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五章 轮回破碎

第五章 轮回破碎


黄天立世,阴司昏暗寒凉。

  鬼风龙卷依旧不停,天空中有白衣鬼将飞来,落在张秋等人身旁。他身着雪白铠甲,俊容肃目,手持长剑。

  他微微一笑,对着天空中作了一辑,“在下沃石城秦王殿下座下小鬼郭良,奉吾王之命前来迎接贵客,还请吴王殿下放他二人一条生命,此二人乃是我主秦王的人间好友。秦王说了,全当他欠吴王一个人情,他日定当回报。”

  龙卷风停,张秋二人飘落在地,头顶上方的方牌鬼令也是回到了郭良的手中。

  “原来是秦王的人啊,那就是孤惶恐了。秦王的面子本王还是要给的,那就尔等请便吧!”虚空中不见其鬼,只听磁哑声音传出,鬼王令再起,威严无比,“收兵,回城!”

  一切又回归平静,苍天已黄,大地依然阴凉。

  “多谢阁下出手相助,却不知阁下口中所说秦王是何人呢?秦王他认识贫道?”张秋搀扶着孟姝。

  郭良白甲亮目,微微一笑道:“道长有礼啦,本将其实也只是奉命行事,其他一概不知,倘若道长要谢的话就谢吾王秦王殿下吧。对了,我主秦王让我把这鬼王令交与道长,还让本将告诫道长此行带着这鬼令的话,诸鬼应当不会再有为难道长之事发生了。”

  “呃呃……”张秋接过方牌鬼令,心中徒生出许多不解疑惑,可是人家明显不愿多说,当下也只能是道声礼谢,“那便多谢了,那不知秦王名讳可否告知贫道?”

  “我主便是沃石城之主,掌管阴司三十六城七十二岭,乃是阴司第一鬼王,世称秦广王是也!”

  “秦广王?”

  张秋与孟姝不约而同的惊呼,一个是疑惑不解,一个是总感觉这名号有些熟悉,二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深思。

  “秦广王?难道是十殿阎王之首的秦广王,不可能吧?”张秋听着这个名号不由想起了自己曾经所处的那片天地中的神话人物。

  “秦广王?这名号怎么那么熟悉呢?好像是在哪儿听过呢?怎么就想不起来呢?”孟姝深思不果,目光锁在了张秋手中的鬼王令牌,上面一个秦字特别醒目。

  “小将便告辞了,祝道长此番前入阴司能够解除心中疑惑,归来无恙!”鬼将说着便飞身离去,天空中再次传来他的提醒,“差点忘了告诫道长了,秦王还让小将告知道长,察看轮回台可以,但是切莫不可深入九幽水底……”

  “九幽水底又是什么地方呢?”

  孟姝打断张秋的思索,道:“张道长,你认识那个什么秦广王吗?想来你们关系不一般吧,不然他也不会如此救助照顾你我!”

  “不曾认识!”张秋淡淡回答,翻看了手中的鬼王令牌一番,继续说道:“走吧,管他那么多,既来之则安之!”

  “可我总觉得在哪儿听过秦广王这个名号呢?可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啊!”

  “别想那么多了,走吧。对了刚才的事,你莫可乱作他想,我那可是一时情急,都是为了救你哦!”

  “呃呃……知道了。”

  忽然之间,一人一鬼都有点莫名尴尬。孟姝鬼脸一红,躲过了张秋的视线,不让其看到这莫天荒生奇迹的羞人一幕。

  想起刚才张道长居然吻了自己,想想都是羞人,不,是羞鬼!

  刚才一战,直接打得张秋心中发凉,他没有想到这阴司鬼王居然这般厉害。自己修为还是差了点火候,虽然自己也有一些惊世骇俗的手段,可是在这绝对力量面前,还是差了一不止一点差距啊。

  其实,当时张秋也想动用识海中麻袋中的仙宝之物自救,奈何功德之力不够不能换取使用啊。

  阴司之路很长,再往里走小鬼不见,恶鬼也是在看到张秋手中鬼王令牌后都是退避三舍,一路走来也是出乎意料的顺利。

  望乡石已碎,奈何桥断裂……

  所过所看,张秋凝眉深皱,看着一切无不惊讶至极。这阴司深处到底经历了何等大战,竟都毁坏这般。

  忘川河干枯,泉眼处只留下一个碗状的巨坑。奈何桥头无孟婆,传说中九幽水海摆渡人也是没有。彼岸无花,迷魂潭中亦无水,阴司殿堂早已残破不堪。

  “那九幽海底的十八层地狱又是否可还关押着恶鬼凶魔呢?秦广王曾提醒不可深入九幽水底,难道里面还有什么秘密吗?”张秋看着一站站阴司路途,心中想了很多很多,“走吧,我们跳上摆渡船,既然无人渡,那就自己试试吧!”

  九幽海水幽黑透绿,不觉有风,波浪却是汹涌澎湃。

  识海中麻袋中的稀奇仙宝之物应有尽有,大多是自己曾经所处那片天地中传说的神话人物的宝物灵器仙法。可是张秋之前换取使用的都是天师门之物,而然其他仙法神器所需换取值的功德之力太多,暂时无法得之。

  张秋一番查看,对比自己现在所得功德之力值,看能否换取现在所需之物。

  不看不知道,居然只剩下三百功德之力值了。一一查看,万幸被他找到了一张浮屠帆,正可解此时之难。

  也不知这浮屠帆又是哪位神话人物之物,所需二百点功德之力值,而且才可使用一次。

  “换了!管它那么多,渡船要紧!”

  凭空幻化,浮屠帆浮现,挂在了船头立柱之上。

  船动了,迎着巨浪汹波向着九幽海深处驶去。

  “咦,船怎么自己动了,这又是什么手段啊?”孟姝大惊不解,望向张秋。

  张秋站在她身边,喃喃道:“莫要多问,坐稳了,听闻这九幽之水厉害得很。鬼渡九幽,心中恶气多甚波浪就会多高,你可小心点为好,想想自己曾经所作的孽果,波浪定当不小啊!”

  “你!哼……”

  孟姝气急,不过自己生前虽不曾作恶,但是这几年被妖道控制也却是屠杀了许多无辜,也就不跟张秋争辩什么。

  九幽浮屠渡,弱水三千引。

  过了九幽海,前面就是还魂涯,登上还魂涯就到了轮回台。

  传说,世有六道,众生皆有生死,终逃不过六道轮回。这轮回台是由转轮王执掌,管控众生六道轮回所属所去。

  可是,张秋二人此刻站在轮回台上却不见什么转轮王,能见的是一个正在不停转动的巨大轴轮。也可见有鬼魂魄被轮回台吸入其中,进入六道轮回。又可见有鬼魂虽被轮回台吸入,却又被反弹出来。

  “这里我来过,当时我就是被轮回台吸入,又被反弹出来的,后来才被那妖道捉去的!”孟姝想了起来,一一说给张秋听。

  张秋开天目看着那些被反弹出来的鬼魂皆都是厉鬼凶恶之魂,再结合孟姝所言,他知道了原来轮回台虽损坏,可却是依然在继续进行着六道轮回使命。只是它现在只能吸收一般普通鬼魂,而其他有点鬼术之力的鬼魂已经不能进去六道轮回了。

  “看,那是什么!”

  张秋随着孟姝所指方向看去,只见一只巨大手掌从天而降,捉住反弹出来的鬼魂而去。

  “快走,他发现我们了,那巨手向着你抓来了!”张秋说着,快速拉着孟姝逃离此地。

  不知跑了多久,一人一鬼皆都气喘吁吁。

  “难道我当初也是被那巨手抓走的吗?是那个妖道吗?”孟姝惶恐不安。

  “可能吧?不过那妖道我斗过,应该没有此般本事才对啊,应该不是那妖道,可能另有其他拥有高深术法人物吧!”张秋回道,“走吧。我们还是离开阴司吧,我可还答应过几天去帮陆县令除掉那妖道呢,到时是不是他不就知道了。”

  “嗯。”孟姝符合,却又开口道:“我想起来那秦广王啦?听闻曾经炎国十大战将其中一个名号就叫秦广王,可是后来大战牺牲了。那可都是十六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小,也是后来爹爹偶然讲起,可是我也没有具体听啊!”

  “炎国十大战将?十六年前?你不是说这轮回台就是十六年前被毁坏的吗?难道这又是有着什么联系?”

  “啊,我有说过吗?好像是有哦,好像是那妖道和谁谈话被我听到了吧,具体也是不得知,你也知道,我这些年被妖道控制,记忆时好时坏的啊……”孟姝眼神迷离,懵懵懂懂的又是有点委屈的样子。

  “想要了解这些疑惑还是要抓到那妖道啊,这妖道可还真是关键人物啊。罢了,别想那么多,还是离开阴司吧!”张秋说着,带着孟姝远原路返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