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心动告急 > 第22章 丑小鸭与白天鹅

第22章 丑小鸭与白天鹅


舞台的灯聚焦到嫩黄色的身影上……

春暖花开,鸭妈妈孵出丑小鸭。丑小鸭在离家寻找自我的路上穿过森林,走过庄园,遇到过坏人,对抗过旋风,带去了许多爱。

又是一年春天,丑小鸭没有蜕变成为白天鹅,但它身边的人全都开始真心喜欢它。

这就是江念念修改的结局。

丑小鸭最后仍旧是丑小鸭,因为丑小鸭最闪光之处不在于变成白天鹅,而是坚持做丑小鸭。

江念念虽然喜欢纪则典,但也不会为了他去努力变成林远岚,因为还有那么多爱她的人,爱她江念念的人。

这就是江念念想要告诉纪则典的。

表演完毕,参演的同学们都回到了台上。江念念站在中间,左手牵着乔艺,右手牵着林远叶,大家互相手牵着手排成一排。

“三二一。”

等江念念倒数完,大家一齐弯腰鞠躬。

少年们骄傲的脊背弯下来,连成一条漂亮的直线,敛了锋芒却又锋芒毕露。

台下的同学在笑闹中看到这个结局时还有些意犹未尽,这与心中的预期完全背道而驰,先是愣了会,然后纷纷开始鼓掌。

掌声轰鸣,顺利落幕,剧中人在黑暗中离场。

江念念一下台并不着急去换衣服,她让其他人先走,然后在一片空地站定了,目光在掌声中搜寻着纪则典。

在台上时全神贯注,分不了心,台下又是在暗处的茫茫脸庞,她都找不到纪则典,找不到他看到舞台剧时的表情。

江念念迫切地想知道:她想要告诉他的,他明白了吗?

掌声的喧哗与骚动,目光的沉默与平静,像是一帧定格的电影画面,美好得马上就要引来毁灭。

源头是纪则典和林远岚,站在不远处,灯火阑珊,旁若无人。江念念一收回目光,停止找寻的时候,纪则典就巧合地出现了。

灯下的纪则典眉目温柔,轻声细语。林远岚仰起头来看他,眼眸灿若星河,她已经换上了芭蕾舞衣,白裙胜雪,尽态极妍。

晚风渐起,一直在操场上来去吹拂,江念念这时才感觉出来,这风吹过来不仅是冰凉的,还是带着刺的,吹得眼睛发干发疼。

密密私语,江念念只听清了一句话,纪则典笑着对林远岚说“加油”。不知怎么的,在纪则典说完的同一个瞬间,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眼泪划到下巴处,视线在泪眼中变得闪光又朦胧。好像等她擦干时,就会发现这不过是一场幻觉。

江念念立马转过身,她才不要让纪则典看见自己这副爱而不得的狼狈相。

程放星在江念念身后站了好久,他本是想在江念念下台时做第一个夸她的人。如果江念念高兴一些,说不定他还能有个拥抱她的正当理由。

然而程放星看见了江念念最脆弱的一面,她孤零零地站在夜色里,徒留给他一个背影。她本是怀抱着无限期望和欣喜的,结果却被眼前的画面弄哭了,甚至只敢转过身偷偷地哭。

他很心疼。

程放星上前一步,用胸膛挡住了江念念湿漉漉的脸庞。他看见,泪流得她舞台妆都花了,左眼角下他小心翼翼画上的那个爱心,也跟着被毁掉了。

程放星的眼神里好像淬了冰碴子,死死咬住笑得眉目疏朗的纪则典。

他怎么忍心让她哭。

纪则典感觉到了这暗藏着怒火的视线,轻轻抬眸,看清楚之后却愣住了。

他看见江念念仍旧穿着那身丑小鸭的黄色道具服,埋头在一个男生怀里,温顺地一动不动。那个男生的视线比上一次见他时更加不善,也没有主动避开,像是一场严峻的战争。

纪则典胸口发闷,脸上早已没了笑意,他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早些时候那个怀抱,也打乱过他的心,现在就成了别人的怀抱。

不过他从来都不在乎,不是吗?

“纪则典?”

林远岚低低唤了一声,纪则典没有回头。她有些莫名其妙,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不搭理人了,总该和她说声再见才是。

“奇怪。”

林远岚自言自语嘀咕一声,也准备离开。但是她转过身就停住了脚步,眼前一对男女生靠得好近,似乎马上就要拥抱。只是那男生虽然长得好看,身侧气场却有些低气压,画面少了些温情。

林远岚一边在心中默念着“非礼勿视”,一边低头加快步伐,脸庞悄悄红起来。在经过他们身侧时却听见了一声抽噎,轻得像是错觉。

该不会是她想歪了?

林远岚按捺不住,偷偷抬眼望向那个女生,才发现她穿的是道具服。

是江念念,小叶的同学,舞台上那只可爱的丑小鸭。

江念念的脸藏在程放星的怀里,林远岚看不清她脸上也有没有泪水,耳边又是一声抽噎。越轻越挠人心,林远岚无法坐视不理。

林远岚深吸一口气,又走了回去,站在程放星的面前停住。

程放星皱起眉头,他对面前的这个漂亮的女生没什么好感,惹江念念哭的罪魁祸首,她可不就是其中之一。

程放星懒得开口,只是撇她一眼,眼神充满警告,意思不能再明显:少管闲事,走远点。

林远岚心思通透,看得出程放星的意思。她没有放弃,递来一张纸巾送到程放星眼前,镇定自若,手稳得似乎一点儿也不紧张。

程放星没有接下纸巾,而是眼眸深沉地盯住林远岚,想让她知难而退。林远岚使了个眼神,程放星仍旧无动于衷,舞台上正进行着的节目快要演完,下一个便是《天鹅湖》,林远岚再也等不了,把纸巾塞到程放星垂在身侧的手里,迅速地跑开了。

“呼——”

送出纸巾的林远岚松了口气,那个男生的眼神凶狠地好像要吃了她一样。

高二年级,三班和一班中间插了一个二班的节目,所以纪则典在从头到尾认真看完江念念的舞台剧《丑小鸭》之后,才能有时间去和林远岚说声加油。

二班节目结束,主持人长裙拖地,挟着西装革履的搭档,已经初现以后的大人模样。两人风姿翩翩地返回到了舞台上,一开口就字正腔圆,悦耳动听,赞美完二班的节目之后,开始说节目的串词。

“之前有高二三班为我们带来的舞台剧《丑小鸭》,童趣天真,把大家都带回了童年无忧无虑的时光。那么在回味了丑小鸭的憨态可掬之后,接下来我们要欣赏什么呢?”

搭档微笑着接上:“接下来高二一班会告诉我们,丑小鸭如果顺利地变成了白天鹅,会是如何的美丽。”

两人齐声合道:“有请高二一班——”

“《天鹅湖》。”

配合得默契无间。

灯光暗下,一排纯白无暇的小天鹅上场,为首的便是林远岚。她身子轻盈,舞动时宛若在湖里翩翩的精灵。

纪则典集中注意力去看台上的节目,却心照不宣。回来之后,他就有些浑浑噩噩的,脑中一直是刚才的画面。他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后台,不然也不会看见江念念和那个男生。

直到林远岚的《天鹅湖》落幕,耳边掌声响起,纪则典都没有反应过来,漠然地看着身侧鼓掌的人,置身事外。

一个节目接一个节目,掌声不断,不管是噩梦或是美梦,今晚都很快就要过去。

最后是一个特别节目,主持人神秘地起了个头:“这次校庆,我们还请回了同学们魂牵梦萦的一位学长来为我们演讲。”

“哦?”搭档很是配合,“魂牵梦萦?”

“是呀,相信很多同学考前都会常常想到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以至于魂牵梦萦。”

搭档笑出声,耍贫道:“那你就别卖关子了,赶快为我们请出他吧。”

“有请我们的优秀学长,”主持人很会调动气氛,故意慢慢一字一字地说,“程,放,星。”

主持人话音落下,场下立马骚动起来,不再是窃窃私语。

何慎也好奇,找坐在一旁魂不守舍的纪则典说话:“程放星?没听说程放星回青晖了啊?”

纪则典想着心事,不知道如何回答,只点了点头,从始至终没看台上。台上的人上场后做了个手势,骚动渐渐平息,纪则典听见一道慵懒的男声,有些耳熟。

“学弟学妹们好,我就是程放星。”

原来他是程放星。

纪则典抬眼看向台上演讲的男生,心情有些复杂。

程放星优秀自律,他在心里一直以其为目标,甚至暗想着或许明年自己高考时能超过他。如今除了成绩,两人之间又多了牵扯不清的一样,江念念。

他和江念念是什么关系?

“我想说的不多,就几句。学习的话题我就不说了,说些和今晚有关的吧。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只丑小鸭,别担心,因为总有人会把你当成他的白天鹅。如果你觉得自己永远变不成白天鹅,别灰心,因为——

“我喜欢丑小鸭。”

“哈哈哈哈……”

台下的同学们都以为这位学长正在幽默地说笑话,笑成一片,可却忽略了台上的程放星神情有多么认真。

原来是这个原因。

一个念头出现在纪则典的脑中,有如平地惊雷。

他喜欢丑小鸭。

程放星喜欢江念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