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8章 秘籍

第8章 秘籍


飞灵赞道:“哟,懂得还不少嘛酸菜。”

冯酸菜摆了摆手,矜持一笑:“灵儿师姐过奖了,其实之前选代掌门的时候你给我介绍过,作者复制粘贴的而已。”

“好……好的吧……”飞灵抹了抹鬓角的香汗,话锋一转“不过理论知识再扎实,你没有实际操作的话,也只会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冯酸菜恭敬一揖:“请灵儿师姐指教。”

飞灵道:“雷性易爆,电性易炸,制雷之前,得看用途把雷、电两种能量分离。

金、银、铜、铁、锡等材质的容器虽说牢固耐用,但是五金容易导引雷电,是大忌,需要做好隔绝层,这个要求的工艺水平相当之高,你暂时不用学,了解下就可以了。”

“好的师姐。”

飞灵背着双手继续道:“制雷入门的容器材料主要是琉璃,玉石,竹,木一类,把雷电放进去后可以完美隔绝杀伤力,一般也不会出事,不过琉璃和玉石太贵重,我们用的材料主要还是木头和竹节。”

冯酸菜奇道:“听着也不危险,那地雷门被炸身亡的弟子都是因为什么原因?”

飞灵对他投以赞许的目光:

“你问到点子上了。

制雷的难度就在于收集山头那么大的雷电,压缩在鼻烟壶如此小的容器中,可见难度之大。

而且整个制雷过程不能遇火、不能剧烈碰撞,还有不能接触到水,甚至连你口中呼出的热气和手上的汗液也不能沾染半毫。”

冯酸菜神情肃然,连连点头:“好高深的感觉……”

飞灵继续传道授业:

“制雷过程大体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干法制雷。

而干法制雷又为分两种:第一种是提纯雷电之力,密封在容器内配上棉索,要用时直接拔掉棉索,让雷电之力接触空气中的水份,剧烈膨胀从而引发爆炸,对制雷的手艺要求极高。你身上穿的管子雷外套就是这一种。

干法制雷第二种,就是将雷电之力与碳粉混合,辅以导索,引火即炸,威力惊人,适合新手制备。”

冯酸菜默默牢记。

飞灵微微一顿,继续道:“第二类是湿法制雷,讲究的是——”

冯酸菜忍不住打断她话头:“灵儿师姐刚刚不是说不能遇水么?”

飞灵清爽一笑:“湿法制雷的湿,不是指水,而是指石脂和酸液,石脂是从地底渗上来的黑色浓浆,也叫石油,与雷电混合后遇火爆燃,可以增加雷电的威力和杀伤力。

酸液则是用酸石溶化后的汁浆,关键步骤在于将容器分为上下两层,中间用牛皮隔绝,下层存储雷电和酸液,上层放置铜、锌两种材质针头,使用时将上层针头压入下层雷电管,从而激发酸液之力。

这个法子可以将雷电杀伤范围增大数倍,但是制备过程相当危险,非高手不能尝试。”

“明白了。”冯酸菜注视着飞灵,眼中满是崇敬。

“你好好学,只要我会的都教你。”飞灵拍了拍胸口“今天天气不好,晚上估计有雷雨,我要去抓雷,你就先背心法口诀好了,回头考你。”

“好的,灵儿师姐,注意安全哦。”

冯酸菜大喜过望,这两天他一直想把秘籍盗出来,无奈飞灵监督他修炼道法而抽不出身。

眼看着奔驰真人游山玩水去了,碍事的大师兄飞蛾下落不明,飞灵又要抓雷修炼,今晚就是最好的机会,偷到秘籍就可以下山问老鸨要解药了。

回想起来,新掌门飞碟当初把秘籍带回自己房间,冯酸菜和同门亲眼所见,那是一本金皮封面的册子,很是显眼。

而怎么引开飞碟,潜入他屋子盗宝是个问题。

正想着,飞碟出门拍了拍冯酸菜肩膀:“干嘛呢小师弟?蹲在本座门口半个时辰了都。”

冯酸菜心事重重地抬头,不耻上问:

“是这样的掌门师兄,我有个朋友走投无路,想从一个师兄屋里盗取宝贝,而那个师兄整天呆在屋里不出去,我那个朋友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师兄离开足够长的时间,方便进屋找到宝贝并盗走呢?”

“什么宝贝啊?”

“一本秘籍。”

“哦哦。”飞碟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嗯……你可以让你的朋友对他师兄说,他的意中人约他在某处吃饭,不见不散,然后你朋友的师兄应邀前往,这一去一回一等,至少有两三个时辰可以供你的朋友盗取秘籍。”

冯酸菜猛拍大腿:“掌门师兄你果然足智多谋,谋定而后动,动次打次动次,多谢。”

飞碟矜持地摆了摆手:“客气了小师弟。”

冯酸菜走开两步,忽然又返回问:“话说掌门师兄,你有意中人不?”

“嗨,门中上下都知道我喜欢飞灵小师妹。”飞碟背着双手抬眼望天,神色落寞“奇怪的是她居然看不上我。”

冯酸菜点点头:“灵儿师姐要是能看上你才叫奇怪嘞,不过话又说回来,刚听灵儿师姐讲今晚要去抓雷,风大雨大的总归不太安全,掌门师兄你如果能在灵儿师姐抓雷的时候打个伞,挡个雨,左右护卫一下,这感情不就培养出来了吗?”

飞碟听到这里脸孔一翻,一把揪住他衣襟声色俱厉:“冯酸菜啊冯酸菜,什么你的朋友,什么师兄,什么秘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

冯酸菜吃了一惊,冷汗直下:“掌门师兄你不要误会……”

飞碟双眉倒竖:“你告知我小师妹动向,让我去缠着她,你好偷懒是不是?”

“???”冯酸菜目瞪口呆。

飞碟嘎嘎大笑,松了冯酸菜衣襟,还替他整理了一下:“没想到小师弟你看着老实厚道,道貌岸然,原来这么会拍马屁,放心,你给我和小师妹创造机会,等我们成了好事,你记头功,副掌门就是你的,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冯酸菜尴尬而不失礼貌的配合大笑“预祝掌门师兄马‘倒’功成!”

“好说好说。”飞碟拍了拍他肩膀,蹦蹦跳跳,欢天喜地的去了。

当晚用膳之后,同门师兄弟们各忙各的。

冯酸菜等到飞灵与飞碟先后上了天,趁其他人不注意就进了飞碟的屋子。

机智如他,一手拿镜,一手拿蜡烛,用镜子反射蜡烛的火光,四面一照,很快就发现了飞碟垫在桌子脚下的金册在反射火光。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还是老一套,根本没什么难度嘛。

冯酸菜不由得冷笑,结果走近一看,居然四个桌脚都有金册。

冯酸菜微微一愣:嗯,比奔驰师父有创意多了。

跟着上前拿出一本,只见封面上写着‘弃脸真经’四个楷字,翻开一看,内容是:脸之道,弃有余而拾不足,是故虚面子,不要也罢。盖天下之大,人不要脸则世间无敌,便宜能占则占,泡妞得死缠烂打……

“靠……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可能是传世秘籍?”冯酸菜转手就扔到了身后。又把其余三本抽了出来细细翻阅。

第二本金册封面上写着‘德道真经’,开篇第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菜狗。

冯酸菜只读了一句话,仿佛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中天灵盖,浑身一个哆嗦,心中一片清明,俨然洞悉了世间一切人事物的本质,认定这就是地雷门传承数千年的秘籍功法。连忙藏进怀里。

来了都来了,闲着也是无聊,冯酸菜又翻开第三本,就见满满几百页全是地雷门借高利贷的字据,还款日期竟然是两百年后,特么也是醉了。

第四本的内容更加离谱,封面上居然写着‘春攻图’。

冯酸菜两眼放光,想入非非,欣喜万分地翻开一看,里面精美的插图与文字简直不堪入目,什么攻城掠地要趁春天,万物生长,战马不缺草料,天气回暖,人也不至于冻手冻脚……

“什么鬼……”

冯酸菜索然无味地扔了春攻图,拍了拍怀里的德道真经转身就走,刚一开门,暗无星月的夜空中劈下一道蓝紫色惊雷,数百面锃亮的铜镜将雷光和火把光反射在冯酸菜脸上,晃得他眼睛都睁不开。

冯酸菜伸手挡着光线:“什么情况?”同时透过指缝四面观察。

“嘿嘿嘿嘿。”飞碟的冷笑响起“冯酸菜,你当真以为本座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吗?”

冯酸菜双手抱胸:“你想干嘛?你别过来!不要!啊——”

“叫你个大头鬼啊,搞得好像本座要非礼你一样,靠。”飞碟一个爆栗敲在他头上,进屋捡起了真正的秘籍“笨蛋,这本《弃脸真经》才是我地雷门屹立于修仙界不倒的传世秘籍!”

“什么?我不信!!”冯酸菜掷地有声“我的眼光绝不会错!”

“你特么都翻白眼了,哪里还有什么眼光?”

“我翻白眼是铜镜太刺眼好不。”

“赶紧把铜镜撤了。”飞灵忽然现身,幽幽下令,语气中满是悲愤和失望“小师弟,没想到……没想以你拜入门中竟然也是图谋秘籍!你太让我失望了……”

飞碟大叫:“来啊,将冯酸菜拖下去炸死。”

“哎你们怎么都不问我是谁指使的?”冯酸菜狂退两步。

“拖下去炸死。”飞碟懒得多说。

冯酸菜满头大汗:“你们倒是问呐,搞不好我意志不坚定,一下全招了呢?”

“拖下去炸死。”飞碟面无表情地弹着指甲。

“既然没得谈了,就别怪小爷翻脸不认人。”冯酸菜一个虎扑冲向飞灵,神情凶恶。

飞灵一招白鹤亮翅,临危不惧。

却见冯酸菜到了近前扭捏道:“灵儿师姐这胭脂哪买的,颜色好正又好香,我好喜欢的。”

飞灵收了招式笑道:“噢,你说这胭脂啊,是在城里小卖铺打折的时候买的,确实不错。”

“你这裙子也好好看哦,料子飘逸又舒服。”

“早知道你喜欢我就送你啦。”

两人四目相对、双手相握、旁若无人、有说有笑的交头接耳起来。

“啊我受不了啦……”飞机拔出大刀“我要砍死冯酸菜这妖孽!”

“够了!”飞碟也是一声断喝“冯酸菜,你竟敢胁持小师妹,简直找死!”

飞灵翻了个白眼,拎着冯酸菜耳朵说:“我和他到底谁胁持谁呀?”

冯酸菜骤然觉醒,心说怎么回事……难道脱胎转经丸的药力发作了?不行,我要控制计己,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对胭脂水粉如此心动、喜欢女装呢?实在是太羞耻了,嘤嘤嘤……

当下连忙向飞灵求饶:“娘子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喊我什么?”飞灵收了笑脸,抬手捂嘴,明亮的双眸立时饱含惊讶和热泪。

“娘子……”冯酸菜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一脸单纯。

飞灵心肠一软,双目一闭,热泪滚滚:“看在你喊我一声娘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打断手脚扔下山吧。”

“不要啊灵儿师姐。其实我是有苦衷的……”冯酸菜抱着她双腿。

“你说,我听着。”飞灵抱着膀子低头看他。

冯酸菜幽幽一叹,四十度角抬头看天,神情惆怅:“我原本是游历天下的美男子,一心收集十二道神火,立志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厨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