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35章 地动山摇

第35章 地动山摇


“这有什么?”四当家李半夜跳上窗台嗤之以鼻道“老子的《二十四节天机歌》,远胜于老三的什么散心大法!”

冯酸菜以为孙傍晚会反唇相讥,没想到他居然心平气和的表示:“这一点我承认,散心大法要论格局和气魄,确实远远不及二十四节天机歌。”

冯酸菜这下来了兴趣,连忙恭敬一揖:“请四师父赐教。”

李半夜背着双手矜持道:

“立春桃梅花竞先,雨水连绵阳难现。

惊蛰初交河跃鲤,春分蝴蝶梦花间。

清明时节植树好,谷雨西厢易养蚕。

牡丹立夏花零落,小满短衫布庭前。

隔溪芒种渔农乐,田下耕耘夏至间。

小暑绸衫难着体,望河大暑对风眠。

立秋盈收稻满仓, 处暑东楼听晚蝉。

四野遍地落白露, 秋分桂香月华天。

枯山寒露惊鸿雁, 霜降檐前枫如花。

立冬畅饮女儿红, 小雪廊前裘衣挂。

大雪卧房红炉暖, 冬至滴水立成冰。

小寒高床暖枕梦,大寒飞雪满飘空。”

“呃……”冯酸菜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这首天机歌好像是教我怎么种地的……”

“无知小儿!”李半夜冷哼“二十四节天机歌一旦练成,你可以借助相应节气中的天地之力进行杀伐,看上去像教你种地只是假象,不过是为师为了隐藏它毁天灭地的锋芒,让敌人轻视你,使你出其不意地反杀罢了。”

“原来如此。”冯酸菜肃然起敬,暗暗默背牢记。

五当家花若智和六当家倪泰马正好经过,冯酸菜连忙喊住:“五师父,六师父,择日不如撞日,你们今天就把该教的教了吧。”

花若智一想:“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求学了,老子就大发慈悲地传授你,为了维护修仙界的和平,为了防止修仙界被破坏,贯彻善与恶的大杀招,击穿黑与白的模糊界限,我,花道士若智,今天正式将《饶舌惑意大法》传授给弟子冯酸菜!”

冯酸菜神色庄严,恭敬一揖。

花若智道:“呐,饶舌惑意大法分为两个层级,第一层为基础入门级的心法,你听好了。”

冯酸菜用力点头。

花若智沉声道:“四是四,十是十,十四是十四,四十是四十,要想说对四,舌头碰牙齿,要想说十,舌头别伸直。”

冯酸菜跟着念了一遍,狂翻白眼:“五师父,这心法除了让我舌头打结外,好像并没有其它用处。”

花若智一脸鄙夷,不理他,顾自己道:

“升级的刀山火海地狱版心法是:

黑花肥发灰,灰花肥发黑。

黑花肥发灰会飞花,灰花肥发黑花会飞。

黑花肥发灰飞花花会飞,灰花肥发黑花飞灰化花。

黑花肥发灰发黑飞花花飞花黑灰,灰花肥黑发黑灰花飞飞花灰黑花。”

花若智一口气背完,险些背过气去,黄云檬等人连忙拍他后背顺气。

良久,脸色苍白的花若智才解释说:“饶舌惑意大法练到最后,舌战群神如入无人之境,修为再高也骂不过你,而且可以用舌头发暗器,一口唾沫一口钉,一钉下去要神命,效果杠杠的,哈哈哈哈。”

“听上去确实蛮厉害的。”冯酸菜虽然心里没底,但还是勉强牢记下来,转向倪泰马。

倪泰马面无表情:“你本身就是地雷门出来的,我没什么好教的,本座直接把毕生功力传给你吧,这样你就不用练了。”

冯酸菜又惊又喜,激动得双手直搓搓:“真的吗六师父?这怎么好意思?如此大恩大德我要怎么才能报答你啊……”

“不用谢。”倪泰马矜持一笑“我也就那么一说,逗你玩呢。”

冯酸菜笑容凝固,当场石化。

倪泰马用力一拍他肩膀:“年轻人,修炼如做人,得脚踏实地啊,不要整天想那些有的没的。”

冯酸菜鄙夷道:“去你大爷的。”

“好了好了。”最后倪泰马送了一捆上品管子雷作为补偿,这才领到了冯酸菜故意气他的晶灵石红包。

当晚饭后,冯酸菜翘着二郎腿问:“六位师父,我用两天时间学会了你们的心法,请问明天教什么,兵器吗?”

六位当家面面相觑,钱中午立即打呼噜睡觉,孙傍晚开始发酒疯,李半夜躲在椅子下面装没听见,花若智和倪泰马交头接耳地好像在谈论什么国家大事。

看到这副场面,冯酸菜的心已经凉了一半。

最后还是赵清晨比较有担当,坦白道:“不是我们不想教,而是想学新功法必须有修为,而小冯你是个废材……”

冯酸菜拍案而起:“靠,明明是你们没本事,居然怪我没修为!怪不得你们要隐居,换我也不好意思出门收徒啊。”

花若智怒目而视:“喂臭小子,心里知道就行了,说出来就是揭我们的短,容易挨揍知道不?”

“不知道。”冯酸菜面无表情地摇头。

“哎呀,所以说小冯你真是,给个面子啦,怎么说也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何况我们当了你两天师父,那就是两世了。”赵清晨翘着二郎腿不住抖动。

“既然六位师父成了我的野生爹,那麻烦把过去十八年的压岁钱补一下,谢谢。”冯酸菜伸手。

“压岁钱没有,要命一条。”倪泰马胸膛一挺无比光棍。

“不如我拜你当爹吧。”钱中午说着就要下跪“只要晶灵石管够就行。”

“我靠被你抢先了……”孙傍晚幽怨道。

“我也拜,我也拜。”李半夜争先恐后。

冯酸菜当机立断把桌子翻了:“你们六个无耻之尤!去你大爷的面子!去你大爷的英俊潇洒,去你大爷的名震修仙界!特么的还要关我三百年!我去你们大爷的!”

六个当家脸色大变,抄起折叠马扎,一个个发出震人心魄的怪叫:

“吼!”“哈!”“嘿!”

“呵!”“哼!”“嗷!”

然后六口同声:“食屎吧你!”

“我丢……”冯酸菜一声惊呼抱头躲闪,六个当家正要追杀,突然西贝山发生巨震,真正的地动山摇。

冯酸菜吃了一惊,跑向黄云檬,抓住她嫩手大叫:“地震了赶紧跑!”

一行人跑到山门外的空地,却见六个当家停下脚步,互相在用眼神交流。

冯酸菜奇道:“怎么停下了?赶紧啊,用飞的快一点。”

赵清晨严肃道:“没错,地震了,但是我们六人要与西贝山共存亡!”

黄家兄妹大惊:“师父……”

赵清晨打断道:“你们还年轻,不能留在这里陪葬,下山去吧,顺便把那些戴罪女囚也送走,安置费小冯你先垫下,有机会还你,谢谢。”

事出情急,黄风宁连忙把女囚们送下山,黄云檬万分不舍:“六位师父……这四年来全靠你们教导有方,才让我和哥哥有了此等际遇与修为……小檬怎能舍弃诸位师父?”

“不用再说了。”赵清晨异常坚决“也不必伤怀,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小檬,师父们修为高强,只说留守在此,并没说会死,咱们先避一避吧。”冯酸菜说完一脸悲痛。

花若智见状,感慨地拍了拍他肩膀:“小冯啊,虽然我们只相处了三天,但是没想到你如此重情重义,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快擦掉,别让人看了笑话。”

“不是的大师父,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开心处,我这是因为重获自由喜极而泣啊哈哈哈哈。”

“去你大爷的……”花若智反手一个脑瓜嘣。

黄云檬带着冯酸菜下山时,正好遇见返回的黄风宁,三人碰头,黄风宁道:“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黄云檬频频回望在剧烈震动下摇晃的山巅,柔声轻叹:“本来再过一个月我们也要下山去太熵宗的,不如现在启程吧,顺便陪酸菜哥哥一段路。”

却见冯酸菜摇了摇头,摸着下巴道:“我建议,我们立即回西贝门!”

“为什么?”黄风宁不解。

黄云檬目光一亮:“酸菜哥哥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是那么的重情重义,不舍得六位师父。”

“小檬你冷静点。”冯酸菜笑道“山上那六个王八蛋要关我三百年,我逃都来不及,之所以重新返回,是因为他们太轻易地放我下山了,我回想他们六个人的狡诈神色,当中必然有奸~情。”

“如果六位师父之间真有奸.情,那我们更不能回去了。”黄风宁尴尬道。

冯酸菜险些吐血:“你傻不傻,我说的奸~情是指他们隐瞒了什么,你特么想歪到哪里去了?”

“隐瞒了什么也与我们无关呀。”黄风宁据理力争“既然众师父不想我们知道,那就不该我们知道。”

黄云檬在一旁弱弱地点头。

冯酸菜大怒:“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不同意返回的举手!”

黄风宁立即举起右手,黄云檬水汪汪的大眼睛巴巴地望着冯酸菜,小嫩手跃跃欲试地想举起来。

冯酸菜威胁道:“小檬你要是敢举手,将来成婚,我让你给我生一百个孩子!”

黄云檬吓了一跳,双手连忙藏到腰后,咬着红润润的小嘴唇,可爱到极点。

黄风宁冷笑:“第一,我不同意妹妹嫁你;第二,就算我妹不举手,咱俩也是一比一,你一样上不了山。”

“那可不一定。”冯酸菜鄙夷一笑“同意返回的举手。”

话音未落,他自己举起双手,既而大笑:“哈哈哈哈,看见没,同意上山的有两只手,不同意上山的只有你一只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