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33章 传功

第33章 传功


冯酸菜难抑心中悲痛,非吐不可,扔了十几块晶灵石过去。

六个老家伙大打出手,各自都抢了几块,二当家钱中午乐呵呵道:“没事没事,吐两口血有什么关系?”

三当家孙傍晚也笑眯眯道:“多吐血有助于血液循环,促进造血功能的增强,对身心健康十分有利,所以小冯你该吐就吐,千万不要憋着。”

四当家李半夜举起双手双脚:“我全力支持小冯再吐十升!”

五当家花若智撸起袖子:“小冯啊,你先吐着,血不够五师父给你充。”

冯酸菜神情凝重地点点头,一边吐血,一边继续扔晶灵石红包:“几位师父,给条活路,这规矩就不用学了,时间紧迫啊。”

“呐,红不红包的无所谓,主要是看在你这么有孝心的份上,以后我监考的话给你开后门。”

“算了,不想学规矩就不学,瞧把小冯你累的。”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小冯你的血再吐下去可以开澡堂了,要不要为师帮你止血先?”

六个师父七嘴八舌,这一天的课总算糊弄了过去。

吃晚饭的时候,黄云檬给冯酸菜开了小灶,给他包了最爱吃的鲜肉麻辣水饺。

黄风宁痛心疾首地表示抗议,被冯酸菜一手掌按下:“抗议无效。”

听着几个师父吹牛不打草稿,什么上天擒拿骑扫把的人啦,什么抱摔浑身绿色的巨人啦,什么西夷的龙是长翅膀的啦,什么有的地方出行是坐铁盒子的啦,冯酸菜越听越觉得不对,忍不住好奇问:

“几位师父,你们的经历匪夷所思让我大开眼界,问题在于你们这么牛叉,隐姓埋名会不会埋没了才华?

而且真正的隐居者九成九不会收徒,你们却上赶着收我为徒,充分说明你们不甘寂寞,既然如此,何不直接出山呢?”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赵清晨从他碗里夹了两只水饺“嗯,好吃。你刚说什么来着?”

“我说你们干嘛不直接出山。”

“关你屁事啊。”赵清晨突然翻脸,甩袖而去。

冯酸菜大怒:“靠!敢不给我面子!来,剩下的五位师父每人一百晶灵石红包。”

赵清晨耳朵微动,一个跟斗翻了回来,满脸沉痛:“实不相瞒,我们隐居在此其实是有苦衷的。”

“哦?”冯酸菜挑起眉毛“愿闻其详。”

赵清晨竖起手指:

“有两个原因。

第一, 每一位当家都有逃避尘世的难言之隐;

第二, 这西贝山下封印着一头邪兽,为了维护天下苍生的安危与福祉,我们几个不得不坚守在此。

第三, 我们吃饱了撑的,一直在等一个亿中无一的绝世仙胚,将我们的毕生所学传授给他。”

“这特么不是三个原因了吗?”冯酸菜满头问号。

“不要在意细节。”赵清晨白了他一眼。

黄云檬在旁边扑哧一笑,可爱至极。

“算了,不管几个原因,邪兽我管不着,亿中无一的绝世仙胚也不是我。”冯酸菜吃完饺子把汤都喝得一干二净,还打了两个饱嗝。

“不管是不是你,你都已经入门了,我们几个一定倾囊相授。”

冯酸菜仰天打个哈哈:“其实我比较关心六位师父都有什么难言之隐。”说着,他把一截玉米棒子怼在赵清晨鼻孔上:“方便说一下吗大师父?”

赵清晨幽幽一叹,右手拇指和食指急速搓动。

冯酸菜连忙奉上红包。

赵清晨这才一脸惆怅:“其实为师我是为情所困啊,这蚊帐就是那个他送我的……”

“就你?”

赵清晨大怒:“怎么了?谁没有个年轻的时候?你搞歧视啊?想打架啊?”

冯酸菜连忙把玉米棒子堵到钱中午嘴边:“二师父你是因为什么?”

钱中午潸然泪下,却不说话,然后右手拇指和食指急速搓动。

冯酸菜眼角一阵抽搐,只得又奉上红包。

钱中午这才道:“我的师妹被夺,师父被杀,我找仇家报仇打不过,反受重伤,被追杀至此,幸亏被大当家救下。往事如烟,历历在目,我饮冰多年,难凉报仇的热血……”

冯酸菜神情凝重地点点头,转向孙傍晚:“三师父呢,你是被追杀还是别的原因?”

孙傍晚朝他挑了挑眉毛,一副你懂的表情,然后右手拇指和食指疯狂搓动。

冯酸菜满头大汗,继续奉上红包。

孙傍晚这才道:“我只记得多年前的那天傍晚,在打扫师父房间的时候一不小心把他老人家的宠物小强给打死了,师父一怒之下将我赶出师门,我心灰意冷流落至此。”

冯酸菜连连摇头:“三师父你是用狼牙棒扫的地吗?这也太不小心了……”

孙傍晚突然暴走大叫:“哪个正常人会把蟑螂当宠物?嗯?我特么怎么知道蟑螂也能做宠物啊!啊?”

冯酸菜笑道:“肯定是三师父你做了其他错事而不自知,你师父随便找了个借口而已。”

孙傍晚略一深思,喃喃道:“好像是有一次,师父女票娼被抓需要保释金,我用自己的私房钱救出师父后,回到师门问师母报销了这笔钱。”

屋外的乌鸦嘎嘎飞过,屋内死一般寂静。

良久,冯酸菜拍了拍孙傍晚肩膀:“三师父,你师父没有对你赶尽杀绝斩草除根这是真爱啊,快,面壁反思一下。”

“好嘞。”

转向侏儒李半夜,冯酸菜俯身道:“四师父,我猜你是因为在外面被歧视,所以才弃世隐居的吧?”

“不不不。”李半夜背着双手“我是因为在阳台收衣服的时候不小心被台风吹到这里的,当时被很多同门看到了,我感觉回去以后大家会嘲笑我,很没面子,所以就留下来没走了——往事不堪回首,赶紧给为师两百晶灵石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

“我擦咧……”冯酸菜简直无语“看来四师父的红包得厚点,给你增加点重量,免得再被风吹走。”

“该我了该我了。”五当家花若智抢答说“我是三十三岁的时候路过西贝山,无意间看到大当家洗澡被关到现在的。”

黄家兄妹当场石化。

冯酸菜尴尬地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奉上红包说:“五师父,你真的是无意间么?”

“要是有意,他现在已经投胎两次了。”赵清晨在一旁淡淡道。

冯酸菜问:“五师父你今年贵庚啊?”

“九十二了。”花若智答道。

冯酸菜如遭雷击:“你居然被关了六十年?简直惨绝——”倒吸一口气,他瞥到大师父赵清晨面色不善,连忙改口“看不出来,五师父你还是蛮年轻的嘛。”

“过奖过奖。修为上去了,你也可以的。”

六当家倪泰马最后道:“我比较简单,为了逃避接任地雷门掌门而隐居。”

冯酸菜照旧奉上红包。

“你呢?”倪泰马反问“你身上毫无修为,又是个万中无一的短命鬼,不在地雷门呆着颐养天年,到处乱跑做什么?”

冯酸菜道:“六师父你有所不知,地雷门已经覆灭了。”

倪泰马翻了个白眼,半点也不惊讶:“地雷门能坚持这么多年才不正常,不知道又有多少青年被活活炸死,覆灭好啊,奔驰师弟一手导致地雷门覆灭,应该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大功德了。”

冯酸菜一脸尴尬:“实不相瞒六师父,地雷门覆灭前几天奔驰师父禅让了掌门之位。”

“靠,好奸诈啊他……”

赵清晨这时问:“小冯啊,你一路南下又是为了什么?”

冯酸菜慨然一笑:“诸位师父,其实我一路浪,噢不,我一路流浪是在寻找十二道神火。”

赵清晨脸色大变:“你居然知道十二神火,我以为这种老掉牙的传说已经没人相信了。”

倪泰马挠了挠头皮:“十二神火是指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吗?”

“六师父你冷静点,你说的是十二生肖……”冯酸菜满头大汗。

“好……好的吧……”

冯酸菜娓娓道来:“十二神火是指哆,瑞,咪,发,嗦,啦,嘻七道地煞火;宫、商、角、徽、羽五道天罡火,威力无穷,若能集齐,煮火锅,烤鸡翅膀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别更说上天入地,唯我独尊了。”

花若智面无表情:“我没有集齐,不是照样能上天入地?”

冯酸菜尬笑两声:“反正是妙用无穷啦。不知道六位师父有没有十二道神火的线索呢?”

二到六当家纷纷摇头,黄家兄妹也懵然不知。

赵清晨微微一笑,矜持道:“线索嘛有是有,只不过最近失眠,记忆力有点不太好。”说着疯狂搓动拇指和食指。

冯酸菜十分爽快地递出了晶灵石红包:“现在好点了吗大师父?”

赵清晨清了清嗓子:“好像想起了那么一丢丢。”

“漂亮。”要钱要的这么清新脱俗,冯酸菜佩服得六体投地,于是再次递出红包。

“呐,小冯你这么有孝心,做师父的不能不领情啊。”

赵清晨若无其事地把红包揣进储物戒,正色起来:

“十二道神火,相传是远古十二位上神用来锻造兵器的十二种伟力,遗留在人间后就成了火种。

一开始,十二道神火由人间十二大陆的十二位人皇保管,大概三千万年前,十二人皇陆续殒落,其家族再也无力掌控十二神火,觊觎已久的各方势力纷纷出兵抢夺,开始了连绵数千年的战事和杀戮。

最终,十二神火消失在战乱中,成为了口口相传的故事。

但据我所知,有个地方至今还保有拜火习俗,他们的祖地也存在圣火,不过是不是你要的神火就不得而知了。”

“什么地方?”冯酸菜激动万分。

赵清晨压低嗓音:“古氏大陆的火氏家族。”

冯酸菜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听上去很强大的样子。”

“噢对了。”赵清晨忽然补充“忘记跟你说了,火氏家族的圣火一年四季在露天燃烧,周围的人每天用它取暖,烧水煮饭什么的,还有烧烤烘焙,据说滋味很不错呢。”

冯酸菜笑道:“这个就叫专业,圣火不这么用还能怎么用,大好的清洁能源浪费可耻啊哈哈哈哈。”

赵清晨这时反问:“我说小冯啊,你找十二神火做什么?”

冯酸菜不假思索:“当然是成为厨神了。”

赵清晨微微一笑:“你没说实话,不过没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冯酸菜也没再说多,举杯道:“今天收获颇丰,我敬大家。”

“我们也是。”六位师父笑眯眯地拍了拍储物法宝,一切尽在不言中。

众人一同举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