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25章 干尸

第25章 干尸


“好像是……时间还很宽裕呢……”沈夕岚弱弱道。

“那就趁现在吧。”冯酸菜一马当先冲到皇陵大门下,望着十来丈高的断龙石,摸着下巴陷入沉思“咱们要进去的话,是先敲门还是直接用管子雷?”

“你傻呀,敲门不是把鬼吵醒了嘛。”沈夕照压着嗓门嘀咕。

“用管子雷也会惊动守陵军的冯大哥。”沈夕岚温柔道“这边有小门,我和我哥踩过点,前朝皇室的后裔每年祭拜都会从这里进出,方便得很。”

冯酸菜竖起大拇指:“这就叫专业。”

一盏茶功夫后,沈夕照顺利打开小门锁正要进去,沈夕岚忽然阻止:“哥,冯大哥,我忽然感觉不大好……”

“我也觉得不太妙。”沈夕照犹豫了。

“你们这么一说还真是……”冯酸菜严肃道“虽然我不会先觉大法,可是肚子有点痛是怎么回事?难道客栈给我们吃的隔夜菜?靠,奸商。”

“算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要拉进去拉。”沈夕照硬着头皮进入皇陵,冯酸菜与沈夕岚紧随其后。

进入皇陵,沈家兄妹摸出自己的夜明珠照明,冷暗阴森的大理石甬道就在眼前,宽阔的程度足以让两辆马车同时并行。

“好潮湿……”冯酸菜摸了一把墙面上的水珠,在幽闭的甬道中无比紧张。

沈夕岚道:“冯大哥是第一次进这样的地方吧,不用害怕,再深一点会干燥很多。”

冯酸菜点点头,趁机抓着姑娘的手不放。

沈夕照在前面闪转腾挪,探查机关,奇怪的是一路过去完全没有危险。

半刻钟后两边终于出现耳室。

沈夕照施展神识一番察看:“耳室用的是自来石门锁,但是有阵法禁制,看不出里面有什么。咱们先别进去,等去主殿拿了宝物再来,毕竟主殿和棺椁中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

沈夕岚点点头。

冯酸菜不懂这一行,自然言听计从。

一行三人继续向前,依旧没碰到机关,紧绷的神经就开始放松。

没过多久前方出现巨大的汉白玉祭台,祭台上刻着花纹繁复的龙凤纹饰,手执兵器的陶土力士在两边怒目圆睁,栩栩如生。

而在祭台后方,两扇虚掩的主殿汉白玉大门赫然在目。

“居然开着哎……”冯酸菜指着门缝说“难道经常有人进出?”

沈夕岚道:“我过来的时候留心看了,各个角落纤尘不染,应该是经常有人打扫的缘故。”

“至于这门缝,估计是今年拜祭的人忘记关了。”沈夕照用神识力探查了一番,确定没有危险后率先推门而入。

下一瞬,一股骷髅状的阴秽之气扑面而来,贯穿了沈家兄妹和后方的冯酸菜。

“刚什么玩意儿穿过去了?”冯酸菜捂着胸膛,满脸惊愕。

“没事没事。”沈夕照岚拍了拍他肩膀“就是秽气而已,不用担心。”

冯酸菜听完更加紧张了:“也就是说刚刚有个鬼穿过了我身子?真特么晦气!”他瑟瑟发抖,越想越不对“不!不!我脏了……我脏了……”

“冯大哥你冷静点。”沈夕岚耐心安抚他“陵墓之中所谓的秽气,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亡者遗骸的肠道最后排出的气体而已。”

“那不更过分么!!?”冯酸菜两眼暴突“也就是说我刚刚被一个屁穿过了身子??不!不!我脏了……我脏了……”他抓着自己的头发大叫。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沈夕岚唯有苦笑。

这时进入主殿的沈夕照惊呼:“你们快来看!好多宝贝!”

冯酸菜和沈夕岚连忙跟进,来到占地十余亩的广阔空间内,一座用下品晶灵石叠砌的微缩宫城扎扎实实地占据了整个主殿地面,灿烂夺目,亮如白昼,蔚为大观。

抬头向上,十余丈高的穹顶上竟然镶满了微小的夜明珠,正中位置则是一团燃着幽幽绿火的琉璃长明灯。

沈夕照带着妹子和冯酸菜升空,居高临下俯视用晶灵石堆砌而成的宫殿,惊愕地发现宫城正中,长约数丈的黄肠题凑棺椁赫然在目,棺椁周围的金银珠宝堆积如山。

三人互相交换了眼神,立即降落在棺椁左近,小心翼翼地四面打量。

确认没有危险,沈夕照抓了一把珠宝撒到天上:“发达了发达了……”

冯酸菜拎起一只夜壶:“哇靠,前朝皇帝连这玩意都镶满了宝石,那他用什么东西吃饭?”

“谁知道呢,反正是穷奢极欲。”沈夕照在满地晶灵石上打滚,兴奋地直哆嗦。

沈夕岚也看得呆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啧啧啧。”冯酸菜扔了夜壶感慨摇头“不管用什么碗筷,皇帝肯定顿顿山珍海味啦。”

“山珍海味都吃腻了,我生前就喜欢尝点新鲜的。”一个怪怪的嗓音接过话头。

冯酸菜光顾着捡晶灵石,以为是沈夕照激动过头嗓音走调,脸也懒得抬:“新鲜?怎样才算新鲜?”

“最好是活的,能跑能跳的那种。”对方回应。

“靠,你熟的不吃吃生的,太恶心了吧。”冯酸菜侧脸一瞧,发现沈家兄妹满脸惊恐地立在十来丈开外,不由得懵了一下“咦喂,你们站那么远干嘛?”

话音一落,死一般寂静。

静得能听到自己猛然加速的心跳。

冯酸菜怀里的晶灵石哗啦啦落地,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呃……既然你俩离那么远,那刚刚和我说话的是谁?”

沈家兄妹拼命使眼色努嘴。

一股冷气喷在冯酸菜后颈的汗毛上,顺着他的头皮直击天灵盖。

冯酸菜浑身剧震,两边脸颊飞起一层鸡皮疙瘩,顿时没好气道:

“呐,我这辈子最看不起装神弄鬼的人啦,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这里是皇陵,意味着肯定有死人啦,既然有死人,那难免会有鬼,鬼是怎么回事呢?

鬼这个存在,相信大家都非常熟悉,但鬼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接下来我就带大家一起去了解一下。”

冯酸菜若无其事地说着,不动声色地往沈家兄妹靠近,沈家兄妹满脸惊恐,无声狂退。

冯酸菜满头瀑布汗,继续自言自语:

“呐,所谓的鬼,自古以来就存在,其本质就是吓人的东西,大家可能会很奇怪,别的不吓人,鬼为什么吓人?可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鬼确实很吓人,我也让它不要吓人,可它偏偏要吓人,我也没有办法。

大家如果有什么不同的想法,可以说出来一起讨论讨论,今天就到这里啦。”

话音未落,冯酸菜拔腿就跑。

电光火石间,一只干尸爪子搭上冯酸菜的肩膀,黑色的指甲长约三寸,锋利得能看见刃光,只听它和蔼道:

“你车轱辘话翻来覆去地讲什么鬼呢?”

“这位大哥指甲留这么长,抠鼻子是方便,但是穿衣服出恭可就麻烦了,而且指甲缝里会藏污纳垢,非常不卫生的。”冯酸菜絮絮叨叨地说着,僵硬转身,就见一具身着金色龙袍的乌黑干尸獠牙外翻,正对自己满脸微笑。

“啊——”冯酸菜看向沈家兄妹“啊——啊——”他两眼暴突,心跳都漏了三拍。

“这里不能喧哗哦。”龙袍干尸枯黑的左手食指竖在唇边,轻声劝阻“吵着朕没事,吵着花花草草就不好了,虽然这里也没什么花花草草,可是吵着晶灵石和夜明珠也不大好,你说呢小伙汁……”

冯酸菜瞬间闭嘴,冷汗直下,抖如筛糠,良久才硬着头皮道:

“呃……这位就是前朝的万岁爷么?不好意思,我冯某人长这么大头一次见鬼,吓得全身僵硬,别说跑了,连跪都跪不下去,实在失了礼数,请万岁爷恕罪……”

“没关系没关系。”龙袍干尸温文尔雅地摆了摆手,笑容和煦又狰狞。

冯酸菜继续乱扯话题,缓解心中的恐惧:“还有,我这面部表情控制得也不太自然,毕竟是第一次见鬼,心理上没有做好建设,失敬失敬。”

“客气了客气了。”龙袍干尸依旧温和如玉“朕在这里上百年,也是第一次见到活人这么明目张胆地盗墓,同样没有心理准备。但是正所谓有美味自远方来——噢不,有朋自远方来,煎炒烹炸,不亦乐乎,来来来。”

龙袍干尸右爪抓着冯酸菜,左爪朝沈氏兄妹招了招,立即有一股无形巨力将他们擒到身边。

“来的都是食材,噢不,都是客人,大家一起泡个澡,换件干净衣服,坐下来喝杯茶,谈谈人生,聊一聊外面面朝大海时的春暖花开吧。”

冯酸菜一行哪敢说个不字,被龙袍干尸扔进了一口巨大的猛兽纹青铜巨鼎中。

“还真洗啊……”冯酸菜等人面面相觑。

“朕有洁癖,吃东西——噢不,和朋友促膝长谈的时候,对方必然是要沐浴更衣的嘛。”

“你不会要吃了我们吧……”沈夕照哭丧着脸“求放了我妹……”

“不会不会。”龙袍干尸一面微笑,一面往鼎里撒东西“朕能吃的东西太多了,犯不着吃你们,把心放肚子里,单纯泡个澡而已。”

“不是说沐浴吗……你放调料是几个意思?”冯酸菜满脸绝望,抓起一把食材“这特么不是生姜嘛?”

“别紧张别紧张,这是香料,香料而已。”龙袍干尸笑着转开话题“瞧瞧你们,放轻松,不然肉质就酸了。”

“万岁爷,咱们聊点别的,增进下对彼此的了解吧。”冯酸菜带着哭腔回答,艰难地深吸了一口气。

“好啊,就当临终关怀了。”龙袍干尸笑道“你幸福吗?”

“我姓冯。”

“哎呦我去……”龙袍干尸身子一歪“你小子差点闪到朕老腰。”

“我真姓冯,我叫冯酸菜。”他大声哀叫。

“好了好了。”龙袍干尸连忙打住“你几岁了?家里人都还好吧?除了盗墓,平时做些什么工作呀?有对象没?收入怎么样?有马车不?房子几居室啊?升到多少晶灵石一平米啦?物业管理费多少银子一个月呢?”

冯酸菜如实回答:“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没车没房没工作,盗墓是兼职,今天头一回。平时就修修仙,吃吃霸王餐什么的,暂时还没对象……”

“不错啊小伙子,前途一片阴森。”龙袍干尸拍了拍他肩膀。转身和沈家兄妹继续聊天:

“两位长得这么像,不会是父女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