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37章 仙人

第37章 仙人


面对威猛神俊的上古神兽,冯酸菜心下没底,紧张到全身肌肉僵硬,每一步都是用脚底摩擦过去的。

而火骕灵也越发亢奋紧张,全身散发的热浪滚烫到洞内的景物都开始扭曲变形。

冯酸菜丝毫不惧,但是眼睛烫得只能眯缝一条线,因为大量出汗失水,口干舌燥的程度也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

放弃吧,转身出去就不用受煎熬了。

不行!神兽就在眼前,不能功亏一篑!

一番天人交战,冯酸菜最终硬着头皮继续,他如此拼命不单单是因为火骕灵日行亿里,能帮自己走遍天下,更在于火骕灵与火有关,万一能借它找到十二神火呢?

这个可能性非常大呀!

冯酸菜思绪纷乱,面前的火骕灵冷不防睁眼,眼中的火光中倒映着冯酸菜的瘦削面容。

冯酸菜脑子里嗡得一声,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

吼!

火骕灵鼻孔中喷出两团金火,紧张的四蹄乱踏溅出无数火星,滴落的汗液犹如岩浆,落地后还在燃烧。

冯酸菜连忙停步,隐约就看到火骕灵尾后另有两条纤细的小蹄子在挣扎踢蹬。

“你好像生得很辛苦,我可以帮你,如果你听得懂人话的话……”冯酸菜张开双臂,一脸真诚“我可以帮你把小火骕灵拽出来,我对你没有恶意,我就算想伤害你也没这个能力,不是吗?”

火骕灵打了个响鼻,口吐人言:“看得出来你确实没有恶意。”

冯酸菜两眼暴突:“我顶你个肺居然会说人话??”

火骕灵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很难么?”

冯酸菜翻了个白眼:“你是神兽嘛,当然说什么都对。”

火骕灵道:“你虽然没有恶意,但是目的不纯,想骑我,不是吗?”

冯酸菜笑了:“你虽然浑身着火,名字也挺拉风,可本质还是一匹马,不骑你骑谁?

“流氓。”

“靠,你这么说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什么都没做啊。”

“怎么,你还想对我做些别的什么?”

“好了好了,没想到你堂堂神兽这么骚气。”冯酸菜从旁边拽了一把金筋草围在腰间“到底要不要帮忙啊?”

火骕灵冷哼:“废话,不需要帮忙的话,你特么早就被我烤焦了。”

冯酸菜眼角一阵抽搐:“那什么,火骕灵,你能把火关小一点吗?”

火骕灵嗤之以鼻:“我火骕灵一族出生便是小乘期,时时刻刻被迫吸收周围的灵气,如果不用火烧的方式消耗掉,早就爆体而亡了。”

说着就把火熄了。

“我靠……说半天你还是可以关火的嘛。”冯酸菜连忙上前拽小灵驹。

“少废话,我撑不了多久的。”

火骕灵话音未落,冯酸菜一把拽出小灵驹,只见赤红色的岩浆血液溅了一地,瞬间凝固成非金非石的东西。

“退后!”火骕灵断喝。

冯酸菜连忙抱起黄狗大小的小灵驹,几个箭步狂奔到小山似的金筋草垛后面。

下一瞬,火骕灵周身火焰轰然爆发,呼呼怪啸,很明显是压抑过后的剧烈释放。

火焰狂猛,火骕灵足足燃烧了半刻钟功夫才恢复平静。

冯酸菜抱着小灵驹上前:“呐,兽归原主。”

火骕灵点点头:“你滚吧。”

“卧槽,你特么过河拆桥啊你。”

“就是过河拆桥你想怎样?”火骕灵一双铜铃大眼恶狠狠地瞪着他。

冯酸菜大怒:“这可是你逼我的!”

“逼你怎么样?”火骕灵卸下了包袱,精力急速恢复,一脚踩灭十万个冯酸菜都不在话下。

“我跟你拼了!”冯酸菜激动地摸出下品管子雷,转手扔了过去,其实他也不想伤着小灵驹,就想吓吓火骕灵而已。

“我族刀枪不入。”火骕灵说着趵起后蹄,将管子雷踢回。

冯酸菜两眼暴突,还没来得及躲避,管子雷砰的一声在面前爆炸。

冯酸菜被炸飞到金筋草垛上,又被草垛弹了回来,五脏六腑动荡,气血翻腾之下‘哇’得一口喷出鲜血,正好溅在小灵驹身上。

“不要!”火骕灵惊声大叫“你这鸟人,害了我的孩儿!”

冯酸菜拼尽全力第一时间服用疗伤丹药,气喘吁吁,瘫在地上根本没有力气反驳。

火骕灵暴躁地来回踱步:“我孩儿乃是天之骄马,本该作为仙界仙人的坐骑驰骋六合,可是居然被你这肮脏的凡人血脉所污染,就这么白白地认了主……苍天啊……”

“真的咩?”冯酸菜恢复了一点精力,嘎嘎大笑“天助我也,这么容易就驯服了一匹火骕灵……”

只见小灵驹怯生生地依偎着母亲火骕灵,纤细的四条小腿好像要随时折断一样站都站不稳。

冯酸菜伸手想去摸两下,小灵驹似有感应,竟然颤颤地伸出湿漉漉的脑袋。

火骕灵见状立即喷火:“滚开!”

冯酸菜逃开两步,奇道:“我记得我的血也溅到你身上了,怎么你没被我驯服?”

火骕灵怒不可遏:“我已经有主人了——我的男神,大名鼎鼎的银阶大仙——茡荠老祖!”

冯酸菜双手插腰:“我管他什么淫仙荡仙,我只知道小灵驹是我的啦,哈哈哈哈。”

“是谁?是哪个不知死的竟敢打我火骕灵的主意?!”突然间一个老头的声音从天而降。

冯酸菜笑到一半吓岔了气,剧烈咳嗽:“……咳咳,什么鬼??”

“原来是你这个短命鬼!”岩洞顶上忽然出现一个面如红枣的白胡子老头,鼓着大圆脸怒不可遏,分明就是荸荠老祖本尊。

“咦喂,你是怎么钻进石壁里的?”冯酸菜仰着脖子观察。

“你死定了!买棺材吧你!”红枣圆脸的荸荠老祖来回踱步,暴跳如雷。

“去你大爷。”冯酸菜扔了一节管子雷上去,轰然爆炸石屑飞溅,奇怪的是老头面目竟然丝毫没变,连胡子都没掉一根。

“我靠,你这老头看着像真的,却又不是真的,牛逼啊这功法。”冯酸菜啧啧称奇。

“土鳖,这是同息传影术好吗。”火骕灵鄙视完冯酸菜,双膝跪地仰头道:“主人,二百年没见了,你身子还康健么?”

“对不住了小宝贝,刚打完麻将回来才发现你的育婴房被人硬闯,我马上下来给你报仇。”荸荠老祖爱怜地朝火骕灵说道。

“马上下来是多久?”冯酸菜摸着下巴问。

“关你屁事,等死吧你,棺材别买了,直接用骨灰盒吧你!”荸荠老祖破口大骂,再次转向火骕灵“小宝贝,我下来要费点时间,你赶紧咬死他,把他烧成灰!”

冯酸菜眉眼一挑,立即嚣张起来:“原来你还要过会儿才到——有本事立即出现在小爷面前啊,你过来啊!”

“你特么的……”荸荠老祖被气得要吐血了。

“看来你没种。”冯酸菜背着双手好整以暇,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模样。

火骕灵这时道:“主人,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先做下心理准备。”

“你不会说已经被这短命鬼骑过了吧?”荸荠老祖吼得超大声。

“讨厌,人家怎么可能就范嘛。”火骕灵嗔道“只是这小子刚刚被我打吐血,血溅到了我刚出世的孩儿身上,认了主了……”

“什么!!!!!!!!!”荸荠老祖狂吐鲜血,脸都白了不少“我花了五百年时间给你和骏皇之子牵线搭桥,又花了二百年心血让你备孕,结果便宜了这个短命鬼!???”

“喂喂喂,不要开口短命鬼闭口短命鬼,虽然我确实是个短命鬼,可你说出来就很不给面子了。”冯酸菜忍不住打断。

“你给我等着!不把你的屎打出来我不姓荸!”

“哇靠,你个死变态,居然想要我的屎。”冯酸菜满头大汗“你要我的屎你说呀,干嘛要打打杀杀呢?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你说了我就知道了,你是要新鲜的还是晒干的?堂食还是打包?”

“哇呀呀。”荸荠老祖大怒欲狂“有本事别跑!老子半个时辰就下来!”

“哎呦,好怕怕……”冯酸菜拍着胸口“等你过来的时候小灵驹已经被我带走了,啊哈哈哈哈。”

荸荠老祖瞬间炸了:“有本事报上名号!就算天崩地裂老子也要干.死你!”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世间第一至尊无敌美男子——帅震天是也。”

“啊啊啊!帅震天,老朽要将你碎尸万段!”岩壁上已经看不到影像,但是茡荠老祖火冒万丈的怪叫远远传来,分明已经上路。

火骕灵这时急道:“姓帅的你听我说,我族出生前十年是不吃草料的,你带走我的孩儿养不活。而且你也没有储灵袋供他修养生息,病着累着就不好了,被凡人瞧见还会夺去,你这么废材又无能肯定保护不了他……”

“你等会儿。”冯酸菜双手插腰“什么是储灵袋?”

火骕灵解释道:“储存死物的叫储物,储存活物的叫储灵。”

“原来如此。”冯酸菜若有所思。

火骕灵道:“不如把孩儿留在我身边,你一百八十年后来认回。”

冯酸菜大惊:“为什么要一百八十年这么久?我要是现在不带走,以后再想取回来就难了。”

“不会的,你与我孩儿一经滴血认主,命运就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他能闻出你的血脉,之所以要一百八十年,是因为我孩儿那时才刚成年。”

冯酸菜手捂胸口,强忍吐血冲动:“一百八十年才特么成年,那至少能活上千岁,养了这小灵驹能把我送走,还是让它忘了我吧,我已经活不过三年了。”说完往储物戒中藏了两百多斤的金筋草,也算是帅不走空。

火骕灵诧异道:“你当真不带走我孩儿?”

冯酸菜微微一笑,看了眼瘦弱的小灵驹无比感慨:“美男不夺人所爱,何况己所不欲勿施于马,我不会让你们母子分离的,多保重吧。”

转身出了阵法,头也不回。

“哎你怎么出来了,火骕灵还在里面啊。”赵清晨激动万分,唾沫星子都溅在了他脸上。

冯酸菜抹掉脸上的口水大叫:“赶紧跑啊……”

“跑什么呀?”钱中午抓住了他“你已经在火骕小灵驹身上滴血认主了,跑个毛啊?”

冯酸菜瑟瑟发抖:“火骕灵的主人要来了,最多半个时辰杀到——那家伙是个神仙啊,叫什么荸荠老祖。”

“是神还是仙,这有本质区别哦。”孙傍晚抖着大腿问。

“听火骕灵说是个淫~荡仙人。”冯酸菜严肃万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