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八章 云依伤情

第八章 云依伤情


云依一拍桌子,拿着玉笛打开张秋的手。

  “大师,咱们走!”

  想她云依何等人物,曾经也是天之骄子,只是如今身受重伤,修为倒退。可是即使虎落平阳,也还轮不到这山野小道士此般羞辱,他张秋何德何能就要让她端茶倒水洗衣做饭……还有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往后自己倘若真成了他的弟子,指不定他会做出什么龌蹉下流之事呢!

  “张秋,我佛……唉,懒得说你!”无为摇头叹息,起身追了出去,“云依,等等贫僧!”

  “呵呵,枉为天女之姿,就这气度心境还修什么道?就这态度是在求人吗?我怎么,我过分了吗?可笑……”

  看着二人离去,张秋口吐芬芳,嘀咕不停。

  “道长,这女子还真傲气,要不奴家去帮你收拾她一段,让你解解气……”

  不知何时,孟姝漂浮进来,双手叠压将身子微微蹲了一下,对着张秋作了一个礼辑。

  “莫可,我就是故意气她一下,这云依一看就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受宠千金,傲气太甚!贫道只是磨磨她的心性罢了。”张秋压了压手,看着门外,平静的说道,“看着吧,她还会回来的!”

  神观外,青石路板延了出去。

  云依约莫跑了几十步,忽然心口疼痛阵阵,血气翻涌,一口鲜血喷口而出。

  “云依,你怎么了,伤病又犯了吗?”无为追上前,搀扶着她。

  “没事,习惯了。”

  云依用手绢擦净嘴角血渍,玉手捂着胸口,面色有些苍白。

  “其实吧,你不用跟张秋一般见识,治伤要紧啊。”无为连连叹息,说“张秋虽说过分了点,不过看他定是能够医治你的伤,要不咱们委屈一下就先拜他为师,伤好了再离开此地如何?”

  “可是大师,这道长心思太坏,我气不过他那个小人样子啊!”

  “张秋虽说看着确实不怎么稳妥,可是其实我认识他三年了,这道长本领深不可测,就是嘴欠了点!”无为回头看着神观,继续说道“这东土炎国境内,贫僧也是认识诸多高人,可是你这伤太过怪异,眼前却是只有张秋能够医治啊,要不咱们回去吧,别跟他一般见识,你这伤可不能再拖了……”

  “大师……可是,我……唉!”一想到自己的伤,云依顿时就泄气,心中充满了太多的无奈。

  没有人知道,莫说这东土炎国了,其实云依已经去过九州诸地,遍访太多名医大能,可却是无人能够医治她的伤病。

  悲哀的是,伤还没治好,还被仇家追杀,否然云依也不会逃到这东土之地,方才会被无为大师救下。

  世说,天下九州分为两分天地,有天八州、地东土之说。又传,有上古大神立大阵,结界印,封住了东土之地。

  导致无论你修为多高,只要身处东土之地,就会被封印修为,不可高于化灵境之上。

  有传说,上古大战九州崩裂,有大神自东土而出施仙法神迹,封住东土,让其免于大战灾害。

  万年已过,却不知这封印到如今来说是好是坏。八州之地经万年洗礼,如今已是仙气凛然,道法遍地。

  八州境内,鼎盛门派数之不尽;百家学院遍布各地,而那上千诸国更是一国超过一国。

  相比于八州各方势力的崛起,再看如今的东土就显得有点萧条低迷了。不过好在,这东土之地向来神秘怪异,八州势力却是也不敢怎么来犯东土。

  神观内,张秋静静的看着返回归来的云依二人,撇嘴笑了笑,默默自语一声“伟大的真香定律,无处不在啊!”

  “拜师之事以后再提,现在我们来谈谈你的伤吧!”张秋端坐在那儿,一副高人姿态。

  “……”云依张了张嘴,却是不想说话。

  “云依姑娘,敢问你曾经何等修为?如今又是修为几何?”

  “我曾经……初入化灵,如今却是只有通脉而已。”云依静静的坐在张秋旁边的椅子上,目光看着他,不知道他问这个干嘛。

  “果然如此!”张秋起身,围着云依转了转,开口道:“方才为你搭脉便知你气息不稳,经脉浮乱,修为停滞,倒退之势越来越甚,你知道这是为何吗?”

  “为何?”

  “其实你这是中毒了!”

  “可有法解?”无为插口说道。

  云依也是想问,同样将目光看向张秋,而后者却是对着他们摇摇头又点了点,搞得二人有些莫名。

  “办法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张秋,救人于浮屠那是你的福缘,关键时候你口吃什么!”无为起身,几欲暴走,这张秋还真是急人。

  “道长还请明示,不管结果如何,云依都听着。”云依此刻却是变得宁静,兴许已经看破了吧。

  “想要彻底根治你的伤,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方法有些冒险。”张秋没有去理无为,继续对着云依说道“所谓福祸一昔间,此法极危,大有危及生命之率。并且只要试此法,无论成功与否,你如今修为尽毁那是必须的。但是生死只在一瞬间,兴许只要你挺了过去,凤凰涅槃也有可能!”

  “这……”无为听着,脸色显得有些凝重。

  “是凤凰涅槃重生,还是像如今这般修为慢慢退化,最终沦为凡人平静的度过一生,云依姑娘可要考虑清楚哦!还有我要告诉你,即使伤毒去除,你也不能再修习以前功法了,修了也没用,可能还会让你旧疾复燃!”张秋淡淡的说,毕竟关系生命,一切都要当事人定夺。

  “不用考虑了,还请道长为我治伤!”云依同样站起身,眼中没有任何犹豫。

  “好!”张秋微微一笑,对于云依的选择还是给予了非常肯定的欣赏之味,口中再次说道“那云依姑娘就先在我神观住下,此法所需药引还要慢慢等,急不得。明日我便去找些灵药先帮你止住伤毒,减少你的痛苦。待一切准备就绪,我便帮你引法去毒,以后我还会传你仙法神决,让你成就修道之路的全新高度!”

  “嗯,有劳道长了,云依多谢了!”

  云依跟着张秋走了出去,前往后院厢房,张秋安排了一间较为光亮宁静的房间给了她。

  看着忙前忙后的张秋,云依露出了久违的笑意。再想起之前张秋要她拜其为师,原来也是另有深意。方觉得,这张秋其实也不是很坏。

  往后,不知将来会怎样。但是,现在却很知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