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秋孟姝 > 第二章 冤鬼孟姝

第二章 冤鬼孟姝


再相见时,张秋已经换了一身崭新的青袍,头发也是整齐的扎在了身后。再一看,英俊的笑脸,甜甜的酒窝,徒生了几分气质。

  三年来,张秋已经对功德之力如何换取仙法神器摸索得十分熟悉。

  除大妖伏恶鬼,皆可得上百功德,其数值要看妖魔鬼怪祸害人间影响范围程度对比,所得功德之力皆有不同。

  平日里,香客还愿亦能所得香火皆可聚为功德之力,虽说数目较小,但也是积少成多。所谓勿以小善而不为,那般会被功德反弑。

  三清殿,供奉着三尊道家祖师的神像。

  陆子民夫妇在三清殿里也等候了些许时间,看着陌生的三尊雕像,他感到阵阵奇怪。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这三尊仙神到底是哪朝哪代哪个仙神尊人。

  “张真人可有其法解救令妻?”

  “嗯。”张秋点了点头,将目光锁在了陆刘氏的身上,嘴角微微一撇,“看来尊夫人这是被冤鬼缠身了,并且还是只挺厉害的鬼。想我神观十丈之内百鬼莫近,一般普通小鬼怕是刚临此地就会灰飞烟灭。”

  张秋走了过来,继续说道:“再看这恶鬼不但跟随尊夫人进了我这神观,还在三清殿里平静处之,这是相当厉害了啊!不过,呵呵……孽障,出来跟本道爷聊聊天可否?”

  张秋的说法,陆子民也是认同的。他也觉得自己的妻子肯定是被妖鬼缠身,入了魔障。不然也不会每天夜里忽然之间就做出不是自杀,就是暗杀自己的事情来。

  “孽障,你这是欠收拾啊!”

  张秋双手结印,一枚铜镜凭空幻化而出,铜镜临空一翻,背面八卦图案显现。

  “临!”

  八卦镜破空而去,停在陆刘氏的头顶上方。

  “乾坤聚阴阳,万法破八荒!八卦南离火,封!急急如律令……”

  张秋口诀不断,八卦镜大震,镜中金光炫灿,光芒瞬间笼罩着陆刘氏。

  霎间,陆刘氏终于不在原般那样平静。凝眸深皱,娇容俏脸也从慌张变得痛苦扭曲。

  “啊!相公救我……相公!”

  “陆居士莫慌,你家夫人没事,这是孽障使得障眼法而已!”

  张秋手指结印一改,单手抽出八卦镜瞬间握在手中。随后,弹指一挥间八卦镜被他按在了陆刘氏的眉心正中间。

  口中说道:“孽障,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是你自己从陆夫人身体里出来,还是道爷我揪你出来呢!”

  “臭羽士,还真是小瞧你了!”终于,陆刘氏口中传出来一个别样的声音,“不过劝你还是莫要多管闲事,小心引火上门最终落得个不得好死!”

  “尘归尘土归土,既已身死,阴魂就该前去阴司投胎转世,何必执念尘世迫害他人,此乃天谴之罪!”

  “呵呵,小道士,原以为你有几分本事,却没有想到也就是个无知的白痴罢啦!”陆刘氏挣扎着,口中不断讥笑:“投胎转世,哈哈……可笑!真是可笑!难道你不知阴司轮回台早已经摔坏十六年了吗?轮回转世?哈哈……你让我去哪?你让我一个孤魂野鬼去哪?去哪又怎样,最后还不是变成你们这些自诩道貌岸然的虚伪恶魔的傀儡吗?哈哈……”

  忽听此言,万般动容。

  “轮回台已破?阴魂留人世?没有转世投胎?”张秋大惊,心中徒生出许多疑惑,定要揪出此鬼好生询问了解才好。

  “赤莲真火,焚鬼灭魔……急急如律令,破!”

  张秋手结大印,对着八卦镜一拍,一道亮光似火如剑从八卦镜中射出,穿过了陆刘氏的眉心处。

  “赦!”

  “啊!”

  随着张秋的一声大喝,一声惨叫也接踵而来。再细看,方可见一道虚影从陆刘氏的身后倒飞而出,跌落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娘子!”

  陆子民赶紧上前扶住几欲摔倒的夫人。

  张秋静静的站在那儿,看着角落里的女鬼。

  她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单身杵地,异常衰弱,忽然之间猛的一抬头看向张秋。

  四目相对,她美丽的嘴角,微微地扬起,挂着一抹讥诮,似是在嘲讽世间。

  没有想象中的恐怖模样,她有一双莹白的手,修长的手指,亦无血色。只是美丽的指甲上,涂着血色,分外妖娆。

  “咳咳……”

  她伸手擦了擦嘴角,似乎在做着凡人擦去嘴角血渍的动作,可是她根本没血可流啊?

  她缓缓站起身来,双手捂着胸口,仿佛受了很大的伤害一样。

  “你到底是谁?”女鬼死死的盯着张秋。

  她穿着狭长的缎鞋,镂空雕花,仍是血红色。她竟然慢慢的向着张秋走来,一副看破生死,根本不怕眼前之人会把她如何处置一样。

  红妆着身,虚明虚暗。万幸此刻乃是白日,倘若换作夜晚见到此景,定会被这诡异模样吓到不可。

  她有一头美丽的及腰长发,纯粹的墨黑,齐齐的刘海遮住了修眉。风起时,发丝飘扬,掩住了娇媚的脸容。衣袂翻飞,妖冶而诡异。

  “红妆着身?厉鬼吗?”张秋心中默默呢喃,一步步淡定自若的向着女鬼走去,对着她答非所问的说道:“我是谁不重要,先说说你是谁?为何要迫害陆夫人吧?”

  “哼,告诉你又何妨!”

  女鬼停住脚步,漂浮在虚空之中,果然鬼走路脚是不着地的。

  “我生前乃是酆都城孟家长女,名叫孟姝……”孟姝仰着头,似乎在回忆着那段过往,口中继续说着:“五年前,那一年我才十七岁,也就是在那一年,我许配给了酆都府太守家的二公子郭郎。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大婚之日,朝廷竟派人进入家中将我夫家与娘家所有人,对,是所有人一个没有留下都杀害了……哈哈,可笑的是朝廷竟然怀疑我夫家与我娘家伙同谋反。谋反?多么可笑的罪名啊!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现在的新太守孙不凡为了杀害我夫家所设的诬陷罢了,可是那昏君竟然还是信了!哈哈,这昏暗与丑陋的世界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