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80 不可避免的战争

80 不可避免的战争


    托比知道邓布利多校长曾住在戈德里克山谷,这算不上是什么秘密。

  他只是没想到校长的办公室会变成这副模样。

  年迈的狮子张开嘴巴打了个哈欠,它又伏身躺在地板上,看样子是打算继续休息。

  可托比还在不停地继续追问道:“嘿,校长,你知道创始人们在哪吗?他们在不在城堡里面?”

  “您的宝库呢?您把财宝都藏在哪了?”

  狮子不耐烦的吼了一声,它生气的瞪着托比。

  “好吧,好吧。”

  托比只得说道:“我是为了豪斯而来的,禁林中的马人先祖豪斯,总得搞清楚第五位创始人的秘密吧。您有没有什么能告诉我的?”

  狮子终于起身站起来,它把厚实的爪子伸到地毯下面,像是变魔术一样摸索着一把长剑——是格兰芬多的宝剑。

  “呃......”

  托比看着狮子将宝剑推到自己面前,他犹豫的说道:“您是打算让我用这把宝剑来保护自己?可我也没长手啊。”

  他拍打了两下尾巴,展示着自己的蛇身,托比现在就连抓紧宝剑都十分费劲,更别提用宝剑来战斗了。

  然而狮子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幕,它用脑袋轻轻拱了两下剑柄上的红宝石,随后示意托比低头,将额头抵在红宝石上面。

  在长角水蛇的额头上原本有一颗绿宝石,就在托比脑袋接触红宝石的一瞬间,两颗宝石被同时点亮了。

  与此同时,托比也终于拥有了长角水蛇本该拥有的能力——飞行与隐形,这是宝石赋予他的力量。

  “哇哦。”

  托比惊叹道,他看着自己的身子一点点离开地面,漂浮起来,又变得透明。

  “这可真是难以置信......好吧,看来又是什么神奇的未知魔法,可惜我还没听说过有巫师能变成神奇动物阿尼马格斯,不然的话我可真得想办法变成长角水蛇了。”

  在魔法界所有的记载中都不曾出现过巫师变成神奇动物阿尼马格斯的状况,全都是普通的动物。

  狮子将宝剑放回到地毯里面,又在上面重新躺好,看来这就是它能给予托比的所有的帮助了。

  “那么,再见了,校长。”

  托比说,逐渐消失在半空中。

  隐形的长角水蛇飞过长长的走廊,在这一路上他又见到了戴着分院帽的皮皮鬼架着马车走来走去,而且还见到了许多奇形怪状的事物,有些看起来比礼堂的大门还要大,像是什么防护魔法装置,构造精密又神奇。

  “会不会是和妖精叛乱有关?”

  托比疑惑的想道。

  他记得1612年的妖精叛乱就发生在霍格莫德村附近,很难说是否波及到了霍格沃茨。

  近千年隐藏的历史以一种难以理解的方式展现在托比面前,光是巨人这一项就够他研究的了,可惜的是这些线索并不完整,而且他的时间也不太足够——

  在托比终于飞出城堡的范围后,他抬头望向天空——天上没有太阳,有的只是一副散发着耀眼光芒的钟表,星星指针到处游动着。

  托比需要在指针指向月亮之前赶回城堡,从梅森门返回,否则的话就很有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在城堡的另一头是幽深的禁林,不过梅森门后的禁林要比外界稀疏不少,反而被各种神奇动物填满,光是火龙托比就见识了不少——有普通威尔士绿龙,挪威脊背龙,以及最大的一只乌克兰铁肚皮,而且这些火龙可没有呆在城堡里的老实,全都耀武扬威的守卫着自己的领地,不容侵犯。

  “禁林里居然出现过这么多神奇动物......”

  托比小心翼翼的避开一只角驼兽,他怀疑这些动物全都是真实的历史中出现过,有可能是违规的学生们做到的,没准也会是什么教授。

  “海格会爱死这里的。”

  禁林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托比没法找到太多熟悉的参照物,他只能依循记忆中的方向默默飞行——也就是冥想盆基座曾被埋藏的地方。

  飞行的能力大大减少了托比花费的时间,以及一路上可能遇到的风险——随着古代魔法的没落,许多神奇动物也全都灭绝了,这也就导致平时的经验没法应用在如今的禁林中。

  托比就遥遥望见了几只长着双角的白熊打闹成一团,从嘴里吐出冷白的火焰,压倒了一大片树林,破坏力惊人。

  在又接连路过一堆晒太阳的树人,团成球滚来滚去的大号刺猬,以及不知多少种大小不一的飞鸟与飞虫后,托比终于遥遥望见了记忆中鼓起的小山包。

  那座山包是唯一没有神奇动物驻留的地方,仿佛都被清干净了,而且在山包上矗立着一座硕大无比的雕像,与蒙顿格斯收集并交给托比的长得一模一样,这甚至让托比不禁怀疑是不是放大咒用的不够,所以才导致雕像变小了许多。

  直到托比缓缓降落在雕像脚底,他才终于意识到两座雕像之间的不同。

  这座雕像好像是活的。

  “我的天......”

  托比呆呆地仰头望去,眼前的马人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巨人都要庞大,外界明显不可能存在如此巨大的马人。

  豪斯身上传来生命的气息,他同样也在仰头,不过看着的却是天空中耀眼的钟表。

  托比飞到与马人脑袋平行的位置,听到对方在不断重复呢喃着一句话——

  “今夜的火星很明亮。在可预见的未来当中,它将一直明亮下去。”

  火星?

  托比干脆大声喊道:“豪斯!豪斯!你为什么要带着马人躲在禁林里面,不肯出去?”

  豪斯表现得像是根本听不见托比的喊声,托比难免变得急切起来,他继续大声喊道:“我知道你们是朋友,和霍格沃茨的四位创始人都是朋友,可为什么你是第一个离开的人?”

  豪斯口中的话语终于发生变化了。

  “因为战争不可避免。”他说:“巫师与其他种族的战争终将到来,我别无选择。”

  现在,托比终于能够确认了。

  豪斯果然是预见到了巫师至上主义的出现,甚至是在千年之前就预见到的。

  接下来,无论托比发出怎样的询问,豪斯都不再回答了。他似乎从一开始就没在回答托比的问题,托比怀疑豪斯也曾对其他四位创始人说过相同的话,只不过是在如今复述出来。

  托比只得在钟表熄灭前回到城堡里面,一路上禁林里的动物愈发焦躁不安,就连城堡中的巫师们都开始发生争吵。

  他紧忙赶回到古代魔法办公室,将棺椁中被吓得萎靡不振的三只小动物抓出来,用尾巴缠绕住他们。

  与此同时,在办公室外传来的吵闹声越来越大,城堡外也传来动物们的阵阵吼声。

  梅森门后是一个奇异的世界,与情感有关。当明亮存在时,所有的一切都保持正常,直到光芒熄灭,犹如满月时的狼人,全都丧失掉所有的理智。

  托比将角落中的梅森门打开,里面的光芒不再绚丽,而是变得黑暗深沉。

  带着三个不听话的学生,托比钻进无尽的黑暗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