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36章 秘密

第36章 秘密


“你的无耻简直令人发指!”黄风宁气得浑身发抖。

黄云檬这时下定决心一般跺了跺小脚,坚定道:“酸菜哥哥,这回我也不能帮你了,我决定站我哥哥,不上山,这下是三比二了吧?”

冯酸菜挑起大拇指:“有个性,我喜欢!”

“那咱们还不下山?”黄风宁得瑟道。

却没成想冯酸菜坚定不屈道:“虽说少数服从多数,但是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最终还是多数听从少数,你们不想上山我不勉强,我自己去了,只不过这一回可能是永别。”

说完,冯酸菜趁机抱住黄云檬:“小檬,咱们的缘分只能止步于此了,酸菜哥哥下辈子再给你检查身体。”然后头也不回地冲入黑暗,往山上跑去。

黄云檬见状,再次跺脚,然后不顾一切地跟了上去。

黄风宁无奈追随。

一行三人回到山巅,正好见到昏暗中的六个师父迈出西贝门,有说有笑,轻松自在,根本没把剧烈震荡的山体放在眼里。

冯酸菜他们怕被发现,不敢跟得太近,好在震荡的山体狂风大作,到处都是滚动的怪石,倒下的树木,巨响更是震耳如雷,倒也遮掩了三人的声息。

顺着已经断流的山泉小溪往前,六位师父很快来到泡澡的瀑布边,明亮的月光下,就见赵清晨一马当先蹿进瀑布,瞬间没了踪影,很明显瀑布后面有个空洞可以容身。

剩下五人依次尾随,轮到倪泰马的时候,他没估算好方位,一脑袋怼在岩石上,摔到地面头晕眼花,哭着大叫:“喂你们等等我……”

第二次才蹿入瀑布。

冯酸菜趴在十余丈外的草丛中:“我就说嘛,他们果然有奸~情,居然藏在这种地方乱搞!”

“不对。”身旁的黄云檬柔声哽咽“师父们说西贝山下镇压着一头邪兽,此次地震或许是那邪兽所为,师父们默默承担着重任与风险,却让我们安全离开,如此无私无畏的恩德,叫我们如何报答?”

“就是就是。”黄风宁附和。

“是邪兽还是宝贝,跟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冯酸菜说着趴到黄风宁背上。

黄风宁眼角抽搐:“喂,你干嘛?”

“你不要想歪了,我这不是不会飞吗,需要你背我进去。”冯酸菜大言不惭道。

“去你大爷的,老子不背。”黄风宁断然拒绝。

“这可是你说的。”冯酸菜转向黄云檬“小檬,麻烦你抱我进去好吗?”

“好,算你狠。”黄风宁背着冯酸菜纵身就往瀑布撞去。

有惊无险,两人顺利进入瀑布后的空洞,黄云檬紧随其后,被淋湿的衣物紧绷在身上,曲线如此多娇。

黄云檬很快用修为蒸干了衣物,正要帮冯酸菜,忽然听到空洞前方传来对话,回声阵阵。

三人在黑暗中往前摸索了数丈,看到自身所在的斜坡下方,六个当家站在一块莹白色的光幕前,正在进行亲切友好的交谈。

“干你们八辈儿祖宗,火骕灵是老娘最先发现的,老娘要分大头,不然跟你们拼了!”

钱中午道:“我是第二个发现的,得分小大头,不然跟你们拼命!”

“食屎啦你们俩。”孙傍晚大叫“总共就一头神兽,难不成还切块不成?活着的才最值钱好嘛。”

李半夜道:“最好就是找个豪门大族卖了,咱们平分晶灵石。”

“火骕灵这种神兽有价无市,咱们卖一百亿晶灵石不过分吧?”花若智兴奋地补充。

倪泰马接过话头:“一百亿晶灵石应该是良心价了,我们不亏,买家也没占多少便宜。大当家的分二十亿,咱们五个各分十六亿六千万,大家没异议吧?”

没人响应,很显然赵清晨嫌弃不够多,而其他人认为分得太少。

花若智连忙转开话题:“幸亏把小冯他们骗走了,不然根本不够分啊。”

赵清晨也道:

“你们别高兴得太早,能不能进去还两说呢。

要知道,在你们没来之前我已经研究了二十年,设在此处的禁制阵法异常强大。

其特点是阵法本身会涌现无穷无尽之力,倒灌闯阵者的丹田玉府,几乎只要一盏茶的功夫,无穷灵力就会挤爆闯入者的身体,并回收他们的修为对付下一个倒霉鬼。”

“如此阵法前所未有,闻所未闻,设阵者真是煞费苦心,花了大手笔啊。”钱中午摸着秃头感慨。

孙傍晚若有所思:“难不成是仙界的?毕竟火骕灵只在仙界才有,凡间已经灭绝了。”

李半夜苦思道:“关键是这只火骕灵临产在即,什么仙人心这么大?”

花若智摸着下巴:“应该不是心大,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毕竟将火骕灵关在此处的家伙,单是金筋草料就给火骕灵准备了一百年的量,这是何等的大手笔啊?恐怕底蕴深厚的上仙门也会肉痛吧?”

赵清晨笑道:“我比你们早到五十年,说明将火骕灵关在这里的家伙,起码准备了两百年的金筋草料,这是难以想像的天文数字。”

“那更不得了了。”

“说半天到底怎么进去?”花若智跃跃欲试。

赵清晨道:“我苦思冥想了这么多年,硬闯是绝对进不去的,但我曾经看见有老鼠进去,虽然老鼠很快被火骕灵烤焦了,但足以说明一个问题。”她扫视众人。

倪泰马大惊:“我丢,难不成要进去我们还得把自己变老鼠不成?”

“啊呀……”赵清晨险些摔倒“你特么傻呀,说明这个阵法防不住没有修为的普通生灵,也就是说,想进去就得废除自身修为成为普通人,这样一来丹田虚空,自然能够承受阵法灵力的灌输。”

花若智倒吸一口气:“没有了修为,岂不是一靠近就会像老鼠一样被火骕灵烤焦?!”

赵清晨叹道:“矛盾之处就在于此,没了修为,别说抵抗不了火骕灵的火,能不能驯服它都不一定。

退一万步说,火骕灵无非是神兽座骑,能穿越虚空仙界,日行亿里而已,为了得到它而废除我三百年的修为,最后还得跟你们几个卑鄙无耻下流肮脏的王八蛋平分,这事划不来呀。”

花若智积极地献计献策:

“咱们可以这样。

我有辟火珠,可以解决火骕灵火焰的问题。

但是让谁废除修为呢?

抽签吧,挑一个人出来,把他修为分给其余五人,等进去的人驯服火骕灵后,我们再把修为还回去。

最后卖掉火骕灵,反正谁出力最多,分的就最多,而不是谁先发现谁就应该多拿。”

除了赵清晨以外的人纷纷举手赞同,赵清晨无奈:“那抽签吧。”

“我就知道是珍宝!”冯酸菜听到这里,在斜坡上摩拳擦掌,蠢蠢欲动“火骕灵这神兽我势在必得。”

黄云檬耳语道:“为什么呀酸菜哥哥,师父们不给,你就不能要的。”

冯酸菜目光炯炯:“我时日不多了,必须得有坐骑才能跑遍天下,而且这个阵法需要没有修为的人进去,不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么?”

“没有修为才能进是大师父的猜测,万一不行的话,酸菜哥哥你会被活活烧死的,我舍不得你……”

“死就死吧。”冯酸菜四十五度角抬头看隧道“反正我遇到的女孩不是拿我当姐妹,就是拿我当朋友,在你眼里我索性就是天大的好人了……”

黄云檬忙劝:“酸菜哥哥你不要这么说嘛……”

冯酸菜一脸悲痛:“我先走一步。”然后现身大叫“六位师父,猜猜我是谁——哎呀……”

冯酸菜话没说完,一脚踩空,从斜坡处一路飞滚,嗖的一下掉进了阵法之中。

六个当家吓了一跳,震惊于自己最大的秘密被人发现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黄家兄妹心急之下冲下斜坡,倪泰马这才一脸懵:“刚什么玩意儿滚过去了?”

花若智急得拍大腿:“我擦咧,辟火珠还没给小冯,他进去了也会被烤焦的……”

倪泰马摸出一块灵位:“还好还好,我随身带着蜡烛和纸钱,也不枉大家师徒一场。”

“你走开。”赵清晨推开他,转向黄家兄妹“你们怎么回来了?”

“是酸菜这个卑鄙鬼用管子雷逼迫我们的。”黄风宁抢白,撇清了自己和妹妹的责任。

黄云檬只是哭:“酸菜哥哥……酸菜哥哥……”

“罢了,本来不想你们涉险,想等卖了火骕灵再联系你们,没想到人生本就苦短,心急如小冯还特么抄捷径……”赵清晨一本正经的痛心疾首道。

“你可拉倒吧。”钱中午道“骗小孩啊这是,论无耻只有小冯能胜你一筹了。”

“先别吵了。”花若智看着莹白色光幕“小冯没有被阵法的灵力挤爆,他还活着,我得把辟火珠给他,让他驯服火骕灵出来。”

……………………

冯酸菜摔进阵法后的空间晕了半天才醒来,睁眼时全身已经被汗水浸湿,手边有一颗血红色的小珠,珠子周围一片清凉,应该就是花若智的辟火珠了。

冯酸菜起身四顾,烤炉般滚烫的空间内堆满了金色的草垛,一匹全身火焰状毛发的橙红色骏马正挺着大肚子,在洞窟尽头不安地来回踱步,不是待产的火骕灵还能是什么?

冯酸菜心潮澎湃,攥紧辟火珠往前走,随着距离的缩短,强烈的热浪直接让他的衣物炭化,豆大的汗珠落下,还没落地就蒸发了。

这一幕被阵法外的八人看到,赵清晨啧啧称奇:“还挺圆。”

黄云檬羞得转过身去,长大以后姑娘家家还是头一回看到男子不穿衣服的后背哩。

黄风宁则暗暗揪心:“哇靠,早知道就我进去了,反正我的修为也不高,废掉不可惜,现在白白一份功劳让给了酸菜这个鸟人,失策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