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12章 潮水

第12章 潮水


三天后,奔驰真人,飞灵,还有冯酸菜来到滨州海涂城。

用飞碟的盐商家族金筷子在望海楼吃饱喝足,三人前往第一家债主所在:蟹王谷。

奔驰真人侃侃而谈:

“顾名思义,蟹王谷就是坐落在蟹王谷中的门派,而这个谷盛产螃蟹王。”

冯酸菜心说这特么不是废话嘛。

奔驰真人继续道:

“蟹王谷中的螃蟹比市面上要大几十倍,甚至上百倍,黄多膏厚,肉质充实又鲜美,简直是不可多得的超级海鲜,吃席就要上这种硬菜才倍儿有面,你俩以后大喜日子,办席的菜品可得找老朽把关……”

“好了好了。”飞灵连忙提醒“爹爹您说正事要紧。”

奔驰真人点点头:

“传说当年蟹王谷开派祖师因为抓了太多螃蟹,引得南海龙王不满,命龟丞相率领虾兵蟹将前来征讨,那声势,可谓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蟹山虾海,涛声震岸啊。

结果蟹王谷祖师大显神威,仅用一张绝户网就轻松击败水族,还赚了一大笔,从此名扬天下,声震海疆。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蟹王谷的弟子用螃蟹壳做盾牌和兵器,无坚不摧,无往而不利。”

奔驰真人在前面带路,声情并茂地介绍着。

冯酸菜一面咽口水,一面问:“奔驰师父,请问用螃蟹壳做的兵器攻打螃蟹壳做的盾牌,哪个厉害?”

奔驰真人斜了他一眼:“滚犊子。”

“好嘞。”冯酸菜乖乖闭嘴。

三人很快来到海边,两座平房高的巨岩突兀地矗立在海水中,相距约有百来丈,奔驰真人双手插腰:“就是这儿啦。”

冯酸菜东张西望:“这里不像有山谷的样子啊?”

奔驰真人指着左右两块巨岩,豪气万丈:“等到退潮的时候,这俩石头就是两座山峰的山顶,就像螃蟹的两只钳子,所以名叫钳岩,而两座钳岩中间的地带就是蟹王谷了。”

飞灵倒吸一口气:“爹爹,潮水涨得这么高,蟹王谷的人不会有事吧?”

“小意思啦。”奔驰真人轻描淡写地摆了摆手“蟹王谷掌门外号水鬼,可见其水性之好,更何况他们在谷底布下辟水结界,保护整个门派退潮时显露,涨潮时隐蔽,如果有外敌入侵,一时半会都下不去,毕竟水压太大,可谓两全其美,美轮美奂。”

飞灵轻轻拍手:“哇,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

“这什么情况?”冯酸菜在不远处的潮水中捡到一块残缺的匾额,‘蟹王’两个镀金大字赫然在目,忍不住嘀咕“难不成蟹王谷已经毁于潮水?”

奔驰真人瞥了他一眼,眼神中满是鄙夷:

“胡说八道!

蟹王俗的道友财大气粗,每年都会换一块全新的门派匾额,当然了,他们乱扔垃圾是不对,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不是,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

说完摸出小刀,开始上前刮匾额上的金箔。

一个浪花袭来,一条裹着泥沙的东西被冲上海滩,冯酸菜冲上去大叫:“是个死人……”

奔驰真人忙着刮金子头也不抬,嗤之以鼻:“大惊小怪,常在岸边走哪有不湿鞋?遭遇海难的渔民而已。”

冯酸菜上前一看:“可这人衣服上绣着蟹王谷三个字啊……”

奔驰真人抬头扫了眼,神情依旧不屑:“肯定是年轻弟子不守规矩,在涨潮时出了结界,淹死了也是活该。”

冯酸菜仔细观察:“这人胡子苍白,哪里是年轻弟子?肯定是蟹王谷出事了。”

奔驰真人眼角一阵抽搐,硬着头皮强行解释:“那必定是蟹王谷里打杂的老年痴呆,熬不住寂寞自己寻死,什么出事,你这乌鸦嘴。”

冯酸菜转手就发现死者有身份证件:“喂师父,这人有腰牌,上在写了职务,不是打杂的。”

奔驰真人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把按住冯酸菜肩膀,面无表情:“喂酸菜,给点面子啦,几次三番打老朽的脸,找茬啊你?”

冯酸菜一副威武不能屈的表情,拿着腰牌读道:“蟹王谷掌门——成贵水。我去,蟹王谷的掌门都嗝屁了,师父你还有什么话说?分明就是出了大事。”

奔驰真人一个踉跄:“真的假的?”接过腰牌一看,冷汗刷得下来了。

飞灵在一旁道:“成贵水,什么倒霉名字,这下真成水鬼了。”

奔驰真人胆战心惊地四面张望:“看来蟹王谷也被仇家灭了门,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赶紧撤。”

冯酸菜却说:“这位成掌门并无明显外伤,口鼻处也没渗出血水,说明没有内伤,那估计就是出意外淹死的,师父你不必如此紧张。”

奔驰真人气得胡子飞起:“来来来,以后你是我师父,行了吧?”

冯酸菜哈哈一笑:“那以后你老人家管灵儿师姐叫师母还是女儿?”

奔驰真人手捂胸膛,‘哇’的一声喷出一嘴口水:“你这孽徒……”

“咦……”冯酸菜连忙逃开。

这时正巧有渔民出海,飞灵喊住请教:“请问大伯,蟹王谷出了什么事情吗?”

老渔民一脸纳闷:“没什么事,就是团灭了而已。人死如灯灭,灯灭算大事么?不算不算。”

奔驰真人瞠目结舌。

“这位渔民大伯的话好有哲理啊。”冯酸菜抬起双手大拇指,肃然起敬。

老渔民摆了摆手:“过奖过奖,哲理源自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和思考,多经历自然就懂了。”

“……”飞灵扶着冯酸菜险些摔倒,挤出笑容“请问大伯,蟹王谷的人为什么团灭?”

老渔民笑道:“三天前来了一场大海啸,蟹王谷的人艺高人胆大,称自家的结界可以辟开一切巨浪,结果当晚就给一锅端了,一个都没逃上来。”

“原来如此……”奔驰真人满头瀑布汗。

老渔民转眼看到海滩上的死者:“哟,这不是蟹王谷的成贵水掌门嘛?生前何等风光啊,最终也是难逃一死,真可谓眼看他楼起,再看他楼塌……”边说边摇头,解开缆绳坐船离去。

冯酸菜与飞灵对望一眼,宽慰道:“蟹王谷覆灭了也好,虽说咱们少了一路强援,但是欠的钱可以不用还了。”

“还不还钱是次要的,可惜了老朽与成贵水掌门的三十年交情……”奔驰真人一脸悲痛“咱们去庆祝——噢不,咱们去找翻车鱼门吧。”

“师父,我刚刚听你说要去庆祝?”冯酸菜一脸单纯。

“滚犊子。”

“好嘞。”

一行三人在沙滩上炸了一个深坑,掩埋成贵水后正打算离开,见到远处浩浩荡荡来了一拨人马,宽路相逢,回避已经来不及了,双方一打照面,奔驰真人率先大叫:

“这不是翻车鱼门门主——盛近滨吗?”

对方定睛细看:“奔驰真人?”登时跳起来掐他脖子“你还有闲心来滨州游玩?欠我的钱连本带利已经十万晶灵石了,快还我!快!”

奔驰真人放声大哭:“老朽也想还钱,可是地雷门被人吞并,库房里的晶灵石也被霸占。”说着收泪一脸严肃“不如盛门主借我百八十位高手,助我夺回地雷门如何?差旅费、劳务费好商量。”

“这样啊……”盛近滨略一沉吟“行吧,不过得等我办完蟹王谷的大事再说。”

奔驰真人奇道:“蟹王谷不是团灭了吗,盛门主还要办什么事?”

盛近滨压低嗓音道:“人是团灭了,但蟹王谷积累几百年的天材海宝都原封不动地藏在谷底库房中,现在是无主之物,谁拿到就是谁的。”说着无意间瞥到飞灵。

“哟,这位是?”

奔驰真人笑道:“她是老朽师母——噢不,是老朽的女儿飞灵。”

“飞灵?好听!”盛近滨连连点头,面向奔驰真人开门见山“这样吧奔驰,你把女儿嫁给我做七十九房妾室,十万晶灵石的高利贷非但不用还,本座还会免费助你夺回地雷门,怎么样?”

“岂有此理!”奔驰真人勃然大怒,怒发冲冠,冠绝一时“我女儿飞灵清丽美貌,蕙质兰心,怎么可能嫁给你做七十一房小妾??怎么可能只值十万枚晶灵石?开玩笑!你多少再加点嘛。”

“啊呀……”所有人齐刷刷摔倒。

冯酸菜忍无可忍,挡在飞灵身前:“奔驰师父,灵儿是我的!她在我眼里是无价之宝!只有我能娶她!”

“酸菜,我在你眼里居然是无价之宝……”飞灵听完他的话,目不转睛地深情凝望,冷不防飞起一个小拳头“原来我都不算个人!”

“我丢啊……”冯酸菜中拳倒地,一脸的生无可恋“俺真是服了YOU……”

盛近滨这头冷笑一声打了个响指,没人反应,又打了个响指,旁边奔驰真人笑道:

“盛掌门手抽筋吗,为什么一直打响指?”

“滚开了你。”盛近滨一肘击倒奔驰真人,面向身后百十名弟子,声嘶力竭“你们这群笨蛋,跟你们交待多少次了,老子一打响指你们就把刀拔出来给老子撑场面!撑场面啊!”

“拔刀很累的老板……”

“累?!糊口啊小老弟!!”盛近滨声嘶力竭。

“你雇我们给的十几文钱也不够啊。”

“等一下……”奔驰真人爬了起来,潇洒地整理自己胡须“你们都是神经病——噢不,盛近滨雇的?”

百十名壮汉纷纷点头。

奔驰真人呵呵一笑,从腰间摸出十枚晶灵石,盛近滨两眼放光,一个饿虎扑食急欲抢夺,奔驰真人冷笑:“揍他!”

下一瞬,形势立转,冯酸菜和飞灵看得目瞪口呆。

盛近滨被五花大绑,奔驰真人坐在礁石上,手里贝壳一拍岩石:“升堂!”

百十壮汉分列两旁,用刀背敲着刀鞘,齐声低喝:“威——武——”

“堂下可是盛近滨?”

“是小的……”盛近滨萎靡不振。

奔驰真人黑着脸,官威十足:“本府问你,翻车鱼门不是号称富甲一方,弟子遍及海涂城么,为何现在沦落到要雇人撑场面的地步?”

本来已经认命的盛近滨突然情绪激动,唾沫横飞:

“你特么还有脸问?!要不是你们这种只借不还的门派太多,把我大好的翻车鱼门借到赤贫!我会这么容易翻车吗?啊?”

“原来如此。”奔驰真人感慨万千“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再互殴?”

当下亲自上前给盛近滨松绑。

“咱们合作吧。”奔驰真人一脸真诚“一起下海把蟹王谷的宝库翻个底朝天。”

盛近滨反问:“寻到的宝贝怎么分啊?”

“我吃点亏,你六我四好了,就抵我欠你的钱吧。”

“一言为定。”盛近滨也没多说,从储物戒中取出潜水专用的鲨鱼服准备下海。

奔驰真人连忙阻拦:“盛掌门你嫌命长啊,号称水鬼的成贵水都在这次海啸中扑街了,咱要进宝库怎么着也得等退潮不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