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酹山河 > 第二十七章 染红的右平(五)

第二十七章 染红的右平(五)


李达北一听,知道这就是正主了,身边人撤去,他也就昂首而入。进入帐内,他看到面前坐一人,标准的辽人长相,五官开阔,大脸、大嘴、大耳朵。此时正坐在那里沏茶,听见声音抬头看了一眼,说道:“李达北将军?我听过你的传说,而且据我的消息,你应该是第一个到达我们这道封锁的。”

李达北没有说话,而是四处打量了一番,说实话,他对这个辽军的将领也是好奇。他这一看心中也就明白了几分,对面帐内布置,虽说是按照辽军的行军标准,但是很多东西似乎有南阳这边的五行之风,那么在对阵之中的一些疑惑也就解开了,对面在学习南阳这件事上,下了不少功夫。因为这不仅仅是表,似乎也有一些神的东西。

见李达北没说话,孟牙倒了一杯茶,就又说道:“李将军,我是北辽人。但是我也没少学习你们南阳的文化。说实话,我们是败在了你们手里。这对当年我们不可一世的王朝是一个打击。所以当时我们的天可汗和大相左(类似于南阳丞相)便组织了人学习你们南阳的文化,教导我们要光复我们北辽。而我,有幸成为了当年第一批的学员,我还真的是沉浸其中不能自拔呢。”

说着,他用杯盖去了去茶沫,然后伸手一指道:“李将军,请坐,站着说话,这在你们南阳是极不礼貌的行为。”

李达北看了他一眼,也不罗嗦,走向前去,坐在了孟的对面。孟推过那杯茶,笑道:“喝点茶聊,按你们说法,一壶茶,煮尽天下事。当然,我也是军人,下毒这种事就跟你不屑行刺我一样,下作,我做不来。“

李达北抬头与他对视,听到他这句话之后也没有罗嗦,举起茶一饮而尽,入口之后心中也不由啧啧,好茶,苦的霸道,回甘的柔美。

“李将军,据我所知,你们喝茶都是品的,这个茶可是我学了你们文化之后遍寻我北辽找到的,严格来说都不能算是茶,因为你知道的,我们北辽这个地方没有你们那种好的气候,长不出那种好的东西,所以,你可以叫他叶子。“

“这位将军邀我前来,不是特意让我来品你们北辽的”茶“吧。而且将军连称谓都没告知,这是准备怎么跟李某谈?“

“哦哦哦,哈哈哈,不好意思,我叫孟牙。牙就是牙齿的牙,我们这批人都有一个你们南阳的名字。当初据说牙是人身体嘴硬的地方,所以我就给自己起了一个牙字。“

说罢,又给李续了一杯,熟练的打去浮沫,接着说道:“李将军,我邀请你来,只是想跟你学习学习。我们对你们的了解毕竟也只是通过一些书籍典故,很多时候我觉得甚是晦涩,而且闭门造车终究是闭门造车,没有实际指导意义。还有就是,品茶不仅仅是品茶,我让你品我这种”茶“的目的是告诉你,我们连茶都没有,我们必须要扩张,因为我们也要生存!“

“那便恕李某叨饶了,此刻李某无心与阁下论道。若无他事,李某便去了。“说罢,李达北便起身欲走。

“李将军,我知道你无心,但是想必你也见了,你们想过我这里,基本上不太可能。我没有第一时间让你来,也是算准了你开始不会答应。现在能来,也是必有打算吧。这点不好,你们南阳人文化悠久,但是有时候就是过分含蓄了,直说吧,你如果教的好,我会考虑让你们过去的。“

李达北本已起身,听到这句话便又复看向对面这个人。对面没有抬头,还在摆弄他那个四不像的茶。也没说话,似乎再等李达北的回复。李跟他沉默了一会,思索再三,脑海里想起刚才那些兄弟的惨状,咬了咬牙,又坐了下来:“不知阁下想聊点什么?而且怎么才能让兄弟们过去呢?还有,不能只有阁下提条件,我也有一事需要阁下告知,那就是阁下之后到底还有多少军队?“

对面还是没有抬头,喝了一口茶,咂摸咂摸嘴,然后一边倒水一边说:“凭你的身手,要是过了我这里的话,后边你想出去应该问题不大,至于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各安天命。至于我想问的,我还没想好,我说我是临时起意的,你信不信?”

李达北一时有些语塞,你这是什么意思。临时起意的,难不成还得让我陪着你在这里做着?他一瞬间甚至开始有些怀疑对面是不是想拖延,因为这两天的交战看的出来,对面喜欢在对垒的时候玩心理战,想来是追求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种境界的。

“嗯,不用担心,我没有拖的意思哈。我是真的求知若渴。嗯,对,就是这个词,你看看,我还是学了不少东西的啊。”对面仿佛是猜到了一样,自顾自的说道。

李没说话,他还真是被这个人整的无奈了,对面完全就不像能干出刚才那些行军之人的样子,说话甚至就像一个小孩子。正想着,对面又说话了:“嗯,要不,我们就从这场战争说起?你们打算怎么出去?”说着,抬头看了李一眼,见他似乎没有说话的意思,他自己也觉得有点尴尬,笑了笑,很难想象,魁梧如他的这个人就也有这种略显羞涩的笑容,接着说道:“想必你也不会告诉我。那就不难为你了。要不,你评价一下我这个帐的布置吧,我是按照你们的风水学说布置的,其实我也不是很懂你们的风水学说,但是每每用起来总是感觉似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很玄。”

李这次没有沉默,说道:“李某对此道也并不是很懂。最多也就是皮毛,所以不敢妄加评论。但是你作为一个外人,能让我这个每天生活在此道的人感觉到你这里有此布置,那么我认为,你也算是在这一道有所感悟。至于成与不成,那便不知了。”

“嗯,说的有点道理,下一个,你觉得我们北辽,跟你们南阳,最大的不同在哪?”

这个问题,问的突然有点大。李达北一下被问住了。大家都知道,不同,那这两个确实非常不同,除了接壤之外,那完全就是两个世界。可是此刻让他说不同,他却一下想不出来什么好的语言来表达。是啊,那么最大的不同,又该是什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