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30章 耍无赖

第30章 耍无赖


也就在这当口,不远处的山道传来阵阵蹄声,很快就看到一个骑着小毛驴的汉子指着蚊帐女大叫:

“老妮子跑得还挺快,老子的马四条腿都追不上。”

冯酸菜左手插腰,右手抹汗:“你傻呀,同样一段路,人只要走两步,马却要走四步,这你怎么追得上?”

骑驴的汉子一愣一愣:“呃……好像……是这么回事……”

蚊帐女扶着额头:“你俩到底谁傻?”说着朝骑驴汉连使眼色。

骑驴汉眉头一拧:“老妮子你眼睛怎么了?进树叶了么?”

“你特么的眼睛里还能进树桩嘞!”蚊帐女破口大骂“你看看你兄弟已经摔死了,赶紧带回去,我觉得还能抢救一下。”

“不——不——”骑驴汉翻身下驴,裤衩‘嗤’一声撕裂,他连忙夹紧双腿,跪在地上假装大哭“我的兄弟哎,你死得好惨哟……”

“给你布,赶紧补一下,小兄弟着凉就不好了。”冯酸菜撕下自己的长衫一角。

骑驴汉一把推开他的手:“杀我兄弟,老子跟你拼了!”

冯酸菜后跳一步:“靠,明明是他自己摔死的。”

“胡说!大伙亲眼看见你扔了一个炮仗,把我们五当家炸了下来。”眨眼功夫草丛里冒出十几号人马,围在花衣裳身边捶胸顿足“五当家的,你死得好惨啊……”

一时间笑声一片,噢不,是哭声一片。

骑驴汉用力一拍冯酸菜肩膀:“喂小伙子,我兄弟死得这么搞笑,你不打赏个盟主或者至尊,不赔个十万块上品晶灵石说不过去吧?”

冯酸菜脚趾一抠,硬着头皮耍无赖道:“你们敲诈我,我不怕!而且我老实跟你们说,你们五当家其实不是炸死的,也不是摔死的,而是被我瞪死的。”

“哦?”蚊帐女已经站在了强盗那一边“未请教,什么功法能把人瞪死?”

“请教谈不上。”冯酸菜矜持一笑“我这套功法就是传说中的‘瞪瞪功’。全称叫‘闪电疾风所向披靡无影无踪战无不胜瞪瞪功’。瞪一眼人,人就没了,瞪一眼花,花就没了。”

蚊帐女一脸尴尬:“我觉得……你这套功法最厉害的地方主要是名字长。”

“你看不起我!”冯酸菜闻言大怒“不信我试给你们看。”

周围的小喽啰信以为真,左闪右避,唯恐避之不及被他瞪到。

冯酸菜最终选定了骑驴汉,瞪了他一眼,淡然道:“你的裤裆没了!”

众人目光聚焦过去,骑驴汉的裤衩果真开了口子。

骑驴汉面红耳赤:“干!这是我下马的时候撕破的!”

冯酸菜嘿嘿一笑,也不解释,紧接着瞪了眼他的驴:“大家瞧好了,我瞪一眼,这位大兄弟口口声声说的‘马’,转眼就变成了驴!”

“不是吧,这样也行?”

“哇噻,真的哎。”

“大神牛逼!”

“巨神牛叉!”

小喽啰们纷纷拜服,山呼海喝。

“这特么本来就是驴好吧……”蚊帐女狂翻白眼“只有白痴才会把它当马。”

“这就是马,不是驴……”骑驴汉说归说,但是已经口吐白沫,气得中风说不了话了。

“还有谁?我就问你们还有谁?”冯酸菜双手插腰四面扫视,目光所向,小喽啰们躲得一个比一个快“像我这样的美男子,只因为路过你们这片山头就被接连抢了两次,还有天理吗?”

话音未落,刚刚摔死的花衣裳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去你大爷的睁眼说瞎话,什么瞪瞪功?老子刚才只是昏迷而已。怎么样?破功了吧?老子就是不服,有本事再瞪死我!不瞪就是孙子,快啊!”

“既然没死,十万上品晶灵石就不用赔了。告辞。”冯酸菜转身就跑,脚下起风。

“想得美,医药费少一分都不行。”花衣裳一挥手,神识力轻描淡写挡住了冯酸菜去路。

冯酸菜从来吃软不吃硬,见跑不了,只能回来据理力争:“赔你个大头鬼。”

“不赔不准走!”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冯酸菜光棍得很。

“你卑鄙无耻耍无赖,生儿子没屁股眼!”

“你子孙满堂,全是兄弟帮忙。”冯酸菜针锋相对。

“我在你家祖坟上跳舞!”

“我劈你家祖先牌位当柴烧!”

“#¥%*……”

“&@#*……”

冯酸菜和花衣裳双手插腰互相咒骂,你来我往,此起彼伏,唾沫横飞,飞沙走石,骂得彼此口干舌燥,七窍生烟,乌烟瘴气,气壮山河,河东狮吼……

骂到最后两人同时瘫倒,花衣裳气喘吁吁:“大当家,这小子我收了,嘴炮威力十足,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冯酸菜两眼暴突:“强盗也要收弟子?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花衣裳强撑起身,给十几个小喽啰发钱:“好了好了,今天就到这吧,散了散了。”

小喽啰们纷纷抱怨:

“五当家的,群演费用又跌了啊?”

“就是就是,多给点喽,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哎呀,生活不易,大家都忍忍吧。”花衣裳也很无奈。

冯酸菜一骨碌爬起来:“靠,这些人都是雇来撑场面的?你们不是真强盗?”

蚊帐女拍了拍他肩膀:“我们可是堂堂中仙门的长老,隐退修仙界几十年的高手,你不要有眼不识泰山哦。”

冯酸菜嘴下毫不留情:“你们几个加起来应该有泰山那么重了,其它看不出来。”

“休得无礼!”花衣裳威严道“本座人送外号花道士,法号若智,百十年前纵横修仙界,纵横捭阖,无人能敌。”

“花弱智……”冯酸菜双手抓脸,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

骑驴汉抹掉嘴角白沫:“在下搬雷手倪泰马,曾经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才高八斗,斗志昂扬——算了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帅啊。”

“搬雷手……你他妈……”冯酸菜双手揪着自己头发,笑得触电一样颤抖。

这时又有三人从天而降,花若智连忙招呼:“二当家,三当家,四当家,迟到了啊。”

“我来好久了。”为首一个秃头胖子环施一礼,面向冯酸菜“我叫钱中午,是西贝门二当家的。”

另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上前:“我叫孙傍晚,是三当家的。”

还有一个侏儒道:“在下李半夜,是四当家的。”

蚊帐女最后道:“本座姓赵名清晨,是西贝山大当家,作者说暂时没想到外号,等想到了再给我补上。”

冯酸菜神情越来越癫狂:“喂,你们一个穿着蚊帐没外号,一个指驴为马叫他妈,一个只会打嘴炮的叫花弱智,还有几个什么中午、傍晚的名号,没有一个像人的,我极度怀疑你们的业务能力,与其成为师徒,不如相忘于江湖,就这样,告辞。”

这时侏儒李半夜拍了拍他膝盖:“喂小子,怎么把我落下了?”

“随便啦……”赵清晨用脚拨开李半夜,面向冯酸菜严肃道“你不想加入我们西贝门早说啊,现在你已经知道大家的名号和身份,看见了我们的真面目,谁也不能保证你会守口如瓶,所以乖乖跟我们回山,否则……”

“我选择否则。”冯酸菜稳定了情绪“小爷宁死不屈。”

“死倒不用。”花若智拍了拍他肩膀“把舌头打折,眼睛亮瞎,耳朵震聋,手指敲断,我们就放你自由。”

冯酸菜额角不经意淌下一串冷汗,两手一摊:“喂,那我就是没得选了?”

“有。”赵清晨温和如玉“拜我们为师,跟我们修仙炼道,有所成了自然可以下山。”

“那得多久?”

“最少三百年。”

“三百年??哈哈哈哈。”冯酸菜边笑边摇头“我要能活三百年肯定先谢谢你们祖宗十八代。”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侏儒李半夜跳起来揪住冯酸菜领口。

冯酸菜四十五度角抬头看天,无比伤感:“实不相瞒,小弟我命不久矣,所以很赶时间呐。”

赵清晨闻言,甩出蚊帐卷住冯酸菜腰部进行诊断,眉头紧锁:“臭小子,你的生命正在流逝啊。”

“你再不放开,我会流逝得更多……”

倪泰马吐了口唾沫:“这不废话嘛,谁的命不是越活越少?”

“不,不一样。”赵清晨神情凝重“普通人的命元是蜡烛,有长有短,有粗有细。修仙者的命元是火山,山头大大小小不一而足。这小子嘛……”

“我的命元是灯芯对不对?”冯酸菜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悲痛表情,无奈摇头。

“你想的太多了。”赵清晨叹道“你的命元就是头发丝上的那点火星,本座修仙五百年还是初次开眼,简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短命鬼啊。”

冯酸菜矜持一笑:“过奖了大当家,我主要还是生得好。”

花若智用力一拍他肩膀,目光无比坚定:“只要拜了我们为师你就放宽心,这里每一个人都神通广大,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死掉的,相信我们。”

冯酸菜听到这里,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受到了触动,一时间鼻腔酸涩,感慨颤声道:“很少有人对我这么好了……何况大家是萍水相逢……”

花若智严肃地点点头:“大家会闭着眼睛等你死掉的。”

“啊呀——”冯酸菜摔倒在地。

倪泰马扶起他正色说:“聊了半天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冯酸菜。”

“好的短命鬼——噢不,冯酸菜。”倪泰马摸出一副卷尺,一本小册子,一面量冯酸菜身高和腰围,一面写着什么。

冯酸菜冷汗直下:“喂,你特么不会在给我定做寿衣和棺材吧?”

“行家啊你。”倪泰马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是不是家里一年四季战略性常备这些物资?”

“我去你大爷的。”冯酸菜破口大骂,不由得想起飞灵的音容笑貌。

赵清晨这时道:“看见没小冯,丧葬一条龙,拜了我们这样的师父,不吃亏不上当,还包送终,你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