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三章 收留孟姝

第三章 收留孟姝


张秋凝眸深思,听着孟姝的诉说,大概的事情他也了解了些许。

  原来这孟姝生前还是富家千金,不料大婚之夜红妆喜服变丧服,含冤惨死阴魂难消。

  并且在她变成厉鬼后还被一个神秘的歹毒高人捉住,不知那神秘人用了何种手段把她作成了一个傀儡,孟姝在被神秘人控制的这些年,惨死在她的手上的也不知道多少冤魂了。

  “神秘高人?”张秋不解陷入深思,道:“你说你迫害他人是被高人控制,那你可知那神秘人是谁?”

  “这个具体不得而知,只是……”孟姝欲言又止,似乎在犹豫又好似在思索,方才继续说:“不过,我知道他时时刻刻蒙面示人,还有就是他似乎经常出没在孙不凡和常富义的府邸,似乎跟他们有着某种阴谋联系!”

  “常富义,这又是谁啊?”

  “他是曲安县衙师爷!”回答张秋的是正抱着陆刘氏的陆子民,只见他此刻面色阴沉,“或许我已经知道大概是谁要加害我夫妻二人了。”

  陆子民继续把知道的一一道来,原来近年来这曲安县根本不太平,三年时间陆子民已经是来换任的第五个县令了。之前的四个不是惨死就是莫名失踪,都没有落的什么好下场。而如今陆子民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不然也不会在得知夫人被鬼怪迫害时也只是夫妻二人偷偷的来找张秋了。

  “看来事情远比我等想的还要复杂啊……咦?”

  张秋话还未说完,却见天空忽然黑云归聚,阴风狂作。漫天尘沙飞扬,窗外百树枝叶摇曳不止。

  眨瞬之间,天地易改。

  “风云变幻,篡改阴阳……不简单啊,不简单!”

  张秋惊呼一声,挪身挡在了陆子民夫妇的身前,正面将视线定锁在了女鬼孟姝的身上。

  他知道,此刻风云突然易改,定然是跟眼前女鬼有所关系,心中隐隐不安,似乎有着什么不祥之事要发生似的。

  风未停,天地忽然昏暗,光芒被遮。

  果然,女鬼孟姝徒生变化,面容扭曲龇牙咧嘴,转瞬之间长发乱舞。

  “啊!”

  孟姝嘶叫,赤目朱红。

  “陆子民,去死!”她厉爪一伸,凭空一跃向着陆子民杀去。

  “孽障,敢尔!”

  张秋大喝,手指快速结印,八卦镜束手一挡。

  明光一闪,击在孟姝身上,后者轻撇张秋一眼,而后不加思索的快速飞逃出去。

  “声东击西,想逃?问过道爷我了吗”

  张秋紧追而去,屋外天地失色,血光飘渺迷离。

  “呵,原以为是真正的高手涂改天地,再造阴阳呢,其实也不过是使得障眼法罢了!孽障,哪里逃!”

  百鸟惊飞,天空依然是昏暗中带着残红。

  万林归寂,大地忽然是迷雾重重变故生。

  “装模作样!”张秋嘴角习惯性的轻轻一撇。

  大雾弥漫,竹林若隐若现,慢慢变幻,直接伸手不见五指。八方来鬼,阴鬼啼哭诡异至极。孟姝好像身分八影,四方不定红影变幻莫测。

  “乾坤阴阳,天观地察……定!”

  张秋口念玄决,闭目再睁,天目初显。

  放眼看去,天地依然晴朗,雾散风停。而那女鬼八身也是消散,孟姝女鬼正飘站在竹林深处。

  百步缩三脚,转息便临身。

  “缩地成寸,你到底是谁?”孟姝死死的瞪着张秋,声音也是变成了一个粗矿的男子声音,“偷天换日,鬼雾迷幻大阵居然也没有困住你,你到底是谁?”

  “哦,看来阁下就是那个所谓的隐秘高人了?”张秋走向前,手中又是凭空多了一把桃木剑,剑指孟姝,口中说道:“阁下记住了,贫道张秋,今日先除小鬼,他日定来送阁下去见九天老爷!在下有一个特殊的嗜好,那就是爱管闲事,替天行道之事义不容辞,阁下定要等我哦……”

  厉鬼怒目,浮身而起,半空中重脚踏下。

  张秋仰身,木剑扬起,临天一斩破空去。

  “呃……”

  厉鬼惨叫,倒飞出去。

  “孽障,受死!”张秋扬剑再起,踏空杀去,口中玄决不断。“乾坤借法,剑定阴阳……急急如律令!”

  剑起风动,木剑灵光顿闪,似从天而降临地杀来。风啸声中,威能大震,排山倒海之姿具现。

  厉鬼再次起身,一次又一次的被动抵抗着木剑的斩杀。

  “我不甘!”

  她大叫,怒目赤红,披头散发仰天狂吼!

  忽然之间,竹木摇摆,落叶飘散。

  狂风再变,她冲天而起,向着张秋破空一掌。

  大地颤抖,漩涡气震,百竹折断,竹叶抖落飘散。

  漩涡之中,张秋静静站立,桃木剑插在旁边。而那厉鬼孟姝,此刻却也是静静的站在那儿,只是她的额头上却是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黄色符纸。

  “唉,要不是念在你也是个冤苦可怜之鬼,我真想一剑让你灰飞烟灭啊,好在贫道不但人长得帅,心也是特别的大善啊!”张秋拍了拍衣角尘灰,拿起插在地上的桃木剑,口中却是依然还在不断念叨着,“孟姝啊,你真该庆幸遇到我这个又帅心又软的绝世好男人啊……”

  孟姝依然一动不动,好似失去了生机,也万幸她现在的状态就像个木头一样,要不然如是让她听见张秋所说之话,定然也会呕吐不止,大骂他臭不要脸吧。

  “厉鬼终究还是鬼,朗朗乾坤怎可光明示人,那妖人不知在你身上动了何等手脚,竟然能让你白日出来害人,不过此刻他已经被我打伤,你也该隐起来啦,光天化日之下吓到其他小朋友那还了得!”

  张秋对着如枯木般的孟姝又是一阵喃喃自语,接着他又是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把油纸伞,遮在了她的头顶上方。

  “阴阳定法,百鬼莫出,乾坤正序……急急如律令,收!”

  张秋口诀一出,纸伞一收,孟姝也是瞬间被伞吸了进去。

  “这下,你就好好待在这里面吧,我给你找的家不会有错的。”张秋说着伸手抚摸了伞身两三下,微微一笑,笑着笑着又是一阵连连摇头叹息,“孟姝啊孟姝,你倒是安落好了,可是你知道我为了收你动用了我多少的功德之力吗?一百点啊一百点!这一百点功德之力你知道我要用多久,做多少事才能积攒得来吗?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