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食肉之羊 > 第五章

第五章


“我哪有什么老婆,”身穿社区爱心志愿者服饰的小伙子坐在破旧的沙发上,耸着肩膀对骆慈说道,“别说结婚,我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呢。不怕你笑话,我都还在靠我妈的工资生活呢。像我这样的人,哪有姑娘看得上的。”

骆慈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杯子,接了一杯温水递给志愿者,“我就说今天情人节你怎么也来给我送东西,”骆慈又从志愿者提来的袋子里拿出两个苹果,一个递给志愿者,一个自己拿在手里,在衣服上擦了擦,啃了一口,“不管怎么说,至少你比很多人都要善良,这点就很可贵。”

“善良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志愿者盯着手中的苹果,满脸苦恼地说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并非我不愿意去找工作,我干过很多份工作。很多人是干一行爱一行,我是去一家垮一家,不是老板和小姨子跑了,就是给我画大饼充饥,老板兜里比脸还干净。”

“那也不能就这么闲着吧,志愿者的工作又没什么工资回报,总得为自己的生活考虑啊,我每天放学后捡矿泉水瓶拿去卖,还能挣个几十块呢。”

“那多累啊,捡别人扔的垃圾我可做不出来,你是小孩子当然无所谓,大家又都知道你家里的情况,不会说什么。我去捡破烂的话,街坊四邻会笑掉大牙的。且这么过吧,没钱了就找我妈要点,挺好的。”

骆慈撇撇嘴,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讨口三年,做官都嫌”,心道你顶着吸血鬼的名号就好听吗,早就让街坊们笑掉大牙了。

志愿者忽然将身子往骆慈这边挪了挪,低声道,“以前经常跟你走一起的那个孩子,是不是就是去年掉进东湖淹死的那个人?”

骆慈面色一冷,“是又怎么样?”

“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志愿者啧啧两声,“我就说怎么最近一年都没见那孩子来找你,之所以提起这事,是因为前天在社区碰见我妈工厂的同事,闲聊了一阵子,说到去年东湖的那档子事情,她告诉我那孩子不是自己掉进去的,而是被人推下去。我想着那孩子可能是你的朋友,至少得把这个消息告知你.....”

“你说什么!”骆慈一把捏住志愿者的手臂,神情激动地说道,“是她亲眼所见吗?”

“快松开,”志愿者掰开骆慈的手,“痛死我了,年纪轻轻手劲这么大。那女的和我妈一样都在东湖边上的水果罐头厂做工,她老公每天都会在东湖等她下班一起回家,是他老公瞧见的,所以也不是她亲眼所见,但我估摸着这事不能有假,谁会拿人命开玩笑。”

骆慈急切地追问道,“她今天还在罐头厂上班吗?”

“没有,”志愿者摇了摇头,“听我妈说,她老公昨天给厂里打电话替她辞职了,好像那女的怀孕了,以后都不会去罐头厂上班。”

骆慈皱眉道,“你知道他们家在哪里吗?”

“不是很清楚,”志愿者歪着脑袋想了想,“之前听我妈说过,好像是在东湖往西5里的葛家坝,因为她老公姓葛。哦,对了,她老公水性不好,当时还去找人帮忙下水救那孩子来着,而且那人也满口答应急匆匆往东湖赶了,她老公才和她一起回家的,只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骆慈回想起那天在老村长坟地见到孔老五和那人密会的场景,顿时恍然大悟,目光幽幽地说道,“原来如此,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志愿者掂了掂手里的苹果,将苹果放在茶几上,“好了,该办的事情都办了,该说的也说了。苹果你留着自己吃吧,本来就是送给你的,我想吃自己去买就成。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走了,过阵子再来看你。”

骆慈将志愿者送到门口,对志愿者再次致谢,看着志愿者的背影从楼梯消失,关上房门。返身回到卧室,从床下拿出一个铁盒,掀开盖子取出一把零零碎碎的钞票,塞进衣服兜里,又将铁盒放了回去。换上一双运动鞋,匆匆地离开家。

骆慈走到小区门口,奋力地挥动手臂叫了一辆出租车,怀着忐忑的心情奔赴葛家坝。

葛家坝,顾名思义,是一个紧挨着河流堤坝的村子。骆慈一踏进这个村子,就感到一种暮气沉沉的忧伤。老旧的砖房错落地排列着,道路上积满了枯黄的落叶。村口坐着一群年逾半百的老人坐在凸起的砖块或石块上,靠着断壁残垣晒太阳。

好几个老人的眼角都挂着泪水,骆慈清楚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感到悲伤,他们在开心的时候也会流泪,就算什么事都没有,心情平静得像一滩死水还是会流泪。迎风的时候会流泪,做饭的时候会流泪,弯曲的脊梁在田地里挥舞锄头,泥巴深深嵌进满是皱纹的皮肤里也会流泪。

这是一个已经快要埋进土里的村子,骆慈对这种事早就见怪不怪,年轻人都进了城,乡下剩下的都是带不走的东西,还有眷念故土的人。骆慈走到一位老大爷面前,刻意提高声音的音量,“大爷,跟您打听一下,你们这里还有年轻人住吗?”

老大爷缓缓地扭过头来,瞅了一眼骆慈,张开那张空洞洞没有几颗牙齿的嘴巴,“你不用那么大声,我还没耳背呢,”指了指离堤坝最近的一栋两层红砖小洋楼,“这里就葛军那小子还留在村上,你是来找他的吧。你是他们家什么人,葛军那小子家里没什么亲戚了啊。”

骆慈尴挠挠脑袋,面色尴尬地说道,“谢谢,他家现在有人吗,我妈和他媳妇儿之前是一个厂子的,听说他媳妇儿怀孕了,所以让我来看望一下。”

“哦,罐头厂的吧。不知道他家有没有人,平常他们两口子很少和村里的人来往,都是关着门过自己的日子,”老大爷皱眉道,“怀孕?什么时候的事,那丫头看上去不像是怀了孕的样子啊。”

“听我妈说是刚怀上的,”骆慈嘴角挂着浅笑道,“估计肚皮还没鼓起来,当然看不出什么。也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怀了孕更不能乱买,所以我妈托我给她送一个红包过来,表示一下心意,毕竟共事一场嘛。”

“我不是那个意思,”老大爷瘪着嘴说道,“我昨晚看他们小两口回来,那丫头脸色寡白寡白的,哪像是怀孕的样子,更像是得了什么病还差不多。”

骆慈抿了一下嘴唇,“这就不清楚了,是她老公给厂里打电话说她怀孕了,应该不会是说的玩笑话。嗐,总不能白跑一趟,我去看看就一清二楚了。”

“去吧,”老大爷点点头,“问清楚了打这路过的时候,也给我说一声,村里就他们小两口是年轻人,平时又不怎么和我们说话,出了事我们这些老家伙就是想帮忙也不知道。”

骆慈干脆地答应下来,对着老大爷再次点头致谢,抬腿快步走向葛军家。不知为何,骆慈此时心里生出一种古怪的感觉,越是靠近葛军的家,那种古怪的感觉越是明显。

小洋楼并不大,整个房子都是用红砖堆砌而成,墙面并没有粉刷什么墙灰,反而有一种奇异的美感。与其他农村自建房不同,小洋楼并没有围墙,只有一块不大的水泥坪。水泥坪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骆慈走到葛军家房门前,轻轻地敲了两下,“有人在吗?”

无人回应。

骆慈又用力地敲了敲房门,对着门大喊道,“有人吗?我是罐头厂的,厂长让我来给你们带点东西。”

骆慈将耳朵贴在门上,屏息听着门内的声响,可是里面仍旧没有任何动静。退回到水泥坪上,骆慈抬头望了一眼二楼的窗户,也没有什么人影。

叹了一口气,骆慈正要转身返回,眼睛的余光忽然注意到一楼右侧的推拉窗没有锁上。

离开?

还是进去!

那种古怪的感觉像猫爪一样挠着骆慈的心,进去又能干什么呢?知道周节溺水身亡真相的是葛军,自己偷溜进别人家里又能怎么样,万一对方突然回来,到时候就解释不清楚了,只会被当作小偷被扭送进派出所。偷鸡不成蚀把米,得不偿失啊!

可是,就这样无功而返,骆慈又非常不甘心。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回来,自己等在这里就毫无意义,万一葛军带着妻子出了远门,那自己就是等成“望夫石”也毫无作用。另外,刚才老大爷的话,的确勾起了骆慈想要探秘的兴趣,很明显葛军的老婆并没有怀孕。

心里还在纠结不已的骆慈,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推拉窗前,咬了咬牙,骆慈小心翼翼地将推拉窗打开,翻进了葛军家里。

骆慈仔细地打量起葛军家的格局,在脑中构建出一栋一模一样的小洋楼三维模型。一楼是客厅和厨房,客厅只有一张木桌和四条凳子,厨房灶台上面已经布满灰尘,看样子葛军和她妻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做饭了。二楼是三个卧室,一个主卧,两个次卧。主卧是葛军和他妻子居住的房间,床头的墙面正中间挂着两人的婚纱照。两个次卧都是堆放着各种杂物,大箱子小箱子垒在一起,骆慈查看了一下,都是一些脏旧的女人衣物。

骆慈从二楼重新回到一楼,忽然注意到楼梯口旁边有一道小门。刚进来时一直以为是厕所,看过二楼水管布局以后,发现并没有水管延伸向一楼小门这边。骆慈眼睛微眯起来,深吸一口气,轻轻地扭动小门的门把手。

这时候,客厅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啪嗒,啪嗒。骆慈浑身寒毛直立,瞳孔猛地一缩,连呼吸都不自觉地停止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