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厨神也疯狂 > 第3章 同门

第3章 同门


“或许可以???”冯酸菜满头大汗“有没有靠谱一点的方法?地雷门弟子伤亡率这么高,仍有人前赴后继地拜入门中,可见能活下来的都是视死如归之辈,我用死亡来威胁他们,岂不是自找死路?”

“不要还我。”

“还挺合身。”冯酸菜一眨眼功夫穿上外衫,还有余暇整理发型“话又说回来,老前辈与我无怨无仇,为什么如此帮我?”

老者面无表情:“此事说来话长。”

冯酸菜心头一惊,以为老前辈要从盘古开天辟地时说起,看在他救自己的份上,打算硬着头皮听下去。

结果老者道:“现任掌门奔驰道人的掌门之位,是从他可歌可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师兄——奔腾道人——手里继承过来的……”

冯酸菜听到这里,心说眼前这位老者应该就是奔腾道人了,现在竟沦落到在此劈柴的地步。也不知这中间有着怎样的血雨腥风,恩恩怨怨,凄凄惨惨戚戚。

原本神色慈祥,语气平静的老者说到这里,突然满头青筋,两眼暴突,嗓音抬高八个度,手里的斧子乱砍乱骂:

“掌门之位本来应该是我师兄的,他他娘的跑了,老子使尽浑身解数才追上他,结果奔腾这老小子宁死不屈,其他师弟趁我追师兄的时候也跑了,这掌门之位就到了年少无知、单纯善良、天真烂漫的我手里——没错,老朽就是现任掌门,道号奔驰。”

天雷滚滚,冯酸菜石化当场,目瞪口呆。

奔驰真人继续滔滔不绝:“地雷门看着光鲜,其实每年因为死伤弟子支出的赔偿金就高达十几万下品晶灵石,财政空虚,负债高企啊小老弟!”

奔驰真人越说越激动,扔了斧子指天骂地:

“老朽二十年来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夙夜忧叹,在每个月都有弟子被炸死的情况下,凭借自己异乎寻常的天赋,通过坚忍不拔的毅力,日复一日不断经营,终于把借的高利贷又翻了几十倍。”

“啊呀……”冯酸菜立马闪了老腰“我替地雷门的列祖列宗谢谢你了……”

“不用谢,这是老朽应该做的。”

“哎哟我去……”冯酸菜连忙扶墙。

奔驰道人开始抽烟斗,促使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这不,前两天门下弟子又把大厨给炸死了。

好在那人是刺客,不用赔钱。

可是小老弟你年纪轻轻厨艺肯定高得有限啊,老朽怕大伙失控把你给炸了,那本就负债累累的地雷门岂不是更加雪上加霜?

所以老朽将管子雷外衫赠予你,能不能保命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冯酸菜听着这话味儿不对,旋即反应过来:“好啊你个老家伙,让我穿着管子雷外衫威胁你徒弟,到时哪怕被你徒弟炸死,也是我威胁他们在先,就算告到官府,你的弟子们也不过是正当防卫,都不用赔钱……”

“嘿嘿嘿嘿。”奔驰道人一脸奸笑,边走边说“小老弟,知道得太多对你可不好,静下心来好好在地雷门当厨子吧。”

“喂!”冯酸菜在奔驰道人出门时喊住了他。

“什么?”奔驰道人右手夹着烟斗,银发在风中凌乱,头也不回。

“你当掌门这么惨,能不能一走了之啊?”

“走了你养我啊?”

冯酸菜低头一笑,把晶灵石丢了过去:“你虽然贵为下仙门掌门,却也是个可怜人,这钱拿着去买副棺材吧,我会给你送终的。”

奔驰道人一掌挥退晶灵石:“去你大爷的,敢咒我死,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炸了?”

冯酸菜啊呀大叫,双手抱头。

奔驰道人一脸鄙夷:“自己命在旦夕还可怜老朽堂堂一个掌门,简直神经。”

…………………………

冯酸菜因为掉进化粪池身上有异味,地雷门就给他放了两天假专门用来洗澡。

在此期间,地雷门的饮食由弟子们自己负责,而冯酸菜的房间就在后厨隔壁。

当地雷门弟子忙着煎炒烹炸的时候,正在洗澡的冯酸菜意外听到从隔壁传来的一段对话。

“喂飞蛾师兄,你明知道师父不吃辣,放这么多夺命灭魂椒是几个意思?”

飞蛾道人愤愤不平:“飞鼠师弟你评评理,师父一把年纪了却迟迟不肯将掌门之位传给我,是不是有意刁难?”

“掌门传位与否,与你喂他吃夺命椒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飞蛾道人嘿嘿一笑,踌躇满志 “把师父辣死了,这掌门之位不就是我的囊中之物?”

“你想多了飞蛾师兄。”飞鼠道人说“论有钱,你不如十七师兄;论拍马屁,你不如二十六师兄;论能力,你做雷的威力不如三十一师兄;论长得帅,你不如我;论关系,你不如小师妹与师父亲近,毕竟人家是父女。所以要说这掌门之位,传谁也不会传你啊。”

飞蛾道人闻言大怒:“可我是首席大弟子,你们的大师兄啊,自古以来废长立幼就是取乱之道!”

“可拉倒吧你,以为是传江山社稷啊还废长立幼。”

“退一万步说,师弟们制雷手艺比我好,会拍马屁,家里有钱,我都认——可你竟然说比我帅,老子第一个不服!”飞蛾道人唾沫横飞。

飞鼠道人一脸遗憾:“事实胜于雄辩,认命吧飞蛾师兄。”

“认你个大头鬼!”飞蛾道人一个虎扑和他扭打起来。

“别以为你是大师兄就可以随便打人。”

“打的就是你,你个丑逼。”

“竟然说我丑!我跟你拼了!”

“我才是地雷门最帅的崽!”

“我才是,你最丑!”

“你胡说!”

两人用王八拳,猴子偷桃和抓头发互殴,打得对方眼青脸肿,鼻血长流。

同门师兄弟们站在一丈开外剥手指甲,一个个大叫大嚷,怎么劝都劝不住:

“住手,你们住手。”

“你们不要打了啦,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要不是奔驰道人及时赶到,飞蛾与飞鼠就得用管子雷同归于尽了。

“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争吵啊?”奔驰道人不耐烦地在鞋底上磕烟斗灰。

飞鼠道人张嘴想告密,却听飞蛾道人一声断喝:

“飞鼠师弟,你明明是本门最帅的崽,夜空中最亮的星,为什么打死都不肯承认?

难道承认自己是本门最帅就那么难么?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否认也是没用滴的飞鼠师弟!”

“我……”飞鼠道人两眼小星星,被夸得飘飘然起来。

飞蛾道人见自己得逞,面向奔驰真人恭敬一揖:“师父,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刚刚我称赞飞鼠师弟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傥来之物,物华天宝,宝马香车,车水马龙,龙马精神,神……”

“好了好了。”奔驰真人连忙打断“为师明白你们师兄弟相亲相爱,爱如潮水,水波不兴,兴致勃勃,勃然大怒,怒气冲天,天崩地裂——记住要继续保持这种势头,咱们地雷门才能千秋万代地传承下去。明白么?”

“遵命师父。”

奔驰真人将一场同门操戈的危机化解于无形,心情大好:“好了,用膳的时辰也差不多到了,直接开饭吧。”

弟子们纷纷遵命。

一会儿功夫,各色佳肴端上了桌,洗完澡的冯酸菜也小心翼翼入了席,毕竟初来乍到,他还是比较低调的。

就见飞蛾道人将一盘辣椒炒肉丝端到奔驰道人面前,而一个尖嘴猴腮、满脸痤疮的暴牙斗鸡眼正对着镜子一脸痴笑的梳头,嘴里还自言自语:

“我就说事实胜于雄辩嘛,天生帅质哪里是谁可以轻易遮掩的?”

冯酸菜差点把隔夜饭吐出来,连忙捂嘴转向奔驰道人,见他把筷子伸向夺命灭魂椒危在顷刻,而飞蛾道人双手握拳,一脸的丧心病狂,无声大喊:

“吃下去!吃下去!吃下去!”

“咦?飞灵呢?这丫头又在减肥么?”奔驰真人忽然收回筷子,四面扫视。

“爹爹你又胡说八道。”清脆好听的嗓音在门外从天而降,只见一位妙龄少女一身黑缎长裙,围着一条鲜红的云雷纹腰带,手握两团噼啪作响的蓝紫色火花装进储物戒“人家忙着修炼制雷呢,哪里有功夫减肥?”

冯酸菜只觉少女瓜子脸蛋,五官精致,雪白无瑕,身姿苗条,曲线傲人,清丽秀美,娇俏无伦,十万分的好看,说不出的动人心魄,一个箭步上前:

“请问姑娘芳名,芳龄几何,籍贯何处,家里几口人,可曾婚配——”

少女飞灵双手护在身前:“神经病,你贵姓啊?”

“免贵姓冯,单名一个酸菜。”

飞灵扑哧一笑:“你不识数吧?”说着落座,又看向冯酸菜“之前没见过你,新来的弟子?”

冯酸菜摇摇头:“我是新上任的大厨,请多多关照。”

“棺罩?”飞灵拿着筷子挑菜一脸凝重“见过心急的,没见过你这么急。”

“嗯?”冯酸菜有点没听懂。

飞灵柔声道:“等我吃完就给你量身做一口,有了棺罩还得要棺身,你想要宽松版还是紧凑版?樟木、柳木还是金丝楠木?”

微微一顿:

“灵堂布置成什么颜色?挑选风水宝地我也很有心得哦,主要是经验多,晶灵石到位什么都好说啦,加上咱们是同门,给你打八折吧。”

冯酸菜冷汗直冒:“姑娘你太客气了,哈哈哈哈……”尴尬的笑声越来越轻。

“好了,今天本门弟子难得齐聚一堂,在吃饭前为师宣布一件事。”奔驰真人招呼大伙,所有人的目光很快聚集过来,场面也开始安静。

奔驰真人道:“为师今年五十五,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

“师父看上去可不止八十,妥妥的装嫩谎报年龄。”飞鼠道人在旁边窃窃私语,话音未落就被奔驰一掌拍到角落,鲜血狂喷不省人事,看得冯酸菜瞠目结舌。

“打算公布掌门人选了么?”飞蛾道人两眼放光。

奔驰真人庄严地点点头:

“诸弟子皆已成材,而且制雷这么多年没被炸死,说明运气与实力都是万中无一。

为师是时候退居幕后,做一名享享清福的太上掌门了。

这拯救天下,降妖伏魔,匡扶正义的重任就交给你们了,好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