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13章 谷底

第13章 谷底


盛近滨摆了摆手,坚定道:

“奔驰兄有所不知,这次海啸带来的潮水半个月都退不下去,而海涂城中各门各派的高手已经齐聚,他们的想法和你一样,要等退潮后再下谷底。

可是狼多肉少,咱们两家没落了,到时肯定抢不过他们,所以要取宝就趁现在。”

奔驰真人的目光投向冯酸菜和飞灵:“你俩怎么看?”

飞灵挺身而出,英姿飒爽:“世间各类修炼功法,论风险最高者当属抓雷捕电,狂风暴雨,高空作业,什么艰险本姑娘没遇到过?我愿意下海。”

冯酸菜不甘示弱:“我得保护灵儿,我也下。”

“很好!”奔驰真人目光炯炯,背负双手一脸严肃“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我地雷门能否复兴就在此一举了!为师、为父在岸上等你们回来!!”

冯酸菜倒吸一口气:“说半天奔驰师父你不下水?”

奔驰真人四十六度角仰天望空,捋着胡须淡淡道:“游泳什么的,为师不会啊……”

冯酸菜一个踉跄:“可万一盛近滨丧心病狂,在谷底对我和灵儿下手怎么办?”

奔驰真人笑着拍了拍他肩膀:“酸菜啊,为师瞧你面相不是个淹死鬼,放心去吧。”

“我特么死定了,放心去。”冯酸菜狂翻白眼。

“有我陪你呢酸菜。”飞灵大大咧咧,兄弟一般伸手圈住了冯酸菜脖子。

冯酸菜与她相视一笑,海风拂面,阳光正好,这一刻仿佛停滞。

“赶紧住手……”奔驰真人连忙制止,把两眼翻白,连舌头都吐出来的冯酸菜从飞灵手臂中救了出来。

“啊啊啊勒太紧了……”飞灵又急又愧疚“对不住了酸菜……”

冯酸菜调整呼吸笑道:“无妨无妨,灵儿你让我提前感受了水下的压迫和窒息,我谢谢你了。”

“你没事就好。”飞灵松了口气笑道“咱们之间不用客气的啦。”

“喂喂喂。”穿好鲨鱼服的盛近滨在旁边催促“时辰不早了,该出发了吧你们。”

冯酸菜箭步上前:“盛门主,我瞧你这身皮衣不错?有没有多的?给我和灵儿各来一套,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嘛。”

盛近滨冷哼:

“老子这身鲨鱼服可大可小,保暖防水,还能加快游速,在头部形成气囊,给穿衣者提供空气,是我翻车鱼门传承数百年的镇派之宝,万金难买,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穿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咱们是合作关系,正巧我又有两件多的,当然得借你们了,小伙子,这菜刀什么的就收回去吧,伤着自己就不好了,哈哈哈哈。”

盛近滨说着,微微推开脖子上的青虫月半刀。

冯酸菜笑道:“没有没有,盛门主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请你观赏一下这柄上古神兵而已,你看这刀刃又宽又亮,你看这刀背又直又厚,你看——”

“够了够了。”盛近滨凭空抓出两件鲨鱼服“快点穿上好下海,不要浪费时间啦。”

半刻钟后,穿好鲨鱼服的三人迈向冰冷深邃,泛着无穷白浪的海面,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劲头。

“不行不行……”冯酸菜临阵退缩,抓住飞灵纤弱的手腕“灵儿,我有非常强烈的郁感,这水底下不太平啊……”

飞灵笑道:“那可不,蟹王谷少说还有几百具尸体没浮上来,想想都有点小兴奋——噢不,小恐怖呢。可惜他们团灭了,你说但凡能活下来一两个处理后事,这么多的棺材和寿衣生意,咱不得挣他个盆满钵满?”

冯酸菜冷汗直下,竖起大拇指:“灵儿你可真特么会过日子,修仙界的第一劳模兼工作狂非你莫属啊……”

飞灵摆了摆手表示过奖了,然后言归正传:“放心了酸菜,我储物戒中藏了几千斤各种类型的管子雷,谁来都不怕的。”

“这样我就瞑目——啊呸,放心了。”冯酸菜心说真是近朱者赤,师父一家口误的毛病会传染啊。

从山顶钳岩到谷底将近两百丈,深到太阳光都透不下,一片漆黑之中,盛近滨用夜明珠在前面探路,冯酸菜与飞灵携手跟随,手里捏着一团雷火。

好不容易触碰到谷底绵软的海床,泥沙随暗流涌起,四面八方无处不在的水压好像让人穿着几百斤铁甲一样沉重。

幸亏鲨鱼服可以减压,而且在头部位置提供了可以呼吸的透明气泡,否则冯酸菜和飞灵撑不了这么久。

就见夜明珠的光照范围下,前方出现了蜿蜒的石板路,数十座雕刻精美的石制牌楼向前延伸,各种奇形怪状的水族鱼群在其中穿梭游曳。

盛近滨常年潜水,游速本来不慢,当他故意加速时,一眨眼的功夫就连夜明珠的光都看不到了,冯酸菜与飞灵追不上,在水下不能交流,只能对望一眼选择步行。

在水中行走的浮力很大,每一步都会因为上身重于下身而向前倾斜,飞灵尤其如此。

冯酸菜看到飞灵鲨鱼服紧绷的曼妙曲线,忍不住上前抓住她嫩手,血脉贲张的在她掌心写道:“该减肥了啊。”

飞灵没好气地打向冯酸菜,动作在水下受阻变慢,一拳落空。

冯酸菜嘻嘻一笑,突然飞灵身后划过一道阴影,吓得冯酸菜扔出手中雷火,在气泡中大叫:

“丢雷楼母!”

雷火不会爆炸,但是能够散射照明,冯酸菜的雷火在水中划出一道弧线,沿途都没发现阴影本体。

“什么情况?”飞灵在他掌心写道。

冯酸菜写着回复:“一定是神经病那厮,妄图独吞蟹王谷的宝贝,装神弄鬼想对我们下黑手!”

飞灵冷笑,从储物戒中取出一节管子雷,拔掉引线朝前释放,一束巨大而强烈的雷火像烟花一样喷涌而出,照亮了整个谷底,很快看到第七座牌楼后面有个人影,他的长衫在水流中起起伏伏。

两人对望一眼,默契地包抄上去。

冯酸菜一心逞威风,举着菜刀率先靠近,飞灵却很快发现不对劲,第七座牌楼后的那人衣衫根本不是盛近滨!

可是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冯酸菜伸手抓住对方肩膀,大力扳向自己,口中大叫:“你他娘的——大爷啊——”

要不是浮力太大,冯酸菜当场就给跪了,面前的家伙明显是死于海啸的蟹王谷弟子,整张脸泡得跟猪头一样,一双死不瞑目、浑浊发白、没有瞳仁的眼睛尤其吓人。

“为什么这具尸体没有浮到海面上?”冯酸菜狂退两步,瑟瑟发抖的在飞灵掌心急速书写。

飞灵回道:“可能是脑子进水,浮不起来了……”然后用小巧的鞋尖指了指倒地的尸首天灵盖。

冯酸菜定睛细看,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原来这具尸首头顶有个鸡蛋大小的孔,雷火照耀之下,分明已经被掏空了脑子。

一个激灵,冯酸菜继续写道:“这人是脑袋被开洞而死,还是先淹死以后被开洞,两种情况有很大区别……”

飞灵摇了摇头,表示猜不出来,不过如果是脑袋先开洞而死,说明海中有什么怪物要比海啸本身更危险。

两人继续携手向前,保持了一百分的警惕,走完牌楼石道,没了匾额的蟹王谷建筑群很快出现在面前。

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时不时有气泡翻涌而出,各种乱七八糟的海族鱼类游曳其中,一对对悬挂在高处的褪色灯笼随波飘摇,阴森可怖。

冯酸菜与飞灵对望一眼,上前推动蟹王谷两丈高的大门,结果纹丝不动。

冯酸菜苦笑,在飞灵手上写道:“我们傻了,走什么正门,直接游进去好了。”

飞灵点头称是。

两人上浮跃过高大厚实的围墙,跃过漆黑一片的庭院与楼阁,忽然飞灵指了指西南方向,冯酸菜定睛看去,是盛近滨的夜明珠发出的冷白光。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靠近,可是越游越觉得不对劲。

冯酸菜鲨鱼服下的汗毛竖了起来,一把抓紧飞灵,飞速写道:“情况不对!”

飞灵也察觉到了问题,反手写道:“盛近滨的夜明珠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很不正常。”

“他会不会也……”

“小心为上。”

两人手中各执威力巨大的管子雷,逐渐靠近,没过多久就看到盛近滨咬着夜明珠,一脸痛苦地蹲在树丛中撇大条。

虽然只看到盛近滨便秘的表情和上半身,飞灵还是闪电般转身回避。

冯酸菜气得直哆嗦:“我靠,盛近滨这神经病果然名不虚传!”

盛近滨也发现了数丈之外的冯酸菜和飞灵,吓了一跳,一不小心把夜明珠给吞了下去,就见一团光晕顺着他食道滚入胸腹,急得盛近滨用手抠喉咙,可是哪里还抠得出来。

过了片刻,盛近滨处理干净,朝两人气愤地招了招手,率先游入对面一间没有门的屋子。

冯酸菜与飞灵尴尬尾随,惊奇地发现这间屋子居然没被海水侵入,不仅有空气,连油灯都在燃烧照明。

三人依次入内,盛近滨破口大骂:“你们大爷的,好不容易来感觉又被你们吓回去了!这也就罢了,夜明珠吞到肚子里这怎么拉得出来?靠!”

冯酸菜抹去裹在脑袋上的呼吸气泡,拔出菜刀:“要不我给你剖出来?”

“剖你个大头鬼!”盛近滨唾沫横飞。

飞灵也抹去气泡怒道:“你就不会选个隐蔽点的地方解手?”

盛近滨冷哼:“你们知道个屁,老子拥有五十年的便秘经验,环境越宽阔,拉得越顺畅,像茅房那种逼仄狭小的地方,蹲半天都不会有感觉——”

“好了好了。”冯酸菜连忙打断,环顾四周“这里什么地方,为什么没有门海水也进不来?”

盛近滨气还没消:“无知水鳖,这就是蟹王谷的辟水结界,原本覆盖了整个谷底,现在只缩到库房这一片了,长见识了吧。”

冯酸菜用手戳了戳辟水结界,没有丝毫阻滞,一时间颇觉新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