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食肉之羊 > 第九章

第九章


“这就是假想力,其实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也能感觉到它的存在,比如坐车的时候,司机突如其来地一个急刹,车上的人身体不自主地向前倾斜。假想力,又称为惯性定律,也叫牛顿第一定律。可是发现它的人,却并不是牛顿,而是我最喜欢的物理学家伽利略,有意思吧。”

将手中因为演示假想力导致瓶身破裂的塑料瓶放回小惠床边的垃圾桶里 ,骆慈盯着里面满满当当的塑料瓶顿时有些出神,脑海中浮现出周节街头巷尾到处翻垃圾桶的画面,眼眶不禁有些湿润。

那些被人丢弃的垃圾,也曾使某个人在这世间艰难前行。

骆慈抱着肩膀蹲坐离小惠不远的地方,絮絮叨叨地讲着自己在学校里那些有趣的见闻,也不管小惠到底有没有在听,甚至到后来小惠睡着了仍然没有停止。生生地就这样熬了一宿,只希望自己的故事能给小惠黑洞般单调的生活增添一点其他的色彩。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小门外再次传来皮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床上的小惠猛地睁开眼睛。骆慈和小惠对视一眼,迅速地再次钻进床底。

葛军打开小门,朝地下室里望了一眼,见小惠仍旧闭着眼睛,似乎还在睡觉,又轻轻地关上小门。

约莫几分钟后,小惠轻咳一声,“出来吧,他应该已经出门上班去了。”

骆慈三两下快速从床底下爬出来,轻手轻脚地走到楼道小门前,耳朵贴在门上,屏息听了一小会,果然外面一点响声也没有了。转身走回小惠旁边,再次建议道,“要不等下我出去就在你家里随便找一根铁丝,给你打开这镣铐,这样你就可以跟我一起走了。”

小惠面色惨白地摇摇头,“我现在这种情况走不远的。”

骆慈眉头紧皱,“你到底是哪里受伤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小惠一点点拉起身上的衣服,指着腹部被染红的绷带,“看见了吗?我短时间是走不了的,所以你不用白费心思了。昨天看你的表情,应该是发现照片上有什么非同寻常的东西了,先去把你朋友的事情解决了吧。如果到时候你还能想起来,再回来帮我也不迟。”

骆慈攥紧拳头,“是那混蛋伤的你?他怎么下得去手,不是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吗!”

“别瞎琢磨了,”小惠眼神复杂地说道,“赶紧回去吧。”

骆慈并没有依小惠所言立马离开,而是靠着床尾坐在地上,从兜里拿出一支只有食指长短的铅笔和一本巴掌大小的便签本。他平日就喜欢讲这些带在身上,以便随时可以记录下一些有趣的想法。

骆慈一边在便签本上用铅笔勾画出一些线条,一边故意用轻松的口气说道,“不着急,反正那家伙去上班了,不会很快回来的。我就坐在这陪你一会儿,再给你讲一个我之前听到的一个传说。”

小惠没好气地说道,“你就作吧,一般人碰到这种事只恨没多长几条腿,溜得越快越好,你非要往前凑。”抿了一下干裂的嘴唇,“重三叠四讲来讲去,还不都是你学校那点破事,我都听厌了。等你以后长大了,就知道学校外面的稀奇事更多。”

“这次不一样,”骆慈嘿嘿笑道,“这是我在外面听一个算命先生讲的一个传说,F市的金佛山你去过吗?”

“之前在罐头厂上班的时候,倒是听人提起过,我自己还没去过,”小惠似乎被骆慈勾起了一点兴致,吃力地撑起身子,将枕头立起来垫在后背,腹部的伤口又渗出一丝殷红,额头渗出几粒冷汗,“是那个山顶有一座十多米高的金身佛像,每天早上见到佛光普照的金佛山吗?”

“没错,”骆慈重重地点了点头,“我要讲的就是关于那里的传说。”

“我怎么没听人说过那里有什么传说啊,”小惠纳闷道,“只听别人说那里的风景很优美,是个度假旅游的好地方。”眼帘低垂,“可惜了,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去看看。”

“一定会有的,”骆慈干脆利落地答道,“等我下次把你从这鬼地方带出来,我们可以一起去,甚至你还可以在那山上找个安静的地方,搭个木房子就住在那里。哎,只是我还要回来上学,我还想考大学呢。”

“哟,志气还不小。”小惠眼眸深邃地说道,“再说吧,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现在,还是说说你那个传说吧。”

“这是一个非常久远的传说,”骆慈眼珠子滴溜一转,“从前有一座山.....”

“下一句是不是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小惠打趣道,“这个传说我倒是从小就听过。”

骆慈脖子根都红了起来,“不是不是,你别打岔,不要影响我思路.....不是,不要影响我回忆,”假装咳嗽一声,故作深沉地说道,“这是一个非常悲伤的传说,你安安静静听着就是。”

小惠捂着嘴笑了两声,扯动了伤口,呼出一口气,“好好好,你快讲吧,我保证不再打断你。”

骆慈满意地点了点头,拉长语调继续道,“从前有座山,山下有牡丹。牡丹成了仙,化名叫萱萱。来到凡尘间,恋上一个大笨蛋......”

“所以最后那个大笨蛋就相信那些人的鬼话,把萱萱当成妖精活活烧死了?”

“不然怎么说他是大笨蛋嘛,”骆慈为自己的急中生智暗暗得意,“大笨蛋就是这样一根筋,很容易被人蛊惑的。”

“你这也太假了,是你自己胡诌的吧,神仙怎么可能被烧死,”小惠眼神古怪地盯着骆慈,“而且,这和金佛山有什么关系?”

“神仙怎么不会死,万物相生相克嘛,花草树木当然怕火了,被烧死不奇怪。”骆慈急忙解释道,“我马上就要说这故事和金佛山的关联了,只是被你岔开了而已。”舔了一下嘴唇,“那牡丹仙子死后,怨念太深,化为厉鬼。报复那些造谣她是妖精的村民,一时间尸横遍野。”

“整个村子只有大笨蛋活了下来,等到女鬼萱萱想要对大笨蛋下手的时候,天上忽然金光闪闪。原来她成仙的那座山上有一位早已修成菩萨果位的真佛,实在不愿萱萱继续造下杀孽,就现身收走了萱萱。”

“真佛将萱萱镇压在山间一棵松树下面,每日诵念佛经。后来,萱萱得到了轮回的机会,那个地方也长成了一大片树林,成为往生之地。而那个地方,就在金佛山上。”骆慈盯着便签本上画好的图案,得意洋洋地举在空中,“终于画好了。”

小惠还沉浸在骆慈胡编的故事里,怔了一下,“那是什么?”

骆慈将那张便签纸从本子上撕下来,递到小惠的手里,“你好好看看,觉得这像是什么?”

“好像是一个狼头?”

“不全对,”骆慈将纸张调转了一下方向,“从你刚才角度看确实是一颗狼头,但是从现在这个角度看,它又变成了一颗羊头。似狼非狼,似羊非羊。”

“真厉害,”小惠惊叹道,“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图画,不过,你画这个干什么?”

“这跟我讲的那个传说有关,”骆慈双手背在身后,“很多年后,金佛山附近传出一个说法。传闻只要有人带着那位真佛的信物,将自己亲人埋葬在往生之地,那么不论自己亲人死后有多大的怨气都能化解掉。而那个信物,就是你手里那个图腾。”

“我百分之百可以确定这就是你乱编的了,”小惠斜着眼看向骆慈,“不过,编的很是有趣,有鼻子有眼儿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骆慈不甘道,“难不成你以前在哪听过类似的传说不成。”

“那倒没有,”小惠盯着手里图案说道,“因为这图腾啊,一看就知道现代人画的狼和羊,古代可没有这么复杂的绘画手法。”

骆慈不服气地说道,“你可别小瞧古人,说不定人家那会科技文明比我们现在还要发达呢,不然金字塔是怎么造出来的。”

“我可不懂那些什么金字塔的东西,”小惠忽然收起脸上的笑意,“我只知道,现在你该走了。你想逗我开心,陪我多说说话,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但是你真的不该继续留在这里了。葛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如果一旦被他发现你躲在这个房间里,后果不用我说,你也能想得到。走吧,去做你该做的事情。”

骆慈的鼻子有些发酸,深吸一口气,努力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将手中的铅笔和便签本递到小惠的手里,“你偷偷把比和本子藏起来,等那个人不在了再拿出来。无聊的时候就画画解闷,还可以横横竖竖地画几条线,自己和自己下五子棋,我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就这么干的。”

小惠将骆慈先前画好的图案放进便签本里,双手紧紧地捏着便签本和铅笔,眼眶微红,“我会藏好的,谢谢你。”

骆慈转身朝着楼道的小门走去,扭动门把手,打开小门,在门框内站定,背对着地下室的小惠,用袖子横着在脸上抹了一下,“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接你出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