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二十一章 采花大盗

第二十一章 采花大盗


东风西过,落日桥头几分暮色被渲染,檐外轻风惊落一池桃花芳芬。

青石板上花朵飘落,路上行人三三两两,徘徊停步看着一女子撑伞而来。

细雨微凉,小桥流水银光波澜。雨初歇,日落云晚漠漠轻寒。长亭遗了纸伞,尘埃落雨痕,古城月影照阁楼,婆娑迷离尽悄然。

初见时,行人熙熙攘攘。再回首,女子远去,只留背影轻叹。

那南城尽头便是云仙阁,只听月夜琴声悠扬。

风拂过,回望一池芙蕖飘香。楼外河堤小栏上停留几双彩蝶翩翩留离。梁间归燕呢喃,伸头试看人间何等风光。

夜深窗外又飘细雨,马蹄踏过长街惊起落花微凉。

夜静,明月皓皓,冷冷清清。晚风拂过,吹动着曲安城里街巷各个店旗一阵摇曳。

张秋独自一人,蹲坐在行宫厢房屋顶青瓦上,看明月悬高空,听打更音更更敲响。

曲安,这座似曾相识却又十分陌生的城市,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寒风中,张秋飞身而下,独自行走在曲安街头。不知该去何处,只是一味漫无目的的走着,就这样走着。

夜里显得有些凄凉,一阵细风吹过,树叶在街道上打着旋。

忽然,一道黑影胳膊下夹着一名少女飞速的从街道上穿过!

那人速度极快,霎时间只留残影徒留。

不做犹豫,张秋的身影也迅速追去,一瞬间的功夫也消失在街头,不见了踪影!

急速狂奔的黑影嘴角微微一咧,似笑非笑的回头看了一眼。

貌似发现了什么,直到在往前拐过几个路口,来到一片人迹罕至的林地时候,黑影放下了怀里夹着的陷入昏迷的女孩。

刚转身看了过来,就见到一名很年轻的少年快速的出现离自己不远的地方,黑影很是欣赏的看着那名少年!嘴里发出阴森的笑容!

“呵呵!小子,速度不赖嘛,竟然能追上我!”

张秋稳住了身形,看了被黑影放在地上的少女,胸口还在微微的起伏,暗道一声还好之后,这才仔细打量起来眼前的黑影。

黑影全身被一袭黑袍笼盖,在黑夜里只露出一对贼溜溜的眼睛,看不清面容。

“你是谁?为何捉那女子?”摸不清对方的底细,张秋只好轻轻出声试探,一脸凝重之色看着黑影,全身的脉气瞬间流转,随时做好了战斗准备!

看着张秋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黑影眼睛一愣,随即恢复了过来,似乎并没有对其展开攻击的想法,而是一脸笑意,负手而立!

“真是年少有为啊!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身手,当真了得!”黑影一副长辈口吻的语气怪声怪气的说道:“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赵四爷赵殷便是我!”

“不知阁下为何做出此等有伤风化,卑鄙下流之事?我劝阁下最好放下女子,同我去衙门受罪!”

“哼!想让我同你去衙门,小子是不是想多了!”赵殷瞬间脸色一变,冷哼了一声,厉声道:“小子,奉劝你一句莫要多管闲事!”

“倘若我定要管呢!”

张秋先发制人,身形快速消失在原地,原地流出一连串的虚影,直接向赵殷扑了过来。

见张秋急速的扑了过来,赵殷眼中精光一闪,浑身的气势顿时爆发。

“小子,既然你想死,老夫就成全与你!”

话落,只见他袖袍一甩,单手就是一掌夹杂这狂暴的脉气能量快速向张秋的胸口印去,张秋看着这一掌向自己轰来,身形再次一晃,躲了过去,随即飞身弹起,一脚狠狠的向赵殷踢去!

“哼!雕虫小技!”赵殷不屑尔尔。

张秋一连串的瞬间踢出十几腿,竟然都被赵殷轻飘飘的挡了下来,连根毛都没踢到,不禁有些惊讶!

“小子,不跟你玩了,受死吧!”

只见赵殷怪叫了一声,身影还留在原地,下一秒就出现在张秋的身旁,重重的一掌又是向着张秋的头顶拍下!

那速度简直是太快了,快的都无法让人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的先要躲避,可是脑袋刚一偏过,耳旁就响起呼啦啦的劲风,赵殷的一掌刚好拍在张秋的胸口。

那掌速度极快,透着无尽威猛,脉气随掌而出。

狂暴的一掌顿时就把张秋拍飞了出去,一大口鲜血随即喷了出来,脸色随即一片惨白,倒飞出去的他在半空连续翻了几个筋斗!

然后单膝重重的跪在了地上,眼神犀利的盯着赵殷,强忍着五脏六腑震荡的剧痛,张秋擦了擦嘴角的血液,起身再战!

赵殷一见张秋硬生生的承受了自己的一掌竟然还能站起来,眼中瞬间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随即怪笑道:“你小子根骨非常不错,受了老夫一掌还能起来,只不过要可惜了,要怪就怪你小子运气不好,谁让你喜欢出头呢?年轻人喜欢冲动一点也不好,下辈子记得低调些!”

“谁死还不一定呢!”

张秋大吼了一句,再次运起体内奔腾的脉气,脚下的步伐迅速变幻,冲了过来,凌空飞起,一腿瞬间就从赵殷的头顶向下踢去!

速度很快!

可是赵殷却是不屑一笑。

只见张秋那充满爆发性的一腿就要踢到赵殷的脑袋时,当看到他嘴角微微笑了笑,张秋顿时觉得冷意上升,就见到赵殷竟然一只手瞬间抓住张秋踢过来的一腿。

“去死吧!....”

赵殷大吼了一声,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向张秋的腹部,轰的一声,张秋被赵殷硬生生的踢飞了出去,碰的一声落在地上!

“咳咳咳……”

落地的张秋顿时就感觉道全身的骨架都快要被踢散了,不停的咳嗽着,嘴里的鲜血更像是不要钱的随着咳嗽往外喷!

张秋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赵殷竟然这么强,强的让自己感觉到无法逾越的地步,仅仅一招就能灭杀了自己!

这一刻,张秋彻底陷入疯狂了,猩红的眼睛犹如地狱的魔头一般,仰天一阵狂吼,周围的气流好像都受到了莫名的波动,身上狂暴的脉气浩然爆发,顿时就发动了最强的一击!

“去死!”

只见张秋身影随即消失在原地,呼啦啦的一阵狂风刮起,此时的赵殷心里不由的一紧,眯起眼睛凝重的做起防守状态,眨眼间张秋突然就出现在赵殷的身前,重重的一拳随即急速的轰了过来!

赵殷暗道了一声又想故技重施?全身的脉气快速凝聚在右掌上,看你这次还不死,面对张秋轰过来的一拳,赵殷也不躲闪,速度比张秋快了不止两倍,抬手就是一掌!

那掌运力奇大,脉气生刀,眼看就要打在张秋的身上。

这时,意外发生了,赵殷的一掌看似打在了张秋的身上,可重重的一掌仿佛打在了空气中,毫无着力感!

张秋消失了,还没等到赵殷反应过来!背后呼啦啦的就响起一阵劲风,赵殷连忙暗道了一声不好,身体还没转过来,自己背后就被人刚猛的脚踢飞了出去!

赵殷的身形顿时就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去,狗吃屎般的爬在了地上,这个时候的张秋速度简直到了逆天的地步,飞速而来,罚天一脚,气震天地!

此刻的赵殷心里震惊极了,快速的弹了起来,一脸惊恐的看着张秋。

惊呼道:“隐身之法?你怎么会习有天下第一杀手组织,隐门的绝学?你到底是谁?”

“杀手组织吗?隐门?”

张秋呢喃自语,此时他嘴里全是血,让人看起来非常害怕的阴森笑容,脚底下再次一动,一副趁你病要你命的架势!

故意说道:“你知道得太多了,去死吧!”

“北岭隐门,东土再现?这东土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哼……”

这一刻赵殷真的后悔了,怎么就招惹上了这个小疯子,不就是采个花吗,怎么就遇上隐门传人了呢?

赵殷顿时就想跑了,可张秋哪里会给他机会。

敌人要是不死,那就只有自己死了,只要体内的脉气燃烧殆尽,那他也就只有等死的份了,这个时候张秋也不被逼的毫无办法,因为这个赵殷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要想杀死他简直难如登天!毕竟自己才刚入通脉境,实力尚浅。

要不是有隐身符,谁死谁败还真难说。

出剑,凭空中扬剑而出!

一道剑影瞬间挥出照着赵殷的脑门就是一剑,赵殷刚躲过这一剑,随即又有几道剑影出现在。

太虚剑法,乃是张秋刚修几日的剑法。

刚柔并济,忽明忽暗!看不出哪剑为虚分不清何剑为实,只是快中有慢慢中有快,诡异得很。

顿时,赵殷手忙脚乱的躲闪着,不一会身上就是大汗淋漓,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稍一分神,却听耳旁顿时就响起张秋的声音。

“受死吧……”

随即,剑影瞅准空荡,眨眼间快速的向着赵殷杀去!

杀剑无情,剑气大震使得赵殷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就向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往外飞了出去。

忽然,天空中的赵殷咬牙凌空一转,挥手间几枚雾丸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掀起一大片烟雾来!

眨眼间,赵殷便消失在夜色里!

“跑了?”

张秋微微皱眉,眼看赵殷已经逃远,也就没有去追,而是移步往那名晕倒在地上的少女走去。

他俯身伸手一探,气息正常,却是不知被那淫贼用何迷香迷醉。

张秋正要低头出手去掐少女人中时,忽然一道声音从虚空中传来。

“淫贼,速速放开那女孩!”

张秋闻言,回首往去,只见一名紫衣少女凭空中缓缓落地。

少女婀娜多姿,身材妙曼。她手持宝剑,青丝垂帘,一支玉钗扎住发顶,却有一帘刘海遮住眼眸。

冷月下,清风轻拂,少女面前发丝飘逸。隐约间,张秋看见那是一双灵动清澈的秋水之眸。眸子下面,女子的口鼻却又被一抹银纱掩住。

她似仙女,却又多了几分抚媚妖娆。

“姑娘,你误会了。”张秋起身,对着女子笑了笑。

“误会什么,我已追你多日了,淫贼受死吧!”

女子说着也不给张秋解释,只见她拔剑而出,利剑直指张秋。

“懒得同你计较,我跑还不行吗?”

张秋提腿便逃,他可不想无辜惨死在这女人手上,并不是打不过她,只是此刻受了些伤,再者他可是自誉为不随便打女人,而且还是无脑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