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泰苍宙夜凌 > 第三十四章 随风而逝

第三十四章 随风而逝


木随风起身站了起来,那身体彷佛要被一阵微风吹倒一般,虚弱之际。在这般打击之下,他双眼通红,血泪顺着脸颊滑落,满头的黑发竟然顷刻间变的通白,身上的气息也随之节节攀升,颇似走火入魔之症。

“不好,师兄要走火入魔了”狗蛋看到这般状况,心中一叹。

“木随风,你就这般的能耐?雨梦都能坚强的活下去,你却将自己搞的疯怔,你真的配不上她”慕天意望着眼前那走火入魔的木随风,已经没有了之前温文尔雅,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此刻更像一个失控的野兽一般。

“随风,你快看看孩子”雨梦无助的哭喊着!

“我的乖徒儿,你现在的样子为师可是期待很久了”被慕天意击飞在几丈外的院长此刻又清醒了过来,得意的嘲讽道。

“师兄,你冷静冷静,有什么事情等会去了咱们再好好谈,别这样”狗蛋不停的劝慰。

一步两步三步!

木随风每迈出一步,境界便提升一层,气息也跟着从执道境三层一路猛增,这一边让关心他的人心中大为担心,另一边恨他的人心中又十分震惊。

“你别过来,我可是你师父”院长慢慢往后挪着身子。

此刻的木随风气息竟然比慕天意还要猛烈的多,在这气势的威压之下,之前的宾客已经一散二尽。

“你以为我这么多年努力奔波是为了镇院之宝?”木随风一步步的走向院长。

“我是落神城慕家家主的私生子没错”木随风的话将慕天意惊呆了,竟然是真的。

“我说这话可没打算跟你认亲,我可是恨不得亲手杀了慕家那老混蛋”木随风用仅有的理智对慕天意说道。

“住口,我慕家也没有你这样的人”慕天意有些恼怒。

“我本打算安安稳稳接你之位,以将我苍山道院发扬光大,好好想想在你手上,它可有半分壮大?你之前的破事我也权当不知道,可你竟然对我的亲人也下手,你罪该万死”木随风大吼道。

“不要,不要”院长惊恐的大喊。

手中的人骨剑突然绽现,宛如一把巧夺天工的菜刀,而木随风就像一位手艺精湛的厨师一般,手起刀落,众人只见他拿着剑在院长面前划了几下,就转身往回走。

“哈哈哈,随风,你竟然心软了”院长开心的笑着,能苟活下去当然再好不过了。

众人此刻有些不知所以然,木随风不是要杀掉院长,怎么就收手了。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只见院长喊道“我的身体,我的身体”

众人看向院长,随即一阵呕吐。

只见院长原本完整无缺的身体此刻就像庖丁解牛一般,成为了规格一样的肉块,散落在地上。

转身的木随风走向雨梦,这曾是他的妻子,可是如今,他不想再徒留一个污名般的妻子还存活于世,院长死了,道院也注定会是自己的。一院之长的妻子若是被人知道假死,而且还是被囚禁当作玩物,那他是无法接受的。

“雨梦,以后你再也不会痛苦了,”木随风注视着结发多年的妻子。

“随风,我们回家好不好”雨梦哭着,身体向木随风的怀里拥去。可是就在俩人身体要接触的时候,木随风狠狠的一脚,将雨梦踹了出去。

“你已经是个死人了,你再活着对我来说不过是增添了太多的烦恼,我心里会一直记着你的,雨梦,就让我亲手送你上路吧”木随风手中的人骨剑对准了雨梦的胸口。

“不要,混蛋,木随风,你个王八蛋”慕天意用尽浑身的力气想去替雨梦挡下这一剑,

可是他这距离却也赶不上。

泪水从眼里流出,慕天意闭上了双眼。堂堂的执法者大统领,手中不知道有多少亡魂,杀人不眨眼的他此刻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流泪了。

狗蛋早就注意到木随风的异常,木随风的性格注定了他无法接受雨梦的继续存在,这会成为他一生的梦魇。

之前雨梦不想离开,也是如此。若是出去了,木随风还能否接受自己,事实就是这般残酷,这也是人性的软弱。

“随风,来世我还做你的妻子”雨梦闭上了双眼,等待人骨剑刺进自己的身体。

“雨梦,还是你最懂我”两人的身体只有一尺近,木随风用两人仅能听到的声音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雨梦原本闭上的双眼,此刻眼角的泪水静静的滑落,滴在了地板上,四散开来。

“娘亲”念之醒了过来,看到爹爹要杀了娘亲,哭叫着。

木随风手上的人骨剑抖动了下,依旧向前刺去。

就在剑身与雨梦身体接触上时,异状突起。

狗蛋用自己的身体替雨梦挡下了这一剑。

没有感受到疼痛的雨梦睁开双眼,看到一个瘦弱而又渺小的身影挡在自己身前,心中五味杂陈。

“我可是将你完完整整的救出来,又怎么会让你有个三长两短,那样小丫头没了娘亲,她以后可咋办?”狗蛋虚弱的说道。

“念之,我的孩子”雨梦再也忍不住了,自己太傻了,除了木随风,她还有孩子。

“好小子,我欠你一个人情”看到雨梦无事,慕天意第一次这般夸奖别人。

雨梦跑过去狠狠的将念之抱在怀里,“娘亲以后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师弟,你可真像个苍蝇,”木随风见狗蛋干扰了自己的好事,有些怒不可遏。手中的剑用力的往前推去,将狗蛋捅了个贯穿。

“师兄,收手吧,没人和你争,都是你的,你又何必呢?”狗蛋再次劝道。

“师弟,我记得上次我那剑正常人可是老早就会挂掉的,你为何却能撑那么久,我上次着急没有好好思考,今天依旧中了我的剑,竟然还没死透,你身上到底是有什么秘密呢”木随风邪笑着,好似要将狗蛋的秘密看穿。

狗蛋低下了脑袋,好似在沉思什么。

”罢了,我已经油尽干枯,方才也是想让雨梦陪我一起黄泉路上有伴,天意弄人啊,替我照顾好她们,”轰地一声木随风倒了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