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27章 姻缘

第27章 姻缘


龙袍干尸缓缓道:“当然是你的命定姻缘在这附近了。”

此时大批守兵在殿外,陵寝主殿之上只有三个活人,一具干尸。

宇文橙心和阿柔对望一眼,同时将目光聚焦在冯酸菜脸上。

“是他?”宇文橙心难以接受,退了一步连连摇头“难道这家伙是废太子之子?可是他双手手腕都没有红绳痕迹啊……”

龙袍干尸笑道:“谁说命缘红绳只能感应系了红绳的另一半?作为法宝,它也能用来检测一个人的姻缘,换句话说,有时一女嫁二夫,甚至三夫四夫五夫六夫七夫八夫也不是没有,也许你命中注定就有很多姻缘呢哈哈哈哈。”

“老祖宗……”阿柔一阵无语,她由衷希望闺蜜婚后幸福美满,而不是一嫁再嫁。

宇文橙心已经气得浑身发抖。

啪啪。

隔空抽了冯酸菜两个耳光,宇文橙心大叫:“不可能,我堂堂津陵小郡主,怎会与此等无耻卑劣的偷盗之辈有姻缘?简直是奇耻大辱!”

冯酸菜一下子被扇醒,鼻血长流,一摸脸颊:“谁给我拍蚊子?靠,蚊子吸这么多血!?”

宇文橙心险些崩溃,最终用神识力将冯酸菜押出了皇陵,连碰都不想碰他一下。

阿柔留在大殿,跪伏行礼道:“老祖宗,玄孙女以后不能来看您了。”

“起来起来。”龙袍干尸笑道“陵中阴秽之气甚毒,这些年也就你时常过来,苦了你了。朕瞧你资质,入云霜宗不久必得真传,他日鹏程万里,前途不可限量。”

阿柔苦笑:“玄孙这次只考中了云霜宗的外门弟子,充其量是中仙门而已。”

“一步步来嘛,不用着急。”龙袍干尸说着从怀里摸出一支玉簪,半透明的簪首内一粒黄豆大小的紫色火焰赫然在目“喏,拿去防身。”

“玄孙当不起……”

“让你拿着就拿着。”

“多谢老祖宗。”阿柔再次拜伏,双手恭敬接过。

龙袍干尸捡起地上的青虫月半刀:“另外,刚才那小子福泽深厚,颇有机缘,你将此刀还他,需得让宇文橙心留他性命,将来于你于朕都有好处。”

“遵命,老祖宗。”

冯酸菜这一边,到了外面立即发现情况不对,先前的守陵军站岗的站岗,巡逻的巡逻,一个个精神百倍,根本没有被麻翻的迹象。

“这位郡主,我跟你透露一件事,你别杀我。”

“说。”宇文橙心从头到尾没给他正眼。

冯酸菜义愤填膺道:

“我背后的主谋让我在一家药店买了麻沸散,本意是麻翻守陵军好盗掘皇陵,没想到却是假货,守陵军现在毫发无伤——那既然麻沸散是假的,药店其它药材肯定真不了,为了津陵百姓的健康与福祉,你必须得查封啊。”

宇文橙心点点头:“确实,这家药店卖假药也就算了,还帮了本郡主大忙,不然不是让你得逞了么?必须好好奖励一番。”

“what???”冯酸菜瞠目结舌。

最终,冯酸菜带着宇文橙心和一干将领前往药店,出了皇陵的阿柔紧随其后。

药店掌柜的一见冯酸菜就大喜:“哟客官,这么快就用完了?怎么样?麻沸散好吃吧,怎么这么多官兵,难道客官你是当差的?介绍同袍过来照顾小店生意?”

冯酸菜怒不可遏:“照顾你大爷的生意,说好的麻沸散一斤麻翻两百人呢?怎么什么事都没有?”

“我说这位客官,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今天我正好也煮了麻沸汤,你尝尝,不麻全额退款!”

冯酸菜不信这个邪,还真就尝了一口,刹那之间又香、又辣、又麻、又烫的滋味引爆味蕾,爽得他呆立原地,飘飘欲仙,舌头都没了知觉。

冯酸菜一口气喝完麻沸汤,大叫一声:“干!老板你说的麻翻原来指的舌头,我特么理解的麻翻人啊,根本不是一回事。”

“神经。”药店掌柜鄙夷道“我可是正经生意人,麻翻人做什么?哎你等会儿,怪不得这么多官兵,原来你小子想用麻沸散干坏事!”

冯酸菜狂翻白眼:“你说你一药铺,卖什么火锅底料啊。”

掌柜的针锋相对:“药食同源嘛,我这也算是药膳。”

“我顶你个肺啊……”冯酸菜白眼狂翻。

最后,宇文橙心奖励了掌柜的十枚下品晶灵石,让人押着冯酸菜道:“这回可以瞑目了吧?”

冯酸菜还未开口,阿柔轻声说:“阿橙,上回在后山你的红绳也起了反应,会不会这小子当时就在那儿!”

宇文橙心恍然大悟,怒视冯酸菜:“老实交待,数天前你是不是在皇陵后山踩点?碰到了我和阿柔?”

“这个……”冯酸菜思绪飞转,一时不知道怎么扯谎。

“你老实交待同伙,我便饶你性命。”

“说话算话?”

“自然算话。”

“当时我们确实在场,不过我的同伙修为高强,用法宝隐匿了身形和气息,所以你们看不见,也察觉不到。”

宇文橙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啊,先给我打他一百个板子。”

冯酸菜吐出一口老血:“这特么就是你的说话算话?”

“那我也可以不算,来啊,把他拖下去凌迟处死。”

“好了好了。”冯酸菜举手投降“打板子就打板子,只要能活命就行。”说完瞄了眼宇文橙心没有长开的绝美英姿,忍不住嘀咕“你说你,长那么水灵,这么凶残合适么?”

“两百板子,打完押入王府地牢。”宇文橙心冷漠发令,挽起阿柔的手臂转身就走,留下冯酸菜泪流满面。

……………………

津陵王府门前,一大帮锦衣华服的男子烦躁地在外等候。

宇文橙心和阿柔远远看见了,心中不免一沉。

只见等候的人呼啦一下包围上来,带头的华贵青年先朝宇文橙心恭敬行礼,转向阿柔急问:“喂,老祖宗那边无事吧?”

阿柔不理他。

华贵青年大怒:“你这小贱婢!跟你说话竟敢无视本少!你眼里还有没有族法家规?有没有长幼尊卑?我这个哥哥?”

“你刚喊了声喂,喂是谁?我的名字叫喂吗?”阿柔据理力争,脸蛋涨得通红,但清澈美目微微闪烁,分明已经委屈地饱含泪花。

原来在这些所谓的家人眼中,我不过是个贱婢而已。

“司徒荡,小贱婢骂谁?”宇文橙心冷声问。

司徒荡连忙指着阿柔陪笑:“小贱婢骂的是司徒柔蓝。”

“对哦。”宇文橙心笑起来“小贱婢在骂人。”

周围王府的将领反应过来,纷纷粗声哄笑。

司徒柔蓝蒙着脸蛋看不出什么,但是一双美目分明已经弯成了月牙儿,虽然仍有稍许泪花。

“你!”司徒荡气息一窒,却碍于宇文家的权势不敢造次,转而怒视同父异母的妹妹“司徒柔蓝,我是奉了父亲的命令,老祖宗那边究竟如何了?”

司徒柔蓝深吸一口气,冷声道:“无妨,具体事宜我自会向爹爹禀报。”

司徒荡冷哼一声,拂袖要走。

与此同时,冯酸菜被押了上来,司徒荡身边的随从汉子与他打了照面,张嘴惊呼:

“咦?这不是帅震天吗?”

“什么,这家伙就是帅震天?!”司徒荡刹住脚步回身打量“就是这小子给我弟弟吃了什么脱胎转经丸,让他变得男不男女不女?”

冯酸菜被板子打得奄奄一息,干笑两声,艰难道:“没错……是我干的……有什么得罪……你们……的地方……有本事来打我啊……咳咳咳咳……”

司徒柔蓝心中一动:这家伙倒有些骨气。于是朝闺蜜连使眼色。

宇文橙心会意,威严道:“此人叫帅震天么?他盗掘前朝皇陵,本郡主正要仔细拷打呢。”

司徒荡恶毒一笑:“小郡主若是相信在下,在下可以代为拷打。”

“这就不劳司徒公子大驾了。”宇文橙心直接回绝“令弟既然身中奇毒,你该回去好好照顾才是,待本群主拷问出了解药与幕后黑手,自会派人送去司徒府。”

“这……”司徒荡欲言又止。

“怎么,你不信本郡主?”宇文橙心瞟他。

“那在下替吟弟多谢小郡主了,这帅震天哪天凌迟处死麻烦知会一声,我们兄弟俩去观礼。”

“好说。”宇文橙心挥了挥手,冯酸菜被校尉拖入了王府。

“告辞。”司徒荡拱手行礼。

司徒柔蓝捏了捏闺蜜的手,把冯酸菜的刀交给了她,同时用神识传音道:“菜刀是帅震天的,求放他性命。”转而正常说话“我也走了阿橙。”

“阿柔你过些日子上云霜宗,我去送你。”

“好。”

目送闺蜜离去,宇文橙心立即赶到地牢,见冯酸菜躺在地上纹丝不动,以为被打死了,微微一惊,连忙命人给他服了疗伤丹药。

静静地坐在一边,宇文橙心打量着自己右手腕上闪闪发光的红绳,不由得出神。

冯酸菜缓缓醒转,看到自己仍在牢里,下意识嘀咕:“我怎么还在牢里?”说完呜呜大哭,哭得伤心欲绝,分明情真意切。

宇文橙心见他醒了,又哭得满嘴鼻涕泡,嫌脏似的用袖子掩住口鼻,冷声道:“你一个大男人还哭,羞不羞?”

冯酸菜的哭声戛然而止,笑道:“演技不错吧?我可是跟著名戏班主进修过的。”

宇文橙心无语摇头,然后才道:“我听说过脱胎转经丸,它真能把男子变成女子么?”

“当然。头两天会口吐女声,一个月后彻底见效定型。”

宇文橙心忍不住微笑:“如此一来司徒荡、司徒吟这对恶霸兄弟以后就是恶霸兄妹了。”

“原来司徒吟有个哥哥叫司徒荡。”冯酸菜一脸嫌弃“司徒吟荡……这什么倒霉名字,亏他们的爹想得出来。”

“脱胎转经丸和解药拿来。”宇文橙心忽然朝他伸手。

冯酸菜道:“你哪天放了我,我哪天给你,不然免谈。”

宇文橙心板起绝美脸蛋:“你不给,我就不会抢么?”

“好啊,你来啊,我就放裤裆里,不抢不是男子汉大丈夫!”

“你这无赖。”宇文橙心侧过身去“我本来就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傻。”顿了顿又道“我现在可以放你出去,但是司徒家的探子遍布整个津陵城,你把司徒吟害成那样,会有什么下场不用我多说吧?”

“生死有命。”冯酸菜浑不在意“算命的说我能活到二十一呢。”

宇文橙心翻了个白眼:“既便是普通人,这二十一岁也是短命鬼啊,何况是动辄几百岁的修仙界呢,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