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28章 交个朋友

第28章 交个朋友


“闭上你的乌鸦嘴吧。”冯酸菜大叫“二十一不是岁,是甲子啊大姐,一甲子乘以六十乘以二十一等于一千两百六十年,我这不才十八,完全没有问题的好嘛。”

宇文橙心眼角一阵抽搐:“我比你还小一点,居然敢叫我大姐,以你这种说话风格能活过二十一岁算我输。不信你试试。”说着拔出了一双峨眉刺。

“好了好了。”冯酸菜连忙服软“大妹子,大妹子总可以了吧。”

“哼。”一看到自己红绳闪烁的右腕,宇文橙心就收回兵器,忍不住想了解这个会和自己产生姻缘的少年“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如实交待,本群主心情好了你也可以少受点苦。”

“没了,我打小被一个当大厨的爷爷收养,哎对了,我的菜刀你看见没?”

“是这柄么?”

“没错没错。”

宇文橙心递了出去。

冯酸菜点头哈腰地接过刀,转手架在她脖子上:“喂,别以为你长得美若天仙我就不会胁持你,打我二百个板子的账还没跟你算呢。”

“哇你明明被锁着,怎么会……”

“我人送外号开锁小郎君这种事能乱说么。”冯酸菜言语间十分得意。

宇文橙心淡然一笑:“你半点修为都没有,能打赢我这婴儿期入门么?”

“那你到底放不放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做,别浪费时间好嘛。”

“拜托你也在浪费我时间。”宇文橙心鄙夷万分“而且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偷鸡摸狗盗皇陵吗?”

冯酸菜四十一度角仰头看牢顶:“我想成为厨神这种事会对你说么?十二道神火是我成为厨神的关键,我要寻找神火呀。”

“皇陵中确实存在过神火,原来你不是因为贪财。”宇文橙心若有所思。

冯酸菜感慨道:“你理解就好。”

哪知道宇文橙心话锋一转:“你觉得我会信么?”

“靠……”

“放心。你对皇陵没有实质性破坏,最关键的是帮我最好的姐妹教训了司徒吟,而且阿柔也替你求了情,所以我一定会放你的。”

“当真?”

宇文橙心推开冯酸菜拿刀的手:“后天阿柔就要前往铎京云霜宗了,到时候你混进队伍出城,省得被司徒荡捉住折磨致死。”

“行,我信你一回。”冯酸菜收回了菜刀。

“记住,出城后永生永世不要再回津陵,否则司徒家不杀你,我也要杀你!”

冯酸菜满头问号:“为什么呀?我又没刨你家祖坟……”

“因为你不配和我有姻缘。”她冷声说。

冯酸菜闻言大怒:“你伤着我自尊心了,赔钱!”

宇文橙心明眸一瞪,冯酸菜立即偃旗息鼓:“我开个玩笑,你怎么还认真了呢大妹子。”

……………………

司徒府第,家主司徒戡书房。

司徒柔蓝跪在地上,将皇陵内发生的情况详细说了,最后将老祖宗给的玉簪双手奉上:“爹爹,这是老祖宗给的,请您收纳。”

司徒戡瞥了一眼:“给你你就收下,不必事事都呈报于我。”

“谢谢爹爹。”司徒柔蓝小心翼翼地收回玉簪。

司徒戡眯着双眼:“没其他事就退下吧。”

司徒柔蓝并没起身,一番犹豫后才道:“爹爹,您百忙之中若是得空,可否去看看娘亲?虽然女儿用丹药控制了娘亲的病情,但是她总归渴盼爹爹的关怀……”

司徒戡不耐烦道:“生死有命。命中该死,我就算去看一百眼你娘还是会死。命中该活,手无寸铁也能在战场上活下来。”

司徒柔蓝噤若寒蝉。

司徒戡忽然记起一件事,缓和了语气:“听说给吟儿下毒的凶顽叫宇文橙心那小妮子抓住了?”

“是……”

司徒戡威严道:“你后天才出发,明天去催下宇文橙心,不管用什么酷刑,赶紧让凶顽把解药交出来,否则别怪为父亲自上门要人,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司徒柔蓝犹豫道:“宇文家是诸侯,阿橙是郡主,女儿身份低微,不好催促……”

“混账东西!”司徒戡被戳到痛处,拍案而起,怒不可遏“若不是冯老狗谋朝篡位,你爹我就是直系皇亲,甚至有可能继承大统!这天下都是我司徒家的!”

司徒戡激动地来回踱步:

“那宇文氏临阵倒戈,在前朝时是臣,现在也是臣,子子孙孙都是做臣子的命!

我司徒氏生生世世都是君,他们的君!有什么不好催促的?你去催,现在就去!去!!滚!!!去!!!!”

司徒柔蓝虽然从小挨骂,但依旧无法忍受这等委屈,强忍哀伤:“女儿遵命……”

眼泪不争气地淌下来,司徒柔蓝迈出书房看见有下人过来奉茶,连忙拭尽泪水,笼上面纱,拼尽全力强忍酸楚控制情绪,匆匆离去。

来到偏僻简陋的别院,司徒柔蓝强颜欢笑侍奉母亲服了药,又传了些修为给母亲调理,这才连夜赶到宇文王府。

闺房内,司徒柔蓝靠在宇文橙心肩上大哭了一场,只有在好姐妹面前她才会展露最柔软娇弱的内心。

宇文橙心听完气不打一处来:

“这事不是早清楚了嘛,还是你老祖宗亲口说的。

当年外敌入侵,你老祖宗却在肉身大成之时走火入魔变成干尸模样,见不得日光、月光以及一切带热量的光。

而无极大陆不可一日无君,这才把皇位禅让给了当今圣上的祖父,我太爷爷也不过听命行事,可恨前朝遗老里通外敌不说,还把前朝覆灭的罪过怪责在我太爷爷,乃至我父王身上,简直不可理喻。”

“是我不好,让你也不开心了。”司徒柔蓝缓缓收泪。

宇文橙心甜暖一笑:“无妨无妨,说出来我也畅快些。”

“差点把正事忘了。”司徒柔蓝柔声道“那个叫帅震天的人可还在府中?我想求他赐点解药,救我那个哥哥。”

宇文橙心十分不满:“你那些兄弟比外人还不如,救什么救……”

司徒柔蓝幽幽一叹:“平日里那几房夫人欺负我娘亲欺负得狠了,我也不情愿救,可是爹爹之命我不敢违拗,而且我上山学艺,娘亲在府中孤苦,我要是不出点成绩,爹爹又怎肯约束那几房夫人呢……”

宇文橙心笑道:“怕什么,把你娘亲接到王府,你在云霜宗时伯母由我来照顾,谁敢造次?”

司徒柔蓝闻听此言,扑嗵一声跪倒在地,泪水再次夺眶而出:“好姐妹,让我如何报答你才好?”

宇文橙心慌忙扶起:“折煞我了阿柔,你我是何等关系,谈何报答?快快请起。”

司徒柔蓝只是垂泪啜泣。

宇文橙心道:“退一万步说,就算咱们不是好姐妹,这不我三个哥哥都相中你了么?不管嫁给哪个哥哥,左右你都是我嫂子,伺候未来亲家母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嘻嘻。”

司徒柔蓝苦笑:“阿橙你是知道我的,在我心中天底下就没几个好男子,但凡有点能力的必然妾室成群,没能力的也天天想着多要几个女人。

问题在于妾室生的儿女地位低下,处处受到歧视与欺凌,好比我现在的处境。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何必一代一代重复着上一辈的痛苦呢……”

宇文橙心叹道:“这倒是,不是我拆三个哥哥的台,他们虽说没有娶亲,但都养了外室,还有几个没名分的侄儿,我父王嫌弃他们身份卑微,不让认祖归宗,哎……”

司徒柔蓝嗓音柔婉,语气却异常坚决:“所以我拼命修炼,这一生,是绝不嫁人的了……”

“反正你十七,我十六,来日方长,倒也不必如此决绝。”宇文橙心转开话题“至于司徒吟的解药嘛,你明天随便拿一粒药丸过去。”

司徒柔蓝慌道:“那怎么好,司徒吟吃了没效果,爹爹不就会怪我办事不力,欺瞒他老人家……”

“可你那时候已经上云霜宗了,伯母也在我府上,怕什么。”

司徒柔蓝张口结舌,一双明眸水灵溜圆,透着无以复加的惊诧。

宇文橙心忍着笑:“你干嘛用这么眼神看我?解药咱们已经给了,谁知道帅震天那家伙给的是假药?不关我们的事啊。”说完大笑。

“我爹爹若要你交出帅震天呢?”

宇文橙心浑不在意:“帅震天已经被我用酷刑打死了,我上哪儿给他交人去?”

司徒柔蓝惊呼:“呀,你真把帅震天打死了??”

“你这笨姑娘。”宇文橙心乐不可支“这是我敷衍你爹的说辞啊。”

“阿橙你真狡猾。”

“谢谢夸奖。谁让我名字里带心呢,我就比你们多一个心眼啊,哈哈哈哈。”

………………………………

第二天一早,司徒柔蓝把所谓的解药呈交给司徒戡,看着已经显现娘态的司徒吟翘着兰花指,欢天喜地的吃下假药,还不忘咬牙切齿:

“姓帅的那个混账,不杀他不足以泄我心头之恨!”

司徒柔蓝心中惴惴,扯谎道:“帅震天已经死于酷刑,吟哥你怕是杀不着他了。”

“哼!”司徒吟尖着嗓子大叫“死了还能再刨出来,我要剥他的皮,挫他的骨,扬他的灰!”

司徒柔蓝暗暗皱眉,找个借口就离开了,然后瞒着家里帮母亲搬到王府别苑,熟悉了一下环境,又忍不住想去地牢看看那个帅震天。

因为对外的消息是帅震天已经死于酷刑,所以宇文橙心索性让他扮成家丁,也方便明天出城。

当司徒柔蓝说想去看看帅震天的时候,宇文橙心指了指跟在后面的家伙。

“帅震天,你原来在这儿。”司徒柔蓝主动打招呼。

“阿弥陀佛,女施主请自重。”冯酸菜一本正经“我是帅震天的弟弟帅震地,我哥昨天已经被小郡主打死了,善哉善哉。”

司徒柔蓝微微一笑:“虽然你偷盗皇陵有不对的地方,但是总归没酿下大错,我家老祖宗也给你求了情,加上你帮我惩戒了司徒吟,所以我得谢谢你,我们……还是可以交个朋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