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10章 马尾辫

第10章 马尾辫


飞灵话锋一转:

“再说了,你走了可以,我要是走了,地雷宗数千年基业,还有门派上下的福祉与安危怎么办?

最关键的是人橡汁门掌门都说了,只要我决定下嫁,他就答应把橡汁门上下一千多口,包括他们亲戚朋友的丧葬项目都交给我,这可是上万人的大生意啊。”

“我尼玛……”冯酸菜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敢情灵儿师姐你是可以逃走的,只不过是舍不得这些丧葬费用?????”

“话也不能这么说,搞得我很贪财一样。”飞灵白了他一眼“我主要是对死亡有关的事物比较着迷,从事丧葬行业既能满足我个人的小爱好,又能赚钱且不失优雅,何乐而不为?”

“为了这么点爱好付出终生幸福的代价,不值当啊。”

“谁说我要付出终生幸福了?”飞灵狡黠一笑,娇柔的嗓音耳语道“我早就计划好了,先让橡汁门掌门立下身后事的字据,等大婚当晚橡汁门上下没防备的时候把他们都炸死,这样他们的丧葬事宜就全归我了,谁也抢不走——”

“好了好了。”冯酸菜连忙打断“你刚不是说橡汁门的法宝克地雷门功法嘛。”

飞灵道:“橡汁门的法宝再坚韧也有破解之法——我在管子雷中添加指甲盖大小的刀片百余枚,爆炸的时候刀片飞切出去,割破橡皮的同时电流就能击穿他们身体,可谓所向披靡。”

说着,姑娘家剜了他一眼:“你不会觉得我残忍吧?”

“没有的事。”冯酸菜目光坚定“对于敌人打就是了,怎么有效怎么来,谈什么残不残忍。”

飞灵嫣然一笑:“你这话我爱听。”

冯酸菜又正色道:“其实我有个法子,可以让灵儿师姐你不用以身犯险。”

“什么?”

冯酸菜道:

“地雷门不是把债务借到了几百年后嘛,橡汁门要吞并就让他们吞并好了,用脚后跟想也知道,橡汁门不会替地雷门还钱,既然如此,我们去通知地雷门的债主,让他们帮我们攻打橡汁门,否则债主借出来的钱只能打水漂了。

等地雷门债主把橡汁门打下来,那橡汁门上下的后事还是灵儿师姐你说了算呀。”

“妙啊!”飞灵喜不自胜“借刀砍人,借‘利’打力!没想到酸菜你如此足智多谋,实在让我刮目相看。”

“小意思啦。”冯酸菜得意一笑“灵儿师姐你以后就跟我混,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全天下人看在我的面子上,会把子孙十八代的丧葬生意交给你来做的。”

“真的么?”飞灵满眼星光。

冯酸菜郑重其事地点头:“当然是假的哈哈哈哈。”

飞灵瞬间气笑:“滚了你。”然后把菜刀还给冯酸菜,还给他解开了身上的管子雷锁具。

冯酸菜道:“我现在得出去找老鸨拿解药,问题是天雷峰被团团包围,我们该怎么下山呢?”

“山路走不了,天路还是可以的。”飞灵话音未落,搂着冯酸菜的腰纵身而起,从石窟顶部的井口冲向天际。

冯酸菜顿觉身子一轻,耳边狂风呼啸,飞灵挂着饰品的马尾辫像鞭子一样抽在他脸上,让他顾不上呼吸姑娘身上的香甜芬芳。

一盏茶的功夫,两人平稳落地。

飞灵松开冯酸菜,笑道:“好了,我们出来了。”侧脸一看,忽得跳开大惊“喂你哪位?”

鼻青脸肿满是鞭痕的冯酸菜痛苦不堪:“师姐,你的马尾辫子也可以用来当兵器了……”

“哎呦……”飞灵万分心疼,抬起拳头“让我用‘还你英俊拳’帮你恢复吧。”

冯酸菜连忙摆手:“先让我静一静,拜托。”

突然间路边草丛跳出四条大汉,胸前白布各绣着东、南、西、北四个大字。

‘东’字头的大汉大叫:“我去,地雷门的小娘子怎么跑出来了!快放烟火通知掌门!”

冯酸菜吃了一惊:“师姐,你是不是忘记飞出天雷峰了?”

飞灵尴尬道:“我好像估错了距离……”

“啊呀……”冯酸菜连忙扶着树杆防止摔倒,转而挡在飞灵身前,拔出青虫月半刀面向四条大汉“喂,不想死的话趁早滚蛋,不然小爷就不客气了!”

四条大汉面面相觑,哄然大笑:

“哪里来的猪头妖大言不惭?”

“斩了你腌猪头肉岂不美哉?”

“东长老,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这个功劳让你了,西长老。”

趁大汉们互相推让,飞灵感动的小声说:“酸菜,没想到你如此废材却依旧不自量力的保护我,我很感动,但这四个家伙是橡汁门‘东南西北’四路长老,修为顶尖,你真打不过,快跑吧。”

冯酸菜临危不惧,面向四路长老:“灵儿是我姐妹——噢不,是我的女人!你们想带走她,除非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没问题。”东长老大步上前,将一瓶液体泼在冯酸菜身上。

冯酸菜一时大意没有躲,只觉一股酸味冲脑,身上的液体慢慢凝固成坚韧的蛛丝状皮膜。

冯酸菜越挣扎,皮膜越发粘得到处都是,很快不仅手脚被束缚,连口鼻也被封死,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东长老晃了晃瓶子大笑:“看见没?我马上从你‘湿体’上跨过去了,你能奈我何?”

冯酸菜一口老血涌上胸膛,奈何连呼吸都不能够,强烈的窒息感让他眼前发黑。

飞灵见状大急,抱着冯酸菜,用匕首划开他口鼻处的皮膜,转而怒视四人:“要杀杀我,别动我酸菜师弟!”

南长老笑道:“你是掌门未过门的妻子,我等怎会伤害于你?”

飞灵动作飞快,紧接着划开冯酸菜手脚上的束缚,冯酸菜缓过气来,张嘴第一句话就是:“师姐快跑!!不用管我!”

飞灵点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话音未落,扔下冯酸菜飞天就跑。

冯酸菜当场石化,四大长老目瞪口呆。

五个人纹丝不动的愣在原地,死寂的林子里只有乌鸦呱呱怪叫。

良久,东长老错愕道:“刚才什么情况?”

南长老说:“他们两个不是应该互相让对方快跑,然后一个都跑不掉吗?”

满头大汗的冯酸菜假装昏迷,默默往旁边的林子里挪动。

西长老道:“不管了,快追。”

北长老道:“掌门的老婆你们追个什么劲,你们看她把包袱落这儿了。”说着捡起来“能够让她随身携带的东西,可见是地雷门的秘籍宝贝,不如哥几个平分了。”

“我赞同。”东长老高举双手。

南、西俩长老也表示赞同。

于是北长老把包袱里的物品都倒了出来,除了少许晶灵石和瓶瓶罐罐外,就是几个竹节制成的管子雷。

西路长老捡起管子雷:“地雷门每次用这个东西都被我们用橡汁吸收了威力,听说它真正施展开来能把人炸成两截哩。”

一瞬间,四路长老的邪恶目光都聚焦在往林子里挪动的冯酸菜身上。

“不要啊……”冯酸菜很快被绑在树上。

四路长老站在两丈开外,就见西路长老捏着一节管子雷坏笑道:

“你们地雷门不是擅长制雷么,本长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说完面向三个同门“都站远点,小心溅一身血。”

东路长老提醒:“用引火索最长的那个,安全点。”

西路长老点点头,嘎嘎大笑,用火折子碰了碰一尺长的引火索,还没来得及把管子雷扔出去。

砰——

西路长老原本站立的地方就剩下两只脚了,而他的笑声还在林间回荡。

冯酸菜一个哆嗦,假装昏迷没看到。

“西长老!”其余三人崩溃大哭。

“怎么会这样……”

“我的好兄弟啊……”东路长老气急败坏,又挑了一个导线长的,塞进冯酸菜嘴里,用点燃的长树枝引火,结果这根导线燃烧速度慢得令人发指。

东路长老抓着自己头发上蹿下跳,又挑了一节管子雷点火,竟然点不着。

冯酸菜满头大汗,一面惊恐地用舌头把管子雷往外顶,抽空瞥了眼东路长老点不着扔到自己脚边的管子雷,看制式原来是拔绳炸的。

东路长老又拿起第三个管子雷,直接无视上面写的‘轻拿轻放’四个字,仍旧点不着,他暴跳如雷:“你大爷的!”

管子雷被大力摔在地上,并且反弹起来。

砰——

东路长老原本站立的地方就剩下两只脚了,而他的怒吼还在林间回荡。

这时冯酸菜嘴里的管子雷导火索才燃烧了三分之一。

南路长老和北路长老惊愕地对望一眼,前者咽了口唾沫,艰难道:“还是用刀杀吧。”后者点头。

两人拔刀上前。

说时迟那时快,冯酸菜早就用右脚踩着地上拔绳炸的管子雷,左脚将引索拔除,然后用右脚大力踹出。

管子雷在半空中飞旋着划出一道弧线。

南路长老和北路长老见状大笑:“这人吓傻了,连火都没点,哈哈——”

砰——

南、北两路长老原本站立的地方就剩下四只脚了,而他们的笑声还在林间回荡。

这时飞灵从天而降,掐灭冯酸菜口中的管子雷,替他解开绳索:“酸菜你受惊了……”

冯酸菜哼了一声不理她。

“生气了?”飞灵哈哈大笑“咱俩是好姐妹,他们都是外人,我怎么可能弃你而去呢?”

冯酸菜眼角一阵抽搐:“你可拉倒吧,开口姐妹闭口姐妹,刚才跑得比谁都快。”

飞灵笑道:“我都安排好了,故意留下晶灵石和法宝,想来一招‘二桃杀三士’的计策。

结果四路长老吃饱了撑的用管子雷炸你,实在让人始料未及,好在老天有眼,一连串巧合让你不费吹灰之力击毙了他们,我在树上都惊呆了。”

冯酸菜惊魂未定:“这次是我运气好,下回可没这么多巧合了。”

“不会不会。”飞灵笑道“作者大大都和我说了,这是小说,无巧不成书嘛,他准备写一亿字,以后的巧合会越来越多,不然写不长。”

“写一亿字这么多?那咱们的戏份不是很多?”

“这是自然。”飞灵笑道“而且你是主角,他不会让你死的。”

冯酸菜点点头:“作者那小子有没有说你什么时候嫁我?”

“这倒没有。反正有一亿个字那么长的篇幅,来日方长啦。”飞灵话锋一转“而且我一直把你当姐妹,你特么居然想睡我?”

“好了好了。”冯酸菜连忙转开话题“脱胎转经丸的药效开始发作了,咱们赶紧去城里找老鸨要解药。”

“好的。”飞灵扶起他,替他掸去后背的灰尘。

冯酸菜道:“这回你别估错距离了。”

飞灵大大咧咧一笑:“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么?”带着冯酸菜冲天而起,一脑袋怼在半空的树杆上。

“啊呀——”两人同时惨叫坠地。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