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十一章 两人一鬼

第十一章 两人一鬼


黄昏时分,车队继续前行。

途径青松岭,张秋相邀李承枫等人到神观歇脚息息,李承枫婉言谢绝,却说时间不早,加紧赶路要紧。还说,改日定当来神观拜访答谢。

“那贫道就不留宁王殿下了,一路顺风……”

“已经说了半天了,张兄唤我承枫便可,你我兄弟相待,不拘其他。”李承枫笑着,觉得张秋特别投缘,想来彼此都是性情中人。

“好吧,承枫一路小心……”

张秋也是笑笑,和这宁王相处半天也是觉得他没有想象中的那些权贵人物那样势力,特别随和,值得深交。

“保重!”

大松树下,二人交谈了许久,正要相互告别。

这时,不远处的无禅寺里走出了一个老和尚。兴许是外面众人的声响惊动了他,他出来看看是何其事。

无为越走越近,他扫视了众人一眼,随后将目光定在了金棺上。金棺很大,金光闪闪十分亮眼。上面缠着一身红绳编网,像盖在上面,也像红网拴裹住一般。

久久,无为他一动不动僵在哪儿,如呆鸟似立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众人也是看着他,皆有疑惑不解。

良久,无为开口说:“这可是八德王李权?”

不知道他在问谁,因为他的目光依然还停在金棺上。

“这确是当年炎国十大战将之一的八德王李权!”李承枫走上前去回道,“大师,认识德王李权?”

“不熟……”无为闭眼再睁,转身对着李承枫,问道:“阿弥陀佛,既然已经安葬十六年,却又为何动他法身,这又是要将他运往何处?”

“炎皇建九龙皇陵,造福天下!近百年来为国牺牲,却又客死他乡的皇族、大将,都要迎回国陵安葬!”李承枫说着气势大盛,眼中无比自豪,心中也有几分热血冲动。

“阿弥陀佛,既如此……回去也好,也罢!阿弥陀佛……”

无为自言自语,一个人走回无禅寺,留下众人一片懵神困惑。

张秋看着离去的无为,他仿佛已经猜到这无为老秃驴肯定认识八德王,不然不会做出如此奇怪的行为。可能,他们兴许关系还不一般才对。

“无为老秃驴也是有诸多秘密的人啊!”张秋心中暗暗感叹,告别了李承枫等人往神观赶回去。

人已去,路已空,仿佛一切又归于平静。

却道,无为和尚回到无禅寺后,开始敲木鱼念佛经,一直就这样念着,从未停歇。

佛音缭绕,声传八方。

“道长,你回来啦?”张秋刚把脚踏进神观,孟姝便前来迎接,口中追问着:“道长,外面是发生什么了吗,大道上怎么那么吵杂?”

“几个过路人罢了,云依呢?”张秋取下药篓,往里面走去。

找了几处都不见踪影,打开火房门,没有想到云依正在做饭,难得啊!

“啊……我……这……”云依有点慌乱的站起身,伸手抹了抹脸,咬着嘴唇说道:“道长,你回来了啊。我这是在做饭,就要好了,道长先去外面等等吧!”

“呃呃……”张秋点点头,转身出去,关门之际却是回头微微一笑,“云依啊,你的脸……记得洗洗哈,呵呵!”

“啊!”云依大囧,看着水盆中自己的脸这里黑一块那里黑一条,甚是狼狈。

夜慢慢沉黑,晚饭吃得有点随意。云依做的菜确实不怎么样,不过张秋依然吃得很香。对于他这种懒汉来说,只要不让自己做饭,不管别人做得怎样都没事,有得吃就不错了,不挑食。

中途还点上了烛灯,焉然变成了一场烛光晚餐。烛光游离浮闪,随风摇曳着身姿。

烛光下,云依眼眉跳动,一眨一眨的,灵动得有点调皮可爱。

似乎有点生疏,云依杵着筷子仰着头静静的看着张秋。看着张秋狼吞虎咽的样子可把她惊呆了,什么时候自己做的饭菜这么好吃了?

“莫要发呆,快些吃饭。”

“哦。”云依象征性的又扒了几口。

“云依姑娘,莫要拘束,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张秋放下碗筷,打了个饱嗝,说道“要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不需要刻意什么,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吧!”

“啊,好的,知道了……”

张秋对着云依摇摇头又点了点,擦擦嘴啧起身走了出去。

外面,月色朦胧光撒山野。夜色深沉,月明星稀,万籁俱寂,凉风习习。

月华如水,顿时倾洒碎银一地,隐约中透出仙境般的雾白。秋虫奏乐,高一声低一声鸣叫不息,好似弹奏着美妙而迷人的乐曲,几许鸣音,为初秋之夜平添了几分静谧,几分神秘。

“好美的月色啊!”

张秋抬头惊呼感叹,却见孟姝此刻正端坐在屋顶瓦廊上面。

月光婆娑,她红衣如血。夜风轻浮,摆弄着她的发丝,遮住了她那清秀的娇容。

她杵着下巴,偏着头看想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秋纵身一跃,轻轻的走了过去。

月光下,屋顶上,他缓缓走进,不曾打扰她。

有月的夜景很美,孟姝却觉得这些都与她那么格格不入,自己终究是鬼。

“在想什么呢?”张秋坐在孟姝旁边,目光看着万千月景。

孟姝回头,浅浅一笑,没有说话,却在心中暗暗细语,“做人真好,可惜……唉!”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依旧坐在屋顶,都不曾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月光下的景物。此刻竟会觉得无为和尚的经佛梵音也会如此动听,如仙音般缭绕在月光下的山林间。

“道长,你俩坐屋顶干嘛呢?”

云依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屋顶的一人一鬼,打断了他们的清静。

“走吧,下去了!”张秋拍了拍孟姝,随后起身,轻踏脚步,缓缓落下。

“嗯。”孟姝点点头。

张秋站在云依旁边对着她说道,“云依,今日我入山采摘了些许灵药,从明天开始你将其煮泡,冷却后倒进你的浴盆之中,浸泡一个时辰,每天都要换药泡浴一个时辰,直到我帮你找到药引那天为止。”

“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