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七章 九州东土

第七章 九州东土


“色道士,注意一下形象,流口水啦……”

  张秋一抹嘴唇,知道被骗,瞪了无为一眼。

  不过说来,眼前这女子真的太美了,直把他看呆。这可是活生生的一个如同仙子般的美女啊,来到这个世界三年多了,可是却从未见过如此绝色的女子。要说孟姝也美,不过她毕竟是鬼,可是眼前的女子就不同了,这可是活人啊,这一人一鬼还真没有可比性。

  “敢问姑娘贵姓,芳龄几许,如今是否婚配啊……”

  “云依,别理这个色丕道士,咱们先进去!”无为打断张秋的话语,将其推开走了进去。

  云依大眼灵动,看了看神观门匾,又看了看眼前的道长。

  观他细皮嫩肉,年龄也就二十一二岁的样子。黝黑的发丝特别柔顺,也更显得他肤色白净,再配上他那张英俊的脸庞,浅浅的酒窝似笑非笑。如果不看他的眼睛,这道长也是个青年才俊,俊朗男儿啊。

  可惜的是,就是这么一个青年道长,却是生了一双似乎要冒出火光的色眼。虽说看着又有点呆,可是那眼神侵略性又太强,真是个复杂的人啊。

  云依都有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这道长好像要把她吃了似的。

  无为大师曾告诉她,这道长有些好色,她信了。可是大师还曾说此人医术精湛,道法超然,所谓眼见为实,打死她都不信眼前之人是什么得道高人。

  并且这神观之名太奇怪了,这天下九州之内竟然敢有人以神为名,是无知还是无惧?他难道就不怕九天诸神知道降下天罚大劫?谓想,这张秋就是山野小观的无知之徒罢了!

  不过,想来大师带她前来治伤也是好意,也罢,暂且不揭破这个色丕道士,不过如若这道士真就对自己起了什么非分歹意,到时可就别怪她手段残忍了!

  “云依,真是好名字,果然人美名也美,秒哉,秒哉至极啊……”

  显然,此刻的张秋还并不知云依心中的想法,竟还在憧憬着什么。

  神观正厅三殿乃是香客们拜神求愿之所,里面分别供奉着不同的尊神。

  平日里,除了香客到访,也没有什么人会来这里,神观也就没有设置什么会客厅地,此刻张秋也就只好领着他们去往偏厅一间闲置房屋作为临时接待之地。

  偏厅不大,却也是桌椅齐全,并且还出乎意料的干净。这可要归功于九朝那小僧平日里有事没事就会来帮张秋打扫的成果了,要不然若靠张秋这个懒鬼道士,可能现在连入座都难以下身吧。

  张秋与无为并排而坐,云依坐在对面,美女就是美女连坐姿都是那般优雅好看。

  云依芊身落椅,放下手中那支绿意通透的玉笛,转着小脑袋左右观望着房屋。

  “孟姝,上茶……”张秋欲言又止,自嘲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忘记你是个鬼了,呵呵。鬼又怎会做这些人事!”

  “什么,鬼?哪里有鬼!”无为惊惑,瞳孔大张。

  “没有,谁说有鬼了,你听错了……”

  “道长,你叫奴家吗?”孟姝好巧不巧,竟听见张秋的声音,立马从外面漂浮进来。

  “啊,还真有鬼!”无为惊呼。

  “无为老秃驴,装傻的演技过了哦!”张秋给了无为一记白眼,观里有鬼这老和尚会不知,装什么啊!

  “呵呵,我佛慈悲,张道长为何要把鬼留在身边,所谓人鬼殊途啊……”无为一手佛辑,手中佛珠转动不停。

  “说来话长了,她叫孟姝,具体事情我改日再告诉你。”张秋淡淡回答,对着孟姝说道:“孟姝,没事,你先下去吧!”

  “竟还是只厉鬼?”云依看着孟姝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

  她想不通这道长怎么会收留鬼在道馆里,并且这红衣女鬼乃是只厉鬼,想来本事应当有些几分,又怎会对这道长如此尊敬顺和呢?

  道长养鬼不除,还真是奇葩怪异!

  “说正事吧,方才你说云依姑娘身受重伤?”张秋看了看云依,转头对着无为说,“何等之伤,连你这老秃驴都没有办法医治?”

  无为摸了摸胡须,面不改色的说道:“贫僧出家之前只学杀人之术,不过自知罪孽深重,方才皈依我佛,然而那救人治伤之能善且还在修习之中,阿弥陀佛……”

  “呵呵……”张秋看破不说破,懒得搭理无为,站起身来向着云依那边走去,对着云依微微一笑,道“云依姑娘可否能伸出手来让贫道搭个脉,察看一番。”

  “嗯。”

  云依话很少,平静的坐在哪儿,芊芊玉手缓缓伸出。

  “咦?怪哉……真是怪哉?”

  “道长,有事说事,干嘛乱摸我的手!”云依忍着怒火,灵目鼓鼓的瞪着张秋,“道长如若再此般羞辱于我,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呃呃……”张秋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大义凛然的说道:“云依姑娘误会了,贫道怎会是那般小人,贫道这是在为姑娘察看伤情呢。来,我们继续。”

  “哼,最好别是,不然……”云依撇了张秋一眼,眼中满是警告之意。

  说好的仙姿美女呢?怎么突然如此暴躁,和想象中的差别也太大了吧!仙女不是该落落大方,斯文娇羞,出淤泥而不染不食人间烟火吗?

  “果然,女人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啊!”张秋喃喃自语,不过接下来也是一改懒散之姿,正正经经的查看着云依的脉象。

  天目初开,张秋静静的看着云依,眼神一动不动。

  云依看着这个翻脸就和翻书一样的男子,心中满是怀疑,此时他虽是还在盯着自己看,不过他眼中已经没有了那色色之味,好似真在为自己看病一般,不过是非真假还是值得怀疑。

  “奇怪?为何会这样,为什么呢?难道……”

  “道长,一句话,到底能不能治!”云依打断了张秋的怪异之语,再让他继续说下去,自己是不是就该成一个怪物了。

  “能,不过……”

  “你真的能治好我的伤?”云依快人快语,猛然起身,瞪着张秋的眼睛,要想从对方眼中探查什么,“不过什么?难道道长有条件?道长你且说来听听,只有道长真能治好我的伤,要钱好说!”

  “呃呃……”

  本来张秋并不是要提什么条件,只是想告诉她此时的他还没有办法让她痊愈,实因所需之物要用功德之力值换取,眼下自己的功德之力值相差太多,估计要等些时间。

  不过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现在既然对方让自己提条件,那此刻自己不提那就是自己的不懂事了。

  “条件嘛,这个就是我要一千两银子,并且你要拜我为师,做我的弟子,平日要为为师端茶倒水洗衣做饭……”张秋说着说着就开始憧憬想入非非,眼神又变成刚才那般轻浮样子了。

  “哼,本姑娘不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