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4章 陶醉

第4章 陶醉


“选我,师父选我!”飞蛾道人兴奋异常,跳得比谁都高,甚至超过了众人的脑袋。

奔驰真人一棍子敲下半空的大弟子:“飞蛾你冷静点。本门历代都有一套选拔掌门的流程,为师需要按古制来,你急也没用。”

“什么流程,什么古制?”飞蛾道人抱着奔驰真人的小腿,激动得直哆嗦。

“主要是四个要求。”奔驰真人捋着胡须娓娓道来“第一个,担任掌门者,必须是同辈弟子中最衰的那个。”

“很明显,最帅的那个人就是我。”人群最后,飞鼠道人抹干净满嘴的鲜血,再次拿出镜子整理发型,自我陶醉。

冯酸菜一阵反胃,连忙用手掌挡住眼角余光。

奔驰真人抬手撇去额头的瀑布汗:“飞鼠,你在我们心目中永远是最帅的,安心去吧。但是现实情况下,大家还需要斟酌斟酌。”

飞灵在内的弟子纷纷点头,分明深以为然。

飞蛾道人松了口气:“师父,不是弟子多嘴,选掌门为什么要看颜值啊?人品靠谱,功法一流这还不够么?”

奔驰真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这笨蛋,为师不这么说,你还有机会么?”

飞蛾道人微微一愣,顿时急了:“师父,您老人家的眼光弟子是知道的,可弟子并非只有帅气这一个优点。比如英俊潇洒,一表人才,气宇不凡,目如朗星,玉树临风,仪表堂堂,风流倜傥,高大威猛,文质彬彬,风度翩翩,温文尔雅……”

“拜托你清醒点,这些词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奔驰真人一脸遗憾地打断飞蛾“我说的衰是衰仔的衰,不是帅哥的帅,这点口音都听不出来,怎么做的弟子?”

“那大家就放心了。”飞灵与同门都松了口气。

飞蛾道人大奇:“能坐上掌门之位分明是天大的喜事,怎么会衰呢?弟子不懂。”

“你还年轻,有些事把握不住真谛,自然不会明白,以后就知道了。”奔驰真人心虚地拍了拍他肩膀,继续道“成为掌门的第二个条件,就是会赚钱。”

冯酸菜险些摔倒,这都是什么规矩,还能不能靠点谱。

不过转念一想也明白了,地雷门每年炸死那么多弟子,可不得会赚钱去赔么,像奔驰真人这样把高利贷翻了几十倍的,退位让贤是利门利派的大善事啊。

十七号弟子飞碟上前一步,摇头叹道:“弟子虽然对经营之道不太熟稔,但架不住家里是盐商世家,价值几亿晶灵石的家产等着弟子去继承,想想就觉得索然无趣,哎……”

“十七师弟是在炫富不成?”飞蛾咬牙切齿,大声质问。

“有么?”飞碟说着递上一双金筷“师父,你老人家若是退休了想要游山玩水,只要拿着这金筷就可以在任何一处有我家盐铺的城镇上免费吃喝玩乐。”

“飞碟你居然公然行贿!简直恬不知耻!师父是这种人么?你把师父当什么人啦?”飞蛾上蹿下跳,愤愤不平。

“胡闹,为师是那种不思进取,贪图享乐的人么?”奔驰真人一本严肃的说完,若无其事地接过金筷放进了兜里“免不免费的无所谓,主要是为了在修行一途走得更远,结交各门派的有识之士,弘扬我地雷门的浩然威名,需要苦行磨砺而已。”

“那是当然。师父您真是辛苦了。”飞碟说完,志得意满的退到了一边。

“师父你说的这是人话嘛……”飞蛾在一旁手按胸膛,气血翻涌,面色青黑,浑身发抖好像要暴毙一样。

冯酸菜这时忍不住问飞灵:“姑娘,话说大师兄飞蛾之后,怎么直接是十七师兄飞碟?中间的弟子去哪儿啦?”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都已经投胎了吧。”飞灵甜美一笑“我叫飞灵,以后喊我灵儿就可以了。”

“好的胎儿——噢不,灵儿……”冯酸菜如坠冰窖,瑟瑟发抖。

奔驰真人这时举起右手道:“当掌门的第三个条件,就是会制雷。”

飞灵知道冯酸菜新来乍到听不懂,特意解释:

“咱地雷门的看家本领就是制雷。

从天上把雷取下来,装进各种材质和大小的容器中。

有点火炸的,有遇水炸的,有拔绳炸的,有震动受到压力炸的,也有混合药物炸的。

一般越大的容器却安全,金银铜铁石等材质的容器也不太会出事,等级就分为下中上三类,上品管子雷威力最大……”

冯酸菜想起穿在身上的竹筒管子雷,咽了口唾沫:“请问什么材质的容器容易出事?”

飞灵轻描淡写:“木质,竹质一类,因为容易炸,所以用拔绳引线。”

冯酸菜听完就如坐针毡,浑身冒汗,手脚都开始发抖。

“你怎么了?”飞灵一脸关切。

冯酸菜强颜欢笑:“没事没事,羊癫疯而已,过一会儿就好了。”

飞灵郑重地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这时三十一号弟子飞天迈步而出:“论制雷的手艺,我自认为仅在师父之下,哪个不服尽管出来挑战。”

奔驰真人呵呵一笑:“那可不,本门两百多号弟子,炸死在你手里的也就三十多个,水平能不高么。”

飞天哈哈一笑,抬手挠着后脑:“多谢师父夸奖,弟子也是尽力而为而已。”

“为师特么的谢谢你了。”奔驰真人一口老血在喉咙里打转,调整气息后继续“当掌门的第四个条件非常重要了,那就是心理素质,就像刚才,我差点被三十一气死,结果硬生生顶住了,这个心理才叫过硬,你们学着点。”

众弟子纷纷点头,表示受教了。

二十六号弟子飞机清了清嗓子:“弟子在想,心理素质过硬这个条件非我莫属了吧?弟子虽然喜欢拍马屁,但是拜入门中这么多年,师父的马屁没有一次拍中的,换别人早崩溃了,可见我的脸皮很厚,心理素质也非常过关。”

飞蛾冷笑:“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冯酸菜手扶额头:什么鬼,地雷门的这些弟子一个比一个离谱……

奔驰真人忍不住谆谆教诲:“二十六你此言差矣,主要是你对着人拍马屁,这谁拍的中啊,下次拍人屁估计就成了。”

“多谢师父教导。”飞机恭敬作揖。

冯酸菜在旁边扶着餐桌险些摔倒。

飞灵这时道:“爹爹,你说的四个条件四位师兄各占一条,但就是没有一人满足四个条件的,这该怎么选?”

奔驰真人略一沉吟:“这样吧,飞蛾、飞碟、飞天、飞机,你们四人轮流当一天掌门,谁先顶不住谁就淘汰,坚持到最后的那个人,就是咱们地雷门第九十九代掌门人。”

被点名的四人面面相觑。

冯酸菜心说还有这种操作?

奔驰真人紧接道:“日常收徒,授艺,收支账务由你们四人轮流管理和交接,待新掌门人选决出,为师将传他地雷门至宝——也就是咱们虽为下仙门却能立足于修仙界万年不倒的秘籍!”

“遵命师父。”冯酸菜听到秘籍两字眼睛都开始放光,抢在四人之前抱拳下跪。

一时间所有人的诧异目光都聚焦在他脸上,全场张嘴,鸦雀无声。

“口快,别见怪,哈哈哈哈……”冯酸菜连忙躲到飞灵身后。

奔驰真人点点头:“好了,吃饭吃饭。”落座之后,随手去夹辣椒炒肉丝。

飞蛾见状大惊,又不敢提醒,只顾自己扒饭。

冯酸菜正要提醒赢得信任,站稳自己在地雷门的脚跟,却见奔驰真人再次放下筷子说:

“是这样的,平常掌门的饮食总比弟子要丰盛些,今天是飞蛾你第一天当代掌门,这道菜理应给你吃。”

飞蛾道人两眼暴突:“我……我怕自己无福消受啊师父……”

“哎,做人不要妄自菲薄,一盘菜有什么福不福的?”奔驰真人两眼一瞪“就算只是代理掌门,应该有的福利待遇也要跟上,这是原则问题。就好比做我地雷门的厨子,哪怕犯错被炸死,该给的棺材我们也不能少了。”

飞蛾道人汗如雨下,却依旧保持着面如死灰的微笑。

奔驰真人把菜一推:“如果想当代掌门,这菜你今天必须吃,不吃直接淘汰!”

“不要啊……”飞蛾两眼一翻,假装晕厥,身体却一点点往门外挪。

奔驰真人一脸关切:“你们大师兄平时太辛苦了,油水又跟不上,瞧把他饿的,赶紧,这些辣椒和肉片都给他塞下去,一滴油水都不许剩。”

“遵命师父!”弟子们把飞蛾从门口拖了回来,一个个面露奸笑,摩拳擦掌着将他逼到角落。

“不要啊……”

飞蛾道人的惨叫响彻天雷峰。

俗话说得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冯酸菜这连草鞋都没踏破呢,地雷门的祖传秘籍就有了眉目,这下他就不用找了,只要等着四名弟子决出掌门之位,暗中跟着就能知道下落,再伺机盗取,轻易的好似探囊取物。

两天过后,冯酸菜亲自下厨的日子终于来到,他壮怀激烈,誓要一展惊世绝代的厨艺,让地雷门上下尝过一遍便永生难忘。

食材都是最新鲜的,调料也是最新研磨,所有人期待万分,大家甚至不再修炼,而是围在厨房门口围观,七嘴八舌地议论,情绪十分之高涨。

只见冯酸菜刀刃翻飞,寒光闪耀,控火掌勺,行云流水,一顿操作猛如龙虎。

三刻钟后,三十一号弟子飞天作为代掌门,率先夹了一筷鸡丁品尝,结果当场石化。

“有这么好吃么?”大师兄飞蛾不信邪,夹了一筷,在长久的沉默过后,没想到他大放悲声,激动得拿着筷子的手都在发抖。

冯酸菜既欣慰又感慨:“终于有人领悟到我厨艺中包含的对于宇宙的运行,大自然的规律,还有社会可持续发展,以及个人对人生的见解,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和情感了,谢谢,谢谢大家。”

说着四面鞠躬。

“你……”飞蛾道人颤声伸手。

冯酸菜一个箭步上前,握住飞蛾手臂用力一晃:“没想到大师兄你外形如此粗犷,内心却是如此细腻伤感,哎,我承认,我的厨艺确实一极棒,但你因为好吃而流泪,实在让小弟受宠若惊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