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6章 生意经

第6章 生意经


冯酸菜心惊肉跳:“要是我还挂不住呢?”

飞灵一脸认真:“那就把头埋在双腿间,然后双手抱膝蜷缩起来。”

“这样就能活吗?”冯酸菜满怀期待。

“嗯……这种姿势的主要目的是让你摔在地上的时候不会碎得到处都是,一整坨聚在一块儿比较容易铲,戴头盔也是让你的遗容仪表精致些,就酱。”

天雷滚滚,冯酸菜几乎崩溃:“好师姐,我后悔了,能不跳吗?直接学抓雷行不行?”

飞灵面无表情地摇头:“不行。”说是这么说,姑娘还是拿出了纸笔递给冯酸菜。

冯酸菜破涕为笑:“还是师姐对我好,让我学抓雷的理论知识。”

“拜托你冷静点,我这是让你写遗言来着。”飞灵白了他一眼“字写得工整些啊,不然我认不出来。”

冯酸菜手中的纸笔应声落地,哭丧着脸心想这怎么行,我可是单代单传的绝世美男子,死在这个犄角旮旯太憋屈了,要不直接反抗吧!

对,就这么办!

想到这里冯酸菜大叫一声,准备冲上去将飞灵就地正法,忽然间又改变主意:“行,我跳!”

“不要勉强自己哦。”飞灵笑眯眯地看着他。

冯酸菜强颜欢笑:“不勉强不勉强,师姐你举着管子雷也累的,火折子放回去吧。姑娘家家,总玩这些传出去名声也不好。”

飞灵甜甜一笑:“小师弟就是懂事,赶紧跳吧。”

冯酸菜大叫:“跳就跳。”话音未落突然转身抱住飞灵,侧身往悬崖下倒去。

飞灵一声尖叫,在急速坠落中带着冯酸菜悬停下来:“师弟你好坏哦……不过有勇有谋我好喜欢……”

“那是。”冯酸菜正得意间,飞灵一掌拍在他胸口,瞬间打开了他的伞绳。

“啊……”冯酸菜手忙脚乱地朝地面坠去,幸亏有防摔全尸降落伞,落在地上有惊无险。

“不错哟,尖叫与全尸降落伞更配哦。”飞灵飘逸落地,拍了拍狂吐不止的冯酸菜后背。

……………………

地雷门的新掌门选拔一直都在火热进行中。

参选的四名弟子都没有退缩,今天是飞碟第二次伦值代掌门,毕竟是世代盐商,家学渊远,地雷门的表面账目做的再漂亮也没用,亏损严重的情况终于给他发现了。

“没想到宗门把高利贷借到了两百年后,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不如直接收购了吧。

这样一来别说地雷门秘宝,就连师父都是我家员工,小师妹更是我的囊中之物啦哈哈哈哈。”

一想到飞灵的傲人身姿,飞碟就兴奋的直哆嗦,第一时间找到了师父奔驰真人。

“十七啊,找师父什么事?”奔驰真人无比威严“那双可以供为师吃喝玩乐的金筷子既然给出来了,总不好意思收回吧?”

“不收回不收回。”飞碟哈哈一笑,压低嗓音开门见山“师父,地雷门亏空的事,弟子知道了。”

奔驰真人拍案而起:“怎么,你想威胁为师?好让为师直接把掌门传给你不成?我告诉你——”

“师父我没有。”飞碟吃了一惊,慌忙辩解。

奔驰真人两眼充血,额头青筋暴突,大步上前,一把握住他手哈哈大笑:“你早说啊十七,以后地雷门掌门就是你的了,要是敢拒绝为师五雷轰顶炸死你!”

飞碟大汗淋漓:“师父你冷静点……”

奔驰真人双眼迷离:“别说话,看着我。”

“嗯……”

“以前只有飞蛾想当掌门,可他倒霉有余,智力不足,长得丑,拍马屁和制雷手艺也是末流。

飞碟你就不一样了,虽然一样是丑逼,但是论聪明会赚钱,你是本门第一,论制雷也是门中高手;

何况你是那种能把马屁拍到人头上的角色,掌门之位简直为你量身定做,不给你给谁?”

飞碟得到奔驰真人的认可,从慌乱到镇定,从镇静到兴奋,从兴奋到高冷,最后矜持地摆了摆手:

“师父谬赞了,弟子承受不起。”

“不,你受得起。”奔驰真人用力按了按他肩膀。

飞碟惺惺相惜道:“师父,您老人家做掌门,每天醒来光利息就要还几千晶灵石,难怪您六十岁不到却长成了八十岁的老成持重模样……”

奔驰真人大有知音难遇的感慨:“一言难尽,一言难尽啊。”

飞碟侃侃而谈:“其实地雷门经营不善从百十年前就开始了——炸死的弟子太多,赔钱赔得底掉,但这种情况是时候结束了——我盐商有办法避免。”

“什么法子?”奔驰真人目光炯炯。

“我家世代经商,几百年来经历的财务危机不要太多,这了避免破产,我太太太爷爷那辈儿就成立了一家保险店铺。”

“保险店铺是什么玩意?”

飞碟解释说:“就是花钱在我家保险店铺买一份担保——比如你出门做生意怕走水路的时候出意外淹死,那就买一份水路险,一旦你真得淹死了,我就五倍赔钱给你的家人,如果没淹死,那投保的钱就没得退了。”

奔驰真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飞碟继续道:“水路险当中,‘淹死’这个条款很重要,假设你在吃饭的时候噎死,途经山林被强盗谋财害命,又或者逛青楼的时候因为‘马上疯’大泄亡身,那我们店铺是不予理赔的,除非你也买了防噎死险,防盗抢险,防青楼猝亡险等等。”

“有点意思。”奔驰真人转而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可万一太倒霉,在你家买了担保的人最后如约自杀身亡,那你们不是要赔死了?”

“这种行为在行内叫‘骗保’,查起来很容易辨别,而且在客人投保之前,我们会查投保人家里是否有人重病或急需用钱,然后会提高保费。

当然了,总会有漏网之鱼的嘛。

这时候就要分无奈骗保和恶意骗保,前者我们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善事,适当给点或者全款退回,后者就直接报官。”

微微一顿,飞碟继续道:“就算真的发生战争和灾情,导致大规模人员死亡的案例,只要符合契约条款,我们都会赔付,毕竟这是宣传店铺信誉的好时机,何况我们拿到投保人的钱之后会再投一本万利的买卖,根本不差钱。”

奔驰真人一脸兴奋,深表钦佩:“这生意看上去真不错。”

“那必须的。”

“说说具体计划吧。”

飞碟点点头,开始唾沫横飞:

“师父,一旦我成为地雷宗新掌门,盐商的资本力量就是地雷宗的后盾。

以后谁要拜入宗门,就得先买保险,再付学杂费,这样就可以赚双份钱去投资。

假设有弟子不幸炸死,就用他之前的保险费和学费赔偿给他的家人,这就叫风险对冲,我们一分钱不用出,甚至还有得赚。”

奔驰真人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飞碟得意一笑:“当然,还可以设立一些条件,比如甲弟子自杀爆亡,那是他自己的过错,我们不赔。

又或者甲弟子因为乙弟子的失误而被炸死,那责任方应该是乙弟子,而不是我们地雷门,这样保险店铺仍旧可以拒绝理赔。”

奔驰真人眼中精光大放:“就按你说的办,哈哈哈哈,谁敢拦你直接用管子雷招呼他。”

话音未落,‘轰’的一声巨响,书房门被直接炸开。

“什么情况?”奔驰真人袍袖一卷,将木屑灰尘挥出了房外。

“师父,掌门之位是我的!”大师兄飞蛾大叫着闯了进来,原来他一直在外面偷听。

奔驰真人摇头叹道:“飞蛾,你真的不适合做掌门,要不,给你个副掌门做做?”

飞蛾一屁股坐倒:“不,我不要,我俗家就姓傅,你还让我做副掌门,等于说我一辈子转不了正了。”说着嚎啕大哭。

奔驰真人摇头长叹:“飞蛾,不是为师说你,你又懒又笨,长得丑还不会算账,制雷技术又是末流,拍马屁半点不会,让为师怎么放心把地雷门交给你?”

飞蛾哭声戛然而止:“喂师父,给个面子,有些话心里知道就好了,干嘛要说出来?何况你刚才已经说过一遍了,我在门外都偷听到了,你现在再说一遍等于是强调了,怕我听不见还是怎么地?”

奔驰真人摆手说:“呐,不是为师不给你机会,最后再问你个问题。”

“师父请问。”飞蛾擦干眼泪,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奔驰真人清了清嗓子:“一加一等于几?”

飞蛾发出凄厉惨叫,开始满地打滚,寻死觅活:“啊——选掌门为什么要考这些,我不服,我要跳崖,我要自尽,师父你别拦我,千万不要拦着……”

奔驰真人转向飞碟:“十七,你来回答。”

飞碟一脸无奈:“大师兄真是过分,一加一的算术都不会,一加一当然等于三了。”

“啊呀……”奔驰真人原地栽倒,当场闪了老腰。

飞碟扶起师父,笑着解释说:“一个男人娶了一个女人,一年后不就等于三了,搞不好还大于三嘞。”

“精辟嘞!”奔驰真人双手都竖起了大拇指。

飞蛾这时抱着奔驰真人大腿:“师父啊,我要去跳崖你听见没有?我要自尽你知不知道?”

“哎呀走开了你。”奔驰真人一脚踹开飞蛾,转身挽住飞碟手臂,两人有说有笑地往外走。

飞碟说:“师父,其实天雷峰附近的风景很不错,可以开发成旅游景区,卖门票的收入也不少呢,再往地下找找,搞不好能发现什么矿藏,比如有色金属,稀珍土之类的,那就更发达了。”

奔驰真人大笑:“有搞头,飞碟你全权负责。”

“还有,咱们制的雷都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卖给军队打仗太可惜了,我记得去年朝廷公布的军费开支有一千亿晶灵石呢,咱们如果能分一杯羹,那可是一大笔收入。”

“有想法。”奔驰真人给予了肯定,但又保留了自己的意见“可是地雷门有祖训,管子雷只能用来降妖除魔打坏蛋,不能用于普通人之间的战争,如有违背,会遭天打五雷轰的。”

“师父你挨雷劈的次数还少吗?”

奔驰真人摇头。

飞碟道:“那师父你还怕什么天打五雷轰啊?”

“靠,飞碟你要这么说的话,师父必须全力支持你。”

“哈哈哈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