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九章 宁王李承枫

第九章 宁王李承枫


踏过千山,一路跋山涉水,不知涉足多少里。翻过九连山,便可达曲安。

  曲安县乃为东土炎国最南疆,东去酆都城,西与九州之一的天罚森林相邻,而最南边便与云诏国相通,是为炎国最复杂也是最重要的地方。

  初入九连山云岭,只觉寒风凛冽,浓雾朦胧。大林丛中,有一大道沿山而去,延伸至北方。

  朦胧中,可见绿林葱郁,隐隐约约。好似一派人间仙境,书写着秀丽的大河江山。

  大道上,一队人马不紧不慢的走赶着。

  人群中一辆马车缓缓前进,车上竟是驼拉着一副金色棺材。

  山林里,张秋背着药篓正往回赶去,忽见前方数百米处的那队车马行人慌乱,再见丛林中窜出数十个黑衣人,黑衣人一涌而出举刀相杀。

  大战一触即发,双方陷入乱战厮杀。

  一方以一名黄袍少年为首,却被另一方约有数十人的黑衣人围杀。

  少年约摸二十出头,手执折扇,风度翩翩。器宇轩昂中不失几分俊朗。

  “尔等何许人也,为何围杀我等……”少年被护卫在中央,显然地位十分主重。

  “宁王殿下,话何须多言,我等只是来送你一程罢了。”黑衣人中,却有一人身着青袍缓缓向前,道:“李承枫,我等定让你有去无回,不!该是让你去也去不得才对……”

  李承枫凝眉,将折扇一收,“既然你知我是宁王李承枫,那你到底是何人所派?”

  “去问阎王吧!杀!”浓眉大目的青袍人一声令下,黑衣众人闻言扬刀而上。

  大战,不远处的张秋看着那李承枫四面围敌却是临危不乱。化掌为刀,掌掌重力,飞腿一出横扫八方。

  “三刀阵,杀!”

  敌方三人一阵聚刀而出,威力更胜。

  “破!”

  李承枫没有想到此阵威力很大,弱小的三个人聚在一起相互配合就有如此之威。破一阵不在话下,可是同时应付三阵,李承枫也是不敢大意。

  “再破!”

  李承枫举拳而上,勇破一阵连杀三人后就把其他几阵留给他人,他大喝一声直接向那青袍男子杀去。

  “找死!”青袍男子扬刀落下,“就让我来会会你!”

  “随时奉陪!”李承枫奋勇直前,也不退缩。

  这下一对一,战斗更加激烈。这一刻,所有人都全力出击,这是死战,巅峰对决谁一个疏忽那损失的就是一条人命。

  “速战速决!”青袍男子退身再出刀。

  “钪!”

  李承枫持剑,刀与剑相撞,火花四射!青袍男子速度极快,火速撤刀又立马退一步侧身横削而去。

  “锵!”

  李承枫手腕下拐,剑尖下立,挡住了青袍男子的一刀。他乘势追击,扬剑直上!

  而青袍男子明显要快了许多,只见他早已连退数步,却又忽然在原地快速旋转。

  风,李承枫感觉到了一阵风。他挥剑一削,剑却被那旋转的黑影斩成两断。

  见势,李承枫快速后退想要静观其变。可就在这时,青袍男子乘空出击。

  “宁王,拿命来!”

  青袍男子腾空而起,却在空中旋转向前,闪闪长刀直刺李承枫。

  “呀!”

  李承枫奋力反抗,却始终不敌,被逼得连环倒退。

  “钪锵!”

  青袍男子雷霆一击,暴风中罚天一刀!李承枫咬牙反抗,手拿断剑挡住青袍那一刀。

  怎奈青袍男子的刀直接震碎李承枫的剑,直向他刺来。李承枫弃剑而退,刀未临身,却被青袍男子的刀气震得倒飞出去。

  “尔等找死!”

  李承枫从地上捡起一把利剑,暴怒而上。

  “什么!化气生龙?”

  不远处,张秋惊呼,他没有想到那李承枫竟然是通脉境圆满高手,而且还是传说中的化气生龙。

  青龙剑法,霸气而上。

  李承枫气势大变,如帝龙傲苍天,又如虎将锋芒血战场。

  “好剑法!外界传闻宁王化气生龙竟没想到果然如此,宁王的青龙剑法好生厉害啊!”青袍男子临空踏雨,举刀再上!

  “你到底是何人,怎会知晓我的剑法是青龙剑法!”李承枫横剑一挡,而后退开十数步,惊讶地抬起头来望着不远处的青袍男子。

  “宁王殿下,我如何知晓你去问阎王吧!”青袍男子飞刀先出,接其身踏风而来。“宁王,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青龙剑法到底如何厉害吧。”

  “嘭!”

  刀与剑相撞,李承枫挥剑弹开小飞刀,而后直剑去迎青袍男子手中的大刀。

  “嗡!”

  刀尖与剑尖相触,大震!

  青光与白光俱出,交相辉映。

  李承枫用尽全力相抗,却依然不敌,被逼得步步紧退。

  “青龙傲天!”

  李承枫收剑大退数丈,旋空转身,又扬剑大砍。

  “落雨刀花!”

  在李承枫退身时,青袍男子已是先发制人,百刀齐出。

  “乒乒乓乓!”

  李承枫挥剑击落数刀,可奈何小飞刀太多,还是被逼得步步直退。

  “王爷!”

  “王爷,小心!”

  “啊!”

  李承枫及时护身,却还是没能抵住青袍男子那突如其来的一刀。

  同样刀未近身,但是此刀发出的刀气远胜刚才他发出的那一剑。只见李承枫倒飞出去,胸口一条刀痕血泊淋淋。

  “再接一刀!”青袍男子满目赤红,大喝一声扬刀斩去。

  “王爷,快走!”

  乱战中有人脱离战场,跃了过来挡住了那一刀。

  “哈哈,宁王阁下教导手下确有一套,可惜了啊可惜……”青袍男子看着死去的那一人,淡淡的道,“宁王,受死吧!”

  说着,青袍男子大刀一出,直指李承枫。

  “敢尔!”

  就在这时,一名白衣少年扬剑杀来将其挡住。

  少年飘逸而上,执剑而出,诡异的身法可挡可躲尽都避开了那些飞刀。

  “咦?好诡异的剑法,阁下何许人也,竟敢乱管闲事?”青袍男子其身不动,飞刀却出,如密雨般飞刀再次杀来。

  张秋时而挡时而躲,却是始终只有被压着打的份。虽然他未被刀伤着,可是毕竟他现在还只是通脉境六层修为,根本不能力敌这不知已是何许境界的青袍男子。

  见状,张秋深皱着眉头,他知这可不行,这样下去会连累太多无法抵挡青袍男子飞刀的人。

  于是,他撤身而去,大呼:“阁下,此地太狭无法放开身手的打,你敢同我到别处一战吗?”

  毕竟,若将此人引到远处,李承枫等人就可逃离,而他再怎么不敌也有乾坤袋保命。

  “哈哈哈!真是笑话,我干嘛非要与你一战?胜了你我有何好处?能扬我一世威名还是咋的?”青袍男子说着,转身就走,屠刀再次指向李承枫等,那才是他的目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