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14章 遇险

第14章 遇险


飞灵这时道:“那还等什么,赶紧搬宝贝啊。”

盛近滨说:“有锁,开不了。”

飞灵当即摸出能量最小的管子雷,砰的一声炸开了库房门锁。

库房大门自动滑到两边。

下一瞬,五彩缤纷的光芒像沸水一样溢了出来。

一行三人差点被晃瞎双眼。

各类珍宝,各种功法典籍琳琅满目,堆积如山。

飞灵正要迈步而入,冯酸菜一把拽住了她,警惕的连使眼色。

飞灵会意,就见冯酸菜对盛近滨笑道:“盛门主,说好了你六我们四,你先进去挑,挑剩下的才是我们的。”

盛近滨咧嘴一笑:“客气了,你们先进。”

冯酸菜和飞灵坚决摇头。

盛近滨突然翻脸,龇牙咧嘴:“老子叫你们先进!”话音未落,浑身剧颤,后脑上伸出一圈密密麻麻的触手,就像一团诡异的向日葵。

“我丢……”

“我去……”

冯酸菜和飞灵吃了一惊,狂退两步拉开距离,纷纷摸出管子雷。

“救我……”盛近滨忽然又满脸惊恐,一面惨叫,一面张牙舞爪地冲向二人,一双充血发黑的眼睛流下了骇人的血泪。

飞灵眼疾手快,扔了两枚管子雷出去,拽着冯酸菜退入里间库房。

弹指之间管子雷爆炸,不仅轰退了盛近滨,还炸毁了库房外围的辟水结界。

地动山摇,天量的海水裹胁鱼类涌入库房,飞灵始料未及,大声尖叫,冯酸菜下意识将她抱入怀中,用自己的身体作为护盾,却忘记打开鲨鱼服上的气泡。

海流撞击着结界,整座库房都在颤动,轰隆隆的巨大噪音充斥着二人脑袋,就像有人在耳边敲锣打鼓,久久不息。

预想中被海浪冲击的场面没有出现。

飞灵和冯酸菜在尖叫中拥抱着彼此,急促呼吸,先后睁眼,发现蟹王谷库房居然有两层辟水结界。

外围那层被毁,里面还有一层可以阻挡。

飞灵大喜,忽然推开冯酸菜:“你傻不傻?”

冯酸菜惊魂甫定,怀里还余留着飞灵柔软的芬芳,正要说话,飞灵感动道:“我没看错你酸菜,你这个姐妹我认定了,谁反对我跟谁急!”

“你可拉倒吧……”冯酸菜狂翻白眼“要做就做夫妻,姐妹什么的休要再提。”

飞灵笑道:“先前你问蟹王谷弟子是先淹死还是先被脑袋上打洞,现在有答案了。”

冯酸菜点点头:“这么说来蟹王谷并非覆灭于海啸,而是海啸里有食人脑子的怪物……”

飞灵嗯了一声:“蟹王谷掌门成贵水头上并无伤口,我想他是唯一一个逃出谷底的人,最后不慎被淹死。”

冯酸菜若有所思:“关键是盛近滨被食脑怪攻击后脑的时候,他本人好像并没有察觉,有那么一瞬间,食脑怪控制了盛近滨言行举止,但他又清醒过来向我们求救……”

话音未落,两人面露惊恐,汗毛倒竖,同时伸手摸自己后脑。

飞灵松了口气,却见冯酸菜两眼暴突,怪叫起来:“啊——”

“酸菜……”飞灵蹙眉大急。

只见冯酸菜颤抖着从后脑拽下一只梭子蟹:“靠,它是怎么爬上来的?回头给灵儿你煮海鲜粥喝。”

“你特么吓我一跳。”飞灵推了他一把哭笑不得,开始把注意力放在库房的宝贝上。

“盛近滨应该活不成了,这些宝贝都是我们的啦。”飞灵也不细看,用左手拇指上的云雷纹玉戒大肆扫荡。

但凡被玉戒光芒触碰过的物品悉数消失。

冯酸菜羡慕地睁大双眼:“这就是传说中的储物法器么?”

飞灵点点头:“我这戒指可以装一千万晶灵石的宝贝,注意,是体积哦。”说完心念一动,掌心出现另一枚戒指“喏,给你。”

冯酸菜一脸羞涩:“这这……这就要求婚了么,我还没准备好啊灵儿……”

“酸菜你冷静点。”飞灵笑道“这是我小时候用过的储物戒,大概能装百万晶灵石的物品,滴血认主后有什么东西都可以装进去。”

冯酸菜动容道:“给……给我了吗?”

“当然了,咱们是好姐妹嘛。”飞灵娇柔一笑,教他用法“想放什么只需要用神识去扫,想取什么则是心念一动,储物法宝就会自动奉上,彻底告别大包小包,居家旅行之必备优品,很方便的。”

冯酸菜如获至宝,滴血认主后戴上,不用教第二遍就会用,不过他没有修为,神识也很弱,只能一件件搬运到储物戒释放的能量场,取用的时候倒是方便,想一下具体物件就能拿到手。

最后冯酸菜和飞灵合力将蟹王谷的功法宝贝席卷一空,忙得满头大汗。

正要离开,冯酸菜忽然意识到一件事:“灵儿,你说这辟水结界是一种阵法,还是有什么宝贝在施展威力?比如传说中的法宝‘辟水珠’?”

飞灵睁圆了好看的眸子:“有可能哎,赶紧找。”

两人开始翻箱倒柜,拖动架子,四处摸索可能存在的机关或密室。

就在冯酸菜摸到库房门口的时候,隔着辟水结界的透明禁制,他看到外面的海水开始沉淀清晰,一抹白亮色的冷光正朝自己所在的朝库房快速移动,而且还是蛇形走势。

随着白光靠近,冯酸菜清楚看到盛近滨叼着夜明珠,两眼发白,拖着血肉模糊的下半身而来,要命的是在盛近滨身后,穿着蟹王谷衣物的尸体成百上千,个个泡得肿胀发白,面目狰狞可怖。

“灵儿快看,好多怪物……”

一股凉意从后背蹿上头皮,冯酸菜汗毛倒竖,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炸了开来。

这些尸首或站立,或趴在地上,或手舞足蹈,或面带微笑高昂着头,但无一例外都是眼珠浑浊发白,诡异阴森的可怖模样。

而在每具尸首的后脑勺上都盘踞着一团密密麻麻的触手——似乎是在发号施令!

冯酸菜呼喊的时候,飞灵正好找到库房暗格,里面写着‘内阵’和‘外阵’。

两个阵法下分别又写着‘实屏’和‘虚屏’。

此刻‘内阵’下方的‘虚屏’位置有一枚湛蓝色玉珠,形势紧急,机智如飞灵,当机立断将玉珠顺着轨道移入实屏位置。

‘嗤’

一记刺耳的怪声响起。

冯酸菜狂退两步,飞灵这才有空回头,就见爬在最前面的盛近滨被由虚转实的结界劈掉了半个脑袋和半只手掌,包括那团触手食脑怪。

“怎么回事……”冯酸菜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飞灵松了口气,拉着冯酸菜过来看阵法:“酸菜你看,外阵的辟水珠已经脱离轨道,说明阵法失效,所以海水涌入外间。

而内阵辟水珠原先在虚屏位置,所以我们能够自由进出,但海水进不来——至于实屏效果,我也是猜的,我承认有赌的成分……”

冯酸菜神情严肃地点点头:“猜得挺准,我忽然想起有个重任要交给你。”

“什么?”飞灵眨着神采照人的明眸。

“呆会儿上了岸,随我去一趟赌坊猜大小,好歹也是一条劫富济贫的康庄大道。”

冯酸菜话音未落,飞灵从天而降的小拳头在眼中不断放大。

“啊呀……”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出去。”飞灵揉着手指关节,忧心忡忡地看着实屏结界,数不清的手爪在外面抓挠。

冯酸菜揉着刚刚被打的脑袋:“辟水珠能够保护建筑,那可不可以用在我们身上?”

飞灵摇了摇头:“库房这个结界是法宝加阵法的组合,你看外阵的辟水珠离开阵眼就失效了,我暂时想不出作用在人身上的设阵办法,学无止境呐。”

“反正一时半会也出不去,我们把蟹王谷的功法典籍拿出来,看看有没有解决办法。”

“好。”

为了避免刺激外面的尸怪,两人躲到角落里翻阅典籍,时间逐渐过去,冯酸菜翻到其中一页内容后大喜:

“灵儿,我找到食脑怪的名字了,还有对付它们的办法!”

“什么?”飞灵探过身来,顿时一阵香风。

冯酸菜道:“原来它们叫超级鲜美东海无敌爱钻孔小八爪妖鱼。”

“呃……”飞灵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抹了抹汗“起这个名字的人好像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冯酸菜一本正经地激动道:“书上还说了,杀这八爪妖鱼得从中间劈开,挖出它的牙齿,然后准备火炭、烈酒、精盐、八角、茴香——”

“你等会儿。”飞灵奇道“杀八爪妖鱼需要这么多材料,这么麻烦的吗?”

“噢,杀妖鱼只需要劈开就可以了。”冯酸菜道“后面那些步骤主要是为了去腥和腌制入味,火炭则用来烧烤的。”

“你大爷的……”飞灵提起小拳头要打人“这也算对付它们的办法吗???”

冯酸菜也很无奈:“书上说这种八爪妖鱼的触手斩掉一只会长出两只,在海水中形同鬼魅又力大无穷,所以非常难缠,关键是它没有眼睛,所以杀人不眨眼,很是凶残……”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陷入了忧郁的沉默。

飞灵忍不住开解:“好了酸菜,你不用担心,那些怪物暂时闯不进来。”

冯酸菜一脸惆怅:“不是的灵儿,我只是在想这些八爪妖鱼怎么做才好吃,很显然烧烤的烹饪方法烟火气太重,会掩盖掉食材本身的鲜美滋味。”

“呃……”飞灵扶着额头,完全无话可说。

冯酸菜仍旧沉迷于自己对厨艺的见解:“依个人愚见,最好的做法应该是趁鲜活的时候焯水,九成熟的时候醮上少许芥料,这样吃才能尝到八爪妖鱼的原汁鲜味。”

飞灵最终白了他一眼:“你那个厨艺色香味全无,我想还是算了。关键是吃过人的八爪妖鱼你也吃?”

冯酸菜不以为然:“种菜还得浇屎呢,咱们不是照吃不误。”

“唔……好像是那么回事……”飞灵满头大汗。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得想办法出去。”冯酸菜叹了口气“师父在岸上等的心急倒在其次,主要是我刚才抓的那只螃蟹快不新鲜了……”

“要不直接扔管子雷吧。”飞灵提议“与其被困死在这儿,不如拼一把。”

冯酸菜摇了摇头:“不可,八爪妖鱼数量太多,打开结界的瞬间它们就涌进来了,扔管子雷会伤到我们自己。”

正说着,冯酸菜抬眼发现头顶上有琉璃材质的天窗,顺着架子爬上去一推,居然可以移动,并且没有发现八爪妖鱼在外面围堵。

显然八爪妖鱼虽然有智力,但水平高得有限。

“我有个计划。”飞灵一面说,一面布置管子雷“你先从天窗出去,我拿了两枚辟水珠与你会合。”

“那实屏结界不就失效了?”

“所以动作要快,我们一出库房就引爆管子雷,然后上浮。”

冯酸菜严肃道:“你先走,我来拿辟水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