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11章 交待后事

第11章 交待后事


距离日出还有一个时辰光景,冯酸菜和飞灵进入小镇城的时候,远远见到中心地带一座三层高的阁楼大火冲天,烟雾四起。

冯酸菜大叫:“糟了,是迎春院!”

飞灵连忙带他飞去,一面安慰:“酸菜,其实做女子也没什么不好,也许这就是你的命呢。”

冯酸菜心急火燎:“我特么才不要大雌大悲……”

二人瞬间到场,正是迎春院阁楼轰然坍塌的时候,满大街救火的守军,帮忙递水看热闹的百姓,还有哭泣的青楼女子和龟奴,唯独不见老鸨身影。

冯酸菜一路过去问了很多人,谁也不知道大火是怎么烧起来的,也不知道老鸨去了哪里。

“老鸨!”冯酸菜在火光映照下抓狂大叫“我是冯酸菜……你在哪儿快出来……记得要把解药带出来啊……”

“你踩着老娘,老娘出不来。”冯酸菜脚下的地面突然出声说话。

“我丢……”冯酸菜原地飞起一个空心跟斗。

而在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一块地砖挪到边上,穿金戴银的老鸨从地道里灵活地爬了出来。

冯酸菜连忙上前搀扶:“你吓死我了老鸨。”

老鸨微微一笑:“没想到你小子还挺关心我。”

冯酸菜笑道:“你想太多了,我关心的是解药。”

老鸨拍了拍他肩膀:“小姑娘有前途,我就喜欢你这么坦率的。”

冯酸菜当场就给跪了:“我错了老鸨,求你行行好……”

飞灵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问:“这位夫人你无碍吧?”

老鸨抹了一把嘴角,边说边吐血:“老娘能有什么事?只不过跟仇家打了一架没打赢,五脏六腑被震碎了而已,问题不大,投个胎就没事了……”

“那就好。”飞灵郑重点头。

“是谁伤得你?”冯酸菜义愤填膺“我立马去给他们报酬!”

老鸨虚弱道:“报仇就不用了,像你这样的废材,一亿条命都不够人家打的……”

冯酸菜叹了一声:“要我说,老鸨你的脱胎转经丸让人空‘前’绝‘后’,没仇家才怪——那什么,把解药带出来没有?”

“你带地雷门秘籍没有?”老鸨还惦记着呢。

冯酸菜一脸沉痛:“这事说来话长——”

老鸨连忙打断:“好了好了,反正老娘的时辰不多了,你拿到秘籍也没用,咱们相识一场也算有缘,解药就给你吧。”

“老鸨你别这么说……”冯酸菜没想到她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一时间热泪盈眶,手足无措。

老鸨看到他这个样子,欣慰道:“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些情义,不过别太难过了,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天的,你要实在舍不得,可以跟我一块儿走……”

冯酸菜颤声道:“老鸨夫人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难过,而是喜极而泣啊哈哈哈哈。”

老鸨浑不在意,颤抖着摸出一只小瓷瓶。

冯酸菜二话不说接手,一口闷掉了丹药。

老鸨突然大叫:“你吃的那瓶还是脱胎转经丸!”

“我丢……”冯酸菜吓得魂飞天外,连忙抠喉咙催吐。

老鸨嘎嘎大笑,边笑边吐血:“逗你呢。”另外拿出一瓶丹药和信笺“这是脱胎转经丸,还有药方及解药的制作流程,你要好好利用起来,替老娘完成未竞之事——教训全天下的负心纨绔男……”

悲伤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冯酸菜颤抖着接过,唏嘘道:“我何德何能……”

老鸨笑道:“你不用太感动,老娘因为这药方才惨遭毒手,送给你纯粹是祸水东引,哈哈哈哈。”

冯酸菜眼角一阵抽搐,转而也笑:“老鸨你也有失算的时候,药方在我手里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师姐绝对不会背叛我——”

飞灵这时拍了拍冯酸菜后背。

“师姐你别闹……”冯酸菜耸了耸肩膀。

飞灵又拍了拍他。

冯酸菜这才扭头,就见满大街的人不知道什么都站在自己身后,一个个神色兴奋,面带猥琐,见自己回头,这些观围的家伙又若无其事地散了开去。

飞灵在他耳边道:“大伙在后面听好久了,估计一句都没落下。”

冯酸菜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转向老鸨:“我能把东西还你么?这消息要是传出去,怕是不利于我的身心健康……”

老鸨微笑着摇头,又摸出一本书递到冯酸菜手中:“这份礼物老娘准备很久了,送给你,记得将来要好好修身养性。”

冯酸菜硬着头皮接过一看,‘三从四德’四个大字赫然在目,连忙手捂胸口不让自己吐血:“我就知道老鸨你不会那么好心,果然……”

“还有一件事。”

“你能不能一次性说完?”

老鸨边说边吐血:“是这样的,老娘这两天心情不好,给你制作解药的时候有点偷工减料……”

冯酸菜呆若木鸡:“什……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你由男变女的转变虽然停止了,但是已经获得的能力不会消失,比如你被提高的颜值,比如你可以用女声说话,比如你对女子的服饰配色有独到的见解,对女子更能感同身受,总之是因祸得福啊……”

冯酸菜如遭雷击,石化在原地无言以对。

“不用谢。”老鸨微微一笑,就此气绝。

“老鸨……”满大街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聚拢在冯酸菜身后,齐声大哭。

冯酸菜茫然若失,飞灵以为老鸨和自己爹爹一样是装死,还掐了两下试探,结果真的死了。

“师妹……”奔驰真人突然从天而降,跪倒在老鸨身边。

冯酸菜和飞灵吓得闪到一边:“师父?”“爹爹?”

“没错,就是我。”穿着裤衩和木拖的奔驰真人背负双手,四十五度角仰头看月,眼角兀自挂着泪珠。

“你不是去游山玩水了嘛?”冯酸菜道。

“老朽正在百十里外的华清池泡澡,突然听到师妹发出的求救信号,可惜老朽终究是晚了一步……”说完若无其事地擦掉了满脸的口红印。

乌鸦在黑暗中嘎嘎飞过,冯酸菜与飞灵目瞪口呆。

仿佛猜到两位小辈心思,奔驰真人一脸严肃地解释:“你们口中的老鸨,正是老朽的师妹——奔月真人。”

飞灵奇道:“为什么呀?既然奔月师叔是地雷门弟子,为什么还要盗取秘籍?”

奔驰真人长声一叹:“师妹害怕电闪雷鸣,在雷术造诣上约等于无,但是丹药技艺却堪比上仙门药师,无意间研制出可以让男子变成女子的脱胎转经丸……”

冯酸菜和飞灵对望一眼,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不由得竖起耳朵。

奔驰真人娓娓道来:

“一开始,奔月师妹用老鼠做实验,后来拿人做实验,老朽的师父崩溃真人首当其冲,不慎中招。结果因为难以直视镜子里的自己而暴毙身亡。

当年老朽十分爱慕师妹,迫于‘空前绝后’的压力,加上门中师兄弟为了避免步师父后尘,于是联手投票把师妹逐出了师门。

此举导致奔月师妹心灰意冷,从此对男子怀恨在心,隐居在城里后开了青楼,专门捉那些负心薄情的男子,把他们变作女子进行处罚。”

冯酸菜翻了个白眼:“说半天没到点子上,奔月真人为什么盗取秘籍啊?”

奔驰真人说:“前因后果当然得说清楚了,至于师姐为什么盗宝,老朽特么怎么知道?要不要老朽送你下去问问啊?”

“好了好了。”冯酸菜连忙抬手表示服软。

飞灵唏嘘道:“也不知奔月师叔得罪了谁?对方为什么抢脱胎转经丸药方?还非得置她于死地……”

奔驰真人竖起右手食指:“这个老朽知道,师妹的仇家是刑州——”

“哎呀先别管奔月师叔的仇家了。”飞灵打断他话。

奔驰真人一脸错愕:“明明是你先问——”

飞灵再次打断:“爹爹你有所不知,橡汁门门主带徒弟攻上天雷峰了,地雷门弟子除我和酸菜以外全部投降,也就是说,地雷门要覆灭了……”

“当真?”奔驰真人狂退三步,万分震惊“如果地雷门覆灭,老朽百年之后怎么向列祖列宗交待?!关键是地雷门覆灭,欠下几百年的高利贷就不用还了,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走,咱们赶紧跑路。”

“啊呀……”冯酸菜在后面险些闪了老腰。

飞灵急道:“可是爹爹,地雷门的传世真经还在山上……”

奔驰真人摆了摆手:“弃脸真经老爹我已经背得滚瓜烂熟,再写一本就好了。”

飞灵下巴惊到了地上,冯酸菜帮她合拢:“师父,你这样也太没责任心了。”

奔驰真人似乎意识到什么,停下脚步嘀咕:“一旦地雷门彻底覆灭,飞碟这末代掌门也没得当了,如此一来他不用再讨好老朽,老朽也就不能再用他家的金筷子到处白吃白喝了……”

冯酸菜和飞灵满头大汗,碰到这么没节操的老头也是祖坟上冒黑烟了。

奔驰真人最终一脸惆怅和悲壮:“酸菜你说得对,身为地雷门的太上掌门,老朽怎么可以轻言放弃呢?老朽必须带领你们东山再起,重创辉煌啊。”

飞灵满头黑线:“爹爹,刚刚我们都听见了,你是为了继续白吃白喝才打算挽救地雷门的。”

“呃……”奔驰真人一脸尴尬“不要在意细节——不管怎样,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干掉橡汁门,让地雷门重回负债累累的巅峰。

不过你们也知道,仅凭我们三人有点势单力薄,老朽觉得应该借力打力,求助外援。”

冯酸菜和飞灵对望一眼。

奔驰真人继续道:“其实地雷门覆灭最着急的应该是债主,而那些债主可都是下仙门中属一属二的富贵强盛门派,他们不会坐视不管的。”

冯酸菜连连点头,奔驰师父的计策与自己不谋而合。

飞灵道:“爹爹,地雷门的债主具体是哪几家大门派,我们现在就去求援。”

奔驰真人想了想:“离这最近的三家是隔壁滨州的‘蟹王谷’、‘翻车鱼派’和‘冥鲲门’。”

冯酸菜咽了咽口水:“听上去都是海鲜呐?”

“靠海吃海嘛。”奔驰真人捋着胡须。

飞灵道:“这三个门派感觉都不太靠谱的样子……”

“哎呀别管那么多了,先求援再说。”

冯酸菜道:“去求援之前,咱们先把老鸨收殓了吧。”一转头,发现老鸨不见了。

奔驰真人道:“刚刚有几个青楼的工作人员把师妹抬走了,后事不用我们操心。”

飞灵不由得顿足:“可恶,被他们抢先了,城里的殡葬生意不好做啊。”

冯酸菜满头大汗:“我说灵儿,老鸨都死了,你找谁要钱去?”

飞灵愣了一下:“也对吼。”

这时奔驰真人袍袖一挥,卷起两名小辈纵身飞天,径往滨州而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