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34章 好人

第34章 好人


一席终了,大家都对彼此有了更浅的了解。

深夜,黄云檬轻轻敲响了冯酸菜的房门。

冯酸菜赤着上身开门,把姑娘家羞得转身。

冯酸菜哈哈一笑:“有事么小檬?”

黄云檬甜柔道:“酸菜哥哥,你是不是要去古氏大陆了?”

“那得看六个师父放不放我了。”冯酸菜倚着门框,将黄云檬转向自己,一个劲朝她放电。

“师父们等的是绝世仙胚,你说你不是,想必很快就能自由了。”黄云檬俏脸通红,低眉敛目“太熵宗就在无极大陆最南边,如果酸菜哥哥愿意的话,我可以陪你一段路。”

冯酸菜蜜.汁一笑:“就知道小檬你爱慕我,不过想以身相许也不用这么明显是不是,我会害羞的呀。”说完潇洒地撇了一下额前流海。

“你想得太多了。”黄风宁鬼一样冒了出来“我妹是怕你修为全无,在路上出意外嗝屁而已。”

冯酸菜如遭雷击,深情凝望黄云檬,颤声道:“这家伙说的是真的吗,小檬?”

黄云檬先是点头,连忙摇头:“酸菜哥哥你是个好人,而且大家都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于情于理,我们都该保护你……”

冯酸菜手捂胸口狂退两步,一脸的痛不欲生:“原来我是个好人……只是一个好人……”

黄云檬肯定而坚决地强调:“酸菜哥哥你是好人,大好人,天大的好人,无穷大的好人……”

“够了够了。”冯酸菜连忙伸手打住,黯然神伤“这特么的越好越没机会……罢了,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也许这就是命吧。”

“不不不。”黄云檬连忙摇头,清澈如水的目光坚定道“我命由我不由天,酸菜哥哥千万不要认命。”

“哎呀随便啦……”冯酸菜已经索然无味了。

…………………………

第二天一早,大当家赵清晨开始教冯酸菜功法。

“小冯啊,本座检查过了,你似乎天生没有丹田玉府,也无法积蓄修为,照理说是没有办法修炼的,不过修仙界灵丹妙药无数,你或有机缘得到重塑丹田也未可知,所以大师父先教你西贝门心法,等将来有了修为便能施展出毁天灭地之神威。”

冯酸菜一脸严肃:“谨遵大师父教诲。”

赵清晨满意地点点头:“来,静心凝神,深呼深吸,跟着本座念《一九归虚》心法。”

冯酸菜认真照做,一股神圣之感油然而生:“我准备好了大师父。”

赵清晨神情庄严,朗声道:“一一得一,一二得二。”

冯酸菜听完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聚精会神的跟读:“一一得一,一二得二……”

赵清晨继续道:“二二得四,二三得六……七七四十九,七八五十六……九九八十一。”

冯酸菜跟读全程,在心中默写了一遍,转头就背了出来,简直是一气呵成。

赵清晨目瞪口呆:“哇靠,小冯你过耳不忘啊!”

“哪里哪里。”冯酸菜矜持地摆了摆手。

赵清晨笑道:“怎么样,有没有一种醍醐灌顶,神台清明,心如止水的无敌超然感觉?”

“呃……”冯酸菜摸着下巴沉默了一会儿“醍醐灌顶神台清明倒没有,不过学会了这套口诀,我觉得以后买东西算钱会快很多……”

“这特么就对了!”赵清晨一拍大腿“正所谓奇变偶不变,符号砍象限,算术快就是神台清明前的预兆啊,哈哈哈哈。”

冯酸菜一愣一愣的,跟着笑道:“那就多谢大师父了。”

“上午就到这里吧,你要务必牢记这篇一九归虚心法口诀,对你的人生也好,修仙之路也罢,都是大有裨益的。”

“遵命大师父。”冯酸菜恭敬行礼“我已经滚瓜烂熟了。”

中午用过饭,冯酸菜调戏了黄云檬一会儿,无奈被黄风宁全程视监,浑身不自在,只得先午歇,哪知道二当家钱中午将他拽了起来,硬要传授他功法。

冯酸菜无话可说,只能安慰自己早学完早自由。

钱中午盘腿坐在一块大青石上,秃掉的脑门锃光瓦亮,只见他肃然洪亮道:“老夫教你的是《起风掌》心法,练成之后排山倒海,拍裂虚空不在话下,小冯你听好了!”

冯酸菜激动万分:“我听着呢二师父。”

钱中午缓缓而威严道:

“掌中无风烟直上,一级轻风烟尘偏!”

冯酸菜头皮一麻,浑身大震,心说这套功法听着就非常厉害,连忙跟着默读。

只听钱中午顾自己道:

“二级清风叶作响,三级枝摇旌旗飘!

四级沙土地上舞,五级江水起波涛!

六级强风难举伞,七级树摇行路艰!

八级风吹树枝断,九级屋顶瓦纷飞!

十级树拔屋墙倒,

十一十二天地变,

虚空难挡一掌拍!”

钱中午一股脑儿传完心法,长长地吁出一口浊气,满头黄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冯酸菜听完,全身鸡皮疙瘩迭起:“牛叉!这功法绝对牛叉!”

钱中午有点虚弱,但仍在坚持:

“小冯啊,起风掌心法务必劳记在心,造成的破坏就对应了修炼的等级,如果是别人发功,不管是发什么功,你看见四级以上相应的现象就赶紧跑,否则小命不保。”

冯酸菜热泪盈眶:“没想到二师父你看着头秃,内心却是如此柔软,如此的关照弟子,我好感动……”

“喂,我头秃和内心柔软有什么必然联系吗?”钱中午鄙夷道“再说了,光是嘴上感动啊,一点实际表示都没有,老夫对你好失望……”说着右手拇指和食指急速搓动。

冯酸菜连忙奉上红包,欢天喜地的背诵去了。

忙碌的一天结束后,冯酸菜和黄风宁在瀑布下的水潭里泡澡,隔着竹林和简易的屏风,冯酸菜似乎看到黄云檬在水潭另一半漂洗满头青丝。

冯酸菜若无其事地斜眼瞟着,突然一道水花从侧面袭来,黄风宁怒道:“你丫的看够没有?眼珠子都快掉了嘿!!”

“你大爷的,我看小檬关你什么事?”

“小檬是我妹啊,我不许你看!”

“不许你个大头鬼,我偏要看,她是我老婆,我就要看,看光她。”

“你再看我打爆你狗头!”

“你拦我我就打爆你上下两个头。”

“你这个下流无耻的卑鄙贱货!”

“你这个不惜出卖妹子幸福的无敌人渣!”

“姓冯的我跟你拼了!”

“你大爷的谁怕谁啊!”

冯酸菜和黄风宁在水潭里大打出手,水花四溅。

突然一双玉手拍了拍两人肩膀。

“小檬你别闹。”黄风宁头也不回,一个疏忽,被按进水里的冯酸菜拖到水下“啊噗……啊噗噗噗噗……”

冯酸菜刚刚冒头,就见赵清晨围着蚊帐和浴巾,一把薅住了自己头发。

黄风宁紧接着出水,同样难逃赵清晨魔爪。

“你们两个短命鬼!一天到晚吵吵吵!刚谁在偷看?老娘打爆他眼睛!”

话音未落,赵清晨抓着冯酸菜和黄风宁的死人头对撞,砰砰砰的闷响和惨叫声传遍瀑布。

半天后,喧闹的瀑布水潭中,两名少年面朝下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噢不,偶尔还会抽搐一下。

第二天中午,被抢救上岸的冯酸菜刚刚醒来,就见黄云檬神色疲惫地靠在一旁,而六师父倪泰马又特么准备好了灵位,把冯酸菜气得险些暴毙。

好不容易调整了呼吸,冯酸菜忍不住伸手轻捏黄云檬细腻柔嫩的脸蛋。

黄云檬立时醒来,笑道:“酸菜哥哥终于醒了?”

冯酸菜点点头,忽然坏笑:“昨天是你救的我?那我不全被你看光了?”

肿成猪头的黄风宁突然冒头:“你想太多了,是我把你拖上岸的。”

“靠你哪位?”冯酸菜大吃一惊“猪也能成精?”

“你也一样啦。”黄风宁把镜子竖在冯酸菜面前。

“啊——”冯酸菜失声惨叫“我英俊帅气的脸庞……”

“小点声。”黄风宁连忙捂住他嘴“再把大师父引来你上下两个头都会肿成猪头。”

冯酸菜恨恨道:“赵清晨那个贱人,我和你就是吵架声音大了点嘛,干嘛往死里打,靠!”

“呐,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之有十,你怎么可以随意辱骂师长呢?”三当家孙傍晚冷不防出现在窗外,右手拇指和食指疯狂搓动“不想为师告密的话,赶紧来个红包意思意思。”

“哇靠,没想到三师父你如此卑鄙,不仅偷听徒弟们聊天,还要敲诈。”冯酸菜一面说,一面乖乖摸出晶灵石。

“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你不要过于介怀。如果没有一个豁达乐观的心态,很容易郁闷早亡的。”孙傍晚语重心长道。

“三师父,今天是不是轮到你传授我心法了?”冯酸菜连忙岔开话题。

孙傍晚点点头:

“为师教你的心法叫《天地无极散心大法》,学成之后,不仅开阔心胸,还能在一念之间将对手的心胸激爆,杀人溅满血,绝对是超级无敌的大杀招啊!

只不过太难练了,修仙界能练成此术的高手,一只手指的数量都不到。”

冯酸菜两眼暴突:“卧槽,那不等于一个都没练成么?”

“噢不,三师父刚刚说错了,不是一只手指,而是一只手的数量都不到。”

冯酸菜这才松了口气,心潮澎湃道:“三师父,这套功法我学定了,你不教我跟你急。”

“好样的,有志气!”孙傍晚捻着胡须缓缓道“散心大法有上下两层,上层心法口诀是‘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五脏,一只没有六腑,真奇怪,真奇怪。’”

冯酸菜神情凝重:“这心法一听就是专攻内脏要害,血雨腥风,不得了啊!”

孙傍晚严肃点头,继续道:“散心大法下层是‘山田一市一壶酒而留,吾三舞,搬酒去,酒洒耳,洒遍尸,流啊流,尸山山遍山,我吃酒,爽歪歪……’”

“哇!喝壶酒的功夫便尸山血海,散心大法真是霸道无敌,怪不得练成的人这么少。”冯酸菜毛骨悚然肃然起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