒飞出去,只一招便败了。

“你,不行!太弱了!”

张秋拖划长剑,一步一步的向前逼去,剑尖划破大地,留下一道长长的槽痕。

“呃……”

孙若成倒在奉厄孤禅身边,口吐鲜血,面容苍白难看。

“张秋,尔敢!”奉厄孤禅看着伤势严重的孙若成,紧忙加快手中印法,口中不断念着,“六厄八难七连煞,百鬼雾林夺阴阳……聚!”

此地属阴,此刻乃阴时,引百鬼聚七煞,阴阵大启。

顿时,浓雾升腾,遮迷四方。百鬼从八方相聚,天空中阵阵鬼泣惊动,甚是凄惨哀怨遍野。

百鬼围阵,七煞阴鬼落在阵中心,以北斗之姿居立。七煞阴鬼乃是阴年阴月阴时所死,皆都是大凶恶鬼。

此阵,名唤七煞阵,配着阴时阴地,阵法威力提升数倍不止,不可小觑。

“七煞阴鬼阵吗?忘记告诉你了,道爷我最擅长的就是捉鬼了!”

张秋说着换出桃木剑杀进阵中,浓雾中伸手不见五指,百鬼忽隐忽现,隐藏在阵中交叉变化身位,几欲偷袭于他。

“哼,雕虫小技!”张秋邪笑依然,不屑尔尔。

开天目,双眸聚光,一切的一切看得无比清晰明朗。

三剑杀五鬼,一剑破阴魂。张秋挥舞着桃木剑一往无前,大杀四方。天地间鬼哭狼嚎,百鬼皆泣。

看着一缕缕被张秋斩破消散,奉厄孤禅大为不解。

“百鬼雾林为何迷惑不住他,此子的心神当真如此了得?”奉厄孤禅一脸凝重,掏出一壶血液泼入阵中七煞身上,大呼“杀!”

壶中血液乃是阴时生阴时死之人的心头血,泼在七煞身上,滋养鬼力提升。血淋鬼身,七煞鬼目大睁,阴寒无比。

七煞同出,鬼力大放,七鬼形北斗,连为一体。

一击未果,七鬼同退,其形仍然呈现北斗之姿。

七鬼连体,不管从何方攻击何鬼,所抗之力皆是七鬼之和,极为难对。

张秋穿梭于阵中,身法变化不断,木剑左劈右砍,使出浑身解数。

木剑斩鬼身,那鬼却是如同青烟一般消散,再次出现在另一方位,其余六鬼也跟随着那鬼变换着自己的位置,始终让阵形保持着七星北斗姿态。

“这么难搞吗?”张秋大汗淋漓,有些狼狈。

之前他一直没有去动用乾坤袋中的仙法神器,总想着留着功德之力,他日为云依换取九清丹所用,可是眼下看来是不用不行了。

“张秋小儿,我这七煞阵且是一般人能够应付得了的,今日我便要你身死于此!”

“谁告诉你我是一班的了!”张秋冷冷扫过老道一眼,接过他的话说道:“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下二班人的力量!”

张秋说着换出金钱剑和招魂铃,铃口在剑身长划出去,浮转在上空嗡嗡作响。铜钱顿时金光炫灿,张秋掌心对着剑尾猛力一拍,铜剑破空飞去,穿梭于七鬼之间。

“道长,我来助你!”

朦胧夜雾中,孟殊从伞中飞身而出,使出阴莲术法,目标直指奉厄孤禅。

那阴莲星光闪耀,以花为器,重重砸向老道。

奉厄孤禅猛然起身,一跃而闪,躲过了孟殊的攻击。

“这女鬼几日不见,怎就为何变得如此厉害?”奉厄孤禅瘆出冷汗,惊讶无比。

“妖道,受死吧!”孟殊大呼一声,继续甩出九莲步步逼向老道。

奉厄孤禅的大部分功力都用在了七煞阵中,此时面对孟殊略显有些吃力,难以做到一心二用,被逼得步步紧退。

那边,张秋抛撒出十数张黄符纸在七煞身上,手拿着招魂铃不停摇动,控制着金钱剑在七煞阵中大杀四方。

“妖道,没有想到你也有今天吧!一切都该结束了,去死吧!”

孟殊大吼,鬼声震天地,身前九莲归一,合成一朵金莲如同火球般快速飞转杀去。

眼看着那边张秋斩杀了一鬼接一鬼,似乎不用多久便会破了七煞阵。再看这边,孟殊金莲火球避无可避,奉厄孤禅撇了伤势严重的孙若成一眼。

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就在金莲火球临近他身前几步时,他抓起孙若成就抛了出去。

“砰!”

一声巨响,金莲火球撞在孙若成的身上,炸开一团。

老道顺势而退,慌忙破天而逃。

“想逃,休想!”

孟殊见状,飞身跃起,追了上去。

夜色下,明月皓皓。

半空中,老道黑影若隐若现。后面,孟殊红衣点点,如星子般闪动。

一人一鬼,一前一后,紧追不舍。

“孟殊,莫要追了。”张秋跟了上来,呼唤着孟殊。

“呃……为何?”孟殊虽有不解,倒也是停下脚步,落在树梢之巅。

张秋也是落在那棵大树上,伸手指向后方曲安城中,说道:“那边方向观来正是常府那里,你看哪儿此刻火光冲天,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咦,好像真的是常府着火了。”孟殊点点头。

“嗯,所以我们现在要回去,免得发生不好的事端。”月下风中,张秋青丝飞扬长袍摆动,久久开口道,“奉厄妖道逃的了一时,但是他日我定当把他除了,为你报仇!”

正南街常府大院,后院大火滔天,熊熊烈火已经焚烧了三四间厢房。烈火正在一步步的向着四周蔓延扩散,整座常府大院几欲被大火吞噬焚燃。

此时的常府除了大火以为,已经毫无生机可言,常家数十口人皆被残忍屠杀殆尽,手段极其残忍,七横八躺尸体遍布。

常府前厅那片空地上,一名身材好大魁梧的男子直挺挺的立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他满头长发乱舞于空中,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破烂不堪,裤子也是断了半截,膝盖以下光溜溜一片。白净的双脚没有穿任何鞋子,可能鞋子早就丢失。

他时而发呆深思,时而傻笑不断,时而狂笑不止。像是痴傻疯癫了一般,陷入了魔怔。

院墙外,大道边,一排榉树整齐排列。

大树高达十数米,枝叶随风摇曳。

树梢繁叶间有两个身影闪现,一闪而过,隐在其中。

“小主,这人为何如此残暴,竟然徒手一个人屠杀了整个常家?”

落诗苒凝眉细嗅,空气中竟是血腥之味。

她看着疯癫痴狂的男子,说道:“他已经不是人了,属于半人半僵,不过此人心智倒是厉害,竟然能够控制尸毒噬心,没有完全沦为僵尸!”

“僵尸吗?”芊芊姑娘探出脑袋看去,问:“小主,你说我们要不要去抓住他?”

“莫急,有人来了,我们暗中看着便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