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二十四章 芊芊姑娘

第二十四章 芊芊姑娘


翌日清晨,微风轻拂,踏过山岗,前面就是曲安县城。

“师父,前面便是曲安城了。”

青年身着浅蓝色锦袍,座骑黑色大马。他身高体壮,观来年龄二十四五岁左右。

他偏身下马,向着后面的马车小跑过去,脚下的枯草沙沙作响。

“嗯。”

马车上,一道磁哑的声音回应一声。

随后可见车上有人携开布帘探出头来,那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

他身披灰色道袍,面容凹陷骨高,满脸皱纹叠起,看上去十分枯瘦苍老。

灰袍老道走下马车,慢悠悠的挪着身子走向山顶,俯首看着山下的曲安城。

曲安城四面环山,一条江河绕城而过,临近城东正门处汇聚了从城中流出的小河,并流一起直通东方而去。

山顶上,清风拂过山岗,灰袍老道静静的站在那儿,目光久久不离曲安城。

“若成,你之前来此曲安城,可曾见过城中有什么阵法所布?”灰袍老子身子依然不动,头也不回地问道。

站在身后的孙若成紧了上去,微微皱眉,坦言道:“师父,徒儿曾经途径曲安城三四次,却是从未见过城中布了什么阵法啊。”

“那就怪了,我观曲安城中有阵法浮动,待我前去查探一番!”老道凝眉,细看,道,“此阵怕是那七连山小道儿所设,待我算查一番,看看那小儿到底想干嘛?”

孙若成走上前,不解问,:“师父,难道那张秋已经来到这曲安城里?”

“嗯,这曲安一地怕是只有他能布下此等阵法,那小儿我隔空斗过,本事不小,不知何时到临此地,曾经却是不曾听闻有此人物。”老道略佳思索,继续道,“不知此人师从何方,竟有此等手段?”

“师父,此人真就那般厉害?”孙若成问。

老道一摸胡须,语气徒有几分凝重,道::切莫小看此子,此子行法诡异,颇有几分青茅岭之味,却又不同,十分奇特难解,我先去常府设下阴煞迷魂阵,待此子一入常府届时阵法大启,必能迷魂他的心神。”

“谨遵师命,徒儿定会吩咐常师爷今晚定要邀请那张秋前往常府,今夜必要他难堪不可!”孙若成一抹阴笑,眼中满是阴谋诡计。

“嗯,这便好!这是拘神符,你定要设法贴在他的身上,今夜我定要让这张秋小儿有去无回,身魂崩碎!”老道大手一挥,向着山下走去,空中隐隐传来其声,“你我就此分开,我会隐在暗中帮助你等……”

孙若成看着老道渐行渐远的背影,只见他三步一拐七步一跃,最终消散在远方树林之中。

黄昏再临,夜色将近。

常府座居城中正南街,府邸十分宽广,有九进三拐院落。装饰华贵,假山池亭林立,正院有一间阔广殿,且还设一戏台供人观赏。

只一看常府那九钉大门,就知此府定然富华高贵。

此时的正南街车来人往,大多聚去常府门口。街上行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据说这常老爷今天五十大寿,今夜要邀请达官贵人,搭台观戏……”临街旁边,一名卖粥的青年手舀青粥,抬头说到。

“是啊,听说云仙阁芊芊姑娘也会来此仙音一曲……”买粥男子回应。

“当真?”旁边卖肉的赵屠户大眼一睁,又惊又喜。

“是啊,难道你没听说云仙阁今夜四女齐出,共贺寿辰!”

“咦,那不是县令老爷吗?怎就只是一抬小轿前来啊!”有一少年惊呼。

“你懂什么,如今曲安城首主暗里依旧是常师爷是也,那陆县令初来乍到只不过是明面上的官家老爷罢了……”赵屠户砍宰着肉骨,心中思绪万千。

“也是,想他这县令当得还真是憋屈,主事的竟还不是他这个县官老爷,唉!可悲可叹可怜……”卖粥青年从摊位上走出。

有一老妇站在人群中,低声劝慰道:“小声点,莫要让那些老爷们听到,不然官家可是不跟你们讲理的哦!”

“哼,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虎畜罢了!又有谁会为百姓着想,为国为民着想,哼!”有一书生连连摇头叹息,抚袖扬长而去。

“快看,那是谁的马车,竟然这般豪华!”

赵屠户顺眼一看,惊喜万分,“啊,那就是芊芊姑娘!她真的来啦!”

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对面两辆华丽的马车停在常府门口,靠前那辆马车中从里面走出两名女子。

一名身着朴素,丫鬟模样。一名身穿紫色罗裙,面掩轻纱。

却见,丫鬟牵扶着紫衣女子从车轿上缓缓落步临地,聚着后车中的三名女子一起往前走去。

五名女子皆都是轻纱掩面,所过之处香风缭绕,暗香扑鼻。

“芊芊拜见县令老爷、常老爷,奴家这厢有礼啦!”芊芊带着众女站在门口,对着诸位官家老爷鞠行一礼。

“芊芊姑娘多礼了,芊芊姑娘今夜能够光临毕舍,老夫莫感荣幸!”常师爷挺着圆滚滚的肚子,利着大嘴狂笑不止。

“久闻芊芊姑娘歌音赛仙曲,今日有幸聆听一曲,不枉此生啊。”陆子民点点头,有意无意的将目光在常师爷和芊芊姑娘身上来回徘徊。

“各位老爷抬举小女子了,奴家甚是惶恐。”芊芊姑娘微微一笑,一撇间如同盛世仙花绽放。

“陆爷,芊芊姑娘莫要停站于此了,快些同进府院喝茶歇息……”

“宁王到!”

不待常师爷相邀话毕,却听一阵传音响起,不远处人潮涌动,十数人围拥着两辆马车缓缓而来。

“呃,这是谁?好生面生,看着身穿华衣锦服不像是曲安县一地之人啊?”

赵屠户瞪了卖粥青年一眼,小声却是气语寒厉的说道:“你耳朵有毛病吗?没听见说是宁王吗!”

“皇族宁王吗?”卖粥青年小声嘀咕,抬头看着前方,惊呼一阵,道:“那这少年又是谁,大白天的背着一把纸伞,真是怪异!”

张秋没有听到街旁行人对他的议论,更是没有看见前方,紫衣女子身旁的丫鬟正在偷偷的对着她小声说着些什么,二人目光总是似有似无的看着他。

只见张秋嘴角习惯性的邪魅一笑,背着纸伞挺身向前,脚步紧跟在宁王旁边。

忽然间,凉风袭卷,一阵狂风迎街扑来。

有人扬袖遮面,有人双手掩目,有人转身躲避。

顿时,街上乱作一团。

“这是阵法浮动?何人在此布阵,意欲何为?”张秋眯着双目,抬头看去。

此时的常府上空气流浮动,直上青天。

“啊!”

一声惊叫频起,原来是那芊芊姑娘脸上的轻纱被风吹走,顺着风在空中飞舞。

众人闻音看去,芊芊姑娘真容显现,玉手掩住红唇,神情有些慌张。

她浅紫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

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

三千青丝用发簪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艳,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好香。”

张秋举手抓住了顺着风飞过来的轻纱,凑到鼻前一嗅,深深陶醉其中。

“呃……”芊芊姑娘贝齿一动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作罢。

“参见宁王殿下……”

风停,陆子民带着众人跪礼在地。

“免礼吧!”李承枫挥手间淡淡一句,迈着大步向前走去,“陆大人引荐一下吧,这就是常师爷吗?”

“小人正是常富义。”常师爷起身又是俯首作揖,低着头说道:“宁王殿下百忙之中能够光临寒舍,小人万般惶恐,宁王殿下尊身降临我常家小院,真是蓬荜生辉,大幸也!”

“常师爷说笑了,走吧,听说常师爷喜好收藏古茶,本王今天就讨上一杯啰!”李承枫似笑非笑,不等常师爷回话,大步向里面走去。

常师爷赶忙相邀众人入院,张秋紧跟其后,路过芊芊姑娘身边时不由多看了几眼。

“姑娘身着紫衣还真美,这轻纱我就收下了,多谢姑娘美意!”张秋似有深意的邪然一笑。

“我……”芊芊姑娘欲言又止。

“你!”旁边丫鬟大眼一瞪,气鼓鼓的挡在芊芊姑娘身前。

“姑娘的心意,我懂!”张秋回头,面带微笑,一副含情脉脉的说道:“在下定然不会辜负姑娘的心意,这面轻纱我定当好生保管,呵呵……”

看着张秋嬉笑着转身离去,留下几女一阵愣神。

“淫贼,总有一天要好好收拾你!”

看着面露寒光的落诗苒,芊芊姑娘掩嘴一笑,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淫贼道士了吧,还真是有意思……”

“哼,有屁的意思!”落诗苒嘴角深咬,玉齿狠狠摩擦,道:“今夜过后,看我不把他打得跪地求饶不可,哼,走着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