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十七章 僵起僵落

第十七章 僵起僵落


僵尸面显青黑,脸部凹凸不平,眼窝深陷仿若无底洞。眉骨高兀突起,乍一看整张脸浓胞乱起,腐肉斑鳞。

他口吐阴寒毒气,臭味遍布周身。

僵尸一纵一跳,双脚踏地,声震四方砰砰直响。

“无为,小心!”

无为连连滚退,僵尸步步紧逼。慌乱中,无为挥出佛杖向着僵尸双腿扫去。

“咔!”

一声巨响,佛杖断裂木屑残飞。

“啊?这么硬吗?”无为后身一翻,躲过了僵尸的追杀。

“孽障,休得放肆!”

张秋手拿桃木剑,脚尖猛蹬大地,徒留地上尘灰四起。他纵身一跃,用尽全力凌空杀去。

桃木剑直插僵尸胸膛,挡在了无为身前。

“咔!”

又是同样的一道声音想起,桃木剑也是应声断裂。

“靠,这么厉害吗?”

剑断,张秋侧身一闪,单手杵地将身子凌空翻转。大脚一出,狠狠的踢在了僵尸的后背。

“哎呀……”

张秋连踢几脚,痛得连连倒退。然那僵尸却是丝毫没有感觉般,一味的向着他扑抓而去。

“茅山正统,太上定乾坤……急急如律令,定!”张秋慌忙中掏出黄符贴在僵尸头上。

僵尸身子颤了颤,而后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阿弥陀佛,浮屠三生过,众生皆虚无……”无为慢慢走来,手作佛辑,嘴中喃喃道:“八德王你我相识数十年,竟没想到贫僧与你李权再相见会是此般场景……善哉善哉!”

“他已非李权,如今只不过是具没有意识的僵尸罢了!”张秋接连踢了几下腿脚,好让疼痛缓解几分,边踢边说:“如今的他只为人血而苟活,不再留有什么人性可言!”

“师父,你认识他吗?”

“大师,你认识皇叔?”

九朝和李承枫从屋中走出,目光从僵尸身上扫过,最后停在了无为的身上。

“此事说来话长,那都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无为话刚开口,却被刚从厢房走出的孟姝打断,“小心!僵尸在动!”

果然,僵尸大颤,身着黑衣锦服的身子开始剧烈挣扎抖动。

他双手摇摆,修长的手指上长着长长的指甲。

“快退!”

张秋大喝,却见僵尸头上的符纸焚燃。

与此同时,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僵尸,快如闪电一般冲了出来,披头散发的高大魔影,显得分外狰狞恐怖。

“吼吼……”

僵尸披头散发,仰天怒吼,附近的群山都被震的颤动了起来。

“轰!”

无尽的尸气汹涌澎湃而出,整片青松岭都在颤栗。

“无为、九朝,接住绳网!”张秋拿起红绳网便撒了出去。

大网遮天盖地而来,套在了僵尸的头上,张秋、无为和九朝一人拉着一边,呈三角之形将他包裹其中。

“承枫,快把糯米撒在他的身上!”

张秋吩咐一声,看着李承枫把法坛上剩下的糯米撒在僵尸身上后,他凭空变出一碗黑狗血也是泼了出去。

僵尸大震,口吐阴毒臭气,厉牙大张,一阵阵嘶鸣齐吼,声音如地泣天哭,传遍山谷。

他猛力一甩,红绳网猛烈摆动,九朝被甩到一边。

“九朝!”

众人惊呼,九朝从地上吃力的爬起身来,而后快速的去抓住网角。

“我……我没事……”九朝声音显得有点无力感。

容不得众人多问多想,僵尸继续挣扎着,力量越来越大。

期间,九朝不知道被甩出去多少次,却是每次都又重新爬了起来,继续死死的抓着网角,不让僵尸挣脱出去。

“我来帮你!”

眼看众人无法脱身帮助九朝,孟姝飞冲过来,想要去帮他抓住网角。

“孟姝,不可!”

“啊……”

张秋赶忙出声制止,却还是慢了半步。孟姝刚把手伸向红网,就觉得手掌被烈火焚燃般十分疼痛,红绳大网朱光大绽,她也被震飞出去。

“唉……”张秋叹息一声,双手紧了紧,“孟姝,你没事吧?你乃鬼身,怎可身近这天师法器。”

“我还好……”孟姝慢慢爬起身来,看了看自己变成灰色的手掌,嘴上却是说着没事。

“九朝小心!”无为大叫。

原来僵尸依然还在用力甩动红网,九朝被僵尸的剧烈甩动给拖甩过去,身子离着僵尸只有几步距离。

“啊!”

最终,还是迟了。僵尸双手抓住了九朝的手臂。

张秋见势火速跃了了过去,伸手抵住了僵尸的下巴,不然他咬向九朝。

无为也是在同一时间冲上前,用红网套住僵尸的脑袋,将其用力拖后。

“九朝,快躲开!”张秋黄符再出,贴在僵尸额头,暂时稳住了它。

“这僵尸怎么这般厉害,张秋快些想想办法!”无为继续拖拉着红网,套住僵尸的脖颈。

“是啊,该用何法呢?这八德王僵尸不愧是万年来东土第一僵,实在是太厉害了,到底该用何法把他除掉呢?”张秋也是陷入深思,久久不得其解。

“上古有秘法,三筋四脉九穴皆通,僵起僵落……”就在这时,云依拖着疲惫的身体缓缓走了出来,有气无力的说道:“此僵尸怕是已经修入黑僵之境,已然水火不近,身如铜墙铁壁般坚硬了,如今只有用此法一试,不过……”

“对,就用此法!云依,你来帮我拉住红网,拖点时间,待我施法!”

张秋来不及思考为何这片天地中的上古秘法会和自己所知天师门茅山术法雷同,眼下只能快些试上一番,希望能够尽早解决掉这个皇族大僵。

时间容不得张秋慢,他可不知僵尸又会哪会挣破灵符所控。

快速移步,张秋站在法坛前点了九支香。

香燃,火光如星点依稀浮动。

燃香三叩首,步伐快疾,张秋在僵尸身体周围快速移动,只留下一道道残影。

他把香都插进了僵尸的身子里面,分三筋四脉各个角落,剩下两支便插在僵尸前后身体正中心,分阴阳之势。

“你们快点退开……”

张秋话未说完,一道闪电便从天而降,击在了僵尸身上。

僵尸大震,仰天长吼,震天动地。雷电在他身上缠绕闪动,他那深陷的眼窝慢慢凸起,一双绿色的眸子缓缓显现。

“吼……”

僵尸挣脱红绳,冲天飞起。

“他这是要变飞僵的节奏?”云依大呼,“这是僵起并未僵落,难道上古秘法不对?”

“呵呵,三筋四脉九穴皆通,僵起僵落,却是不知僵落还有最后一个命门——天灵盖!”张秋看着飞天而去的僵尸,嘴中像是在自言自语,道“所谓雷剑天罚,天灵崩裂,才是最终的僵落!”

月夜无故生雷,电光浮闪。

张秋口念玄决,掏出八卦镜引月光聚集,投在了金钱剑上。

“斩!”

张秋扬剑飞去,半空中抛出金钱剑。

月光下,金钱剑快速飞升,越来越高。忽见雷电光波击在剑身上,金钱剑金光大闪,随后剑尖朝下,飞速向着僵尸追去。

“砰!”

一声巨响,金钱剑深深的插在了僵尸头顶天灵盖位穴上,僵起并未成功,僵尸砰的一声炸碎。

自此,东土第一僵就此陨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