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食肉之羊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翌日清晨,张小满伫立在酒店大厅门外,静静地等待着。忽然感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在脸上,张小满伸出右手,接了几粒老天爷抖落的头皮屑捏在手心。对着双手哈出一口白雾,转身回到酒店。

俄而,雪势渐大,犹如紧绷之弦弹出的飞絮,一点点,一瓣瓣,飘洒下来。大厅的人慢慢多了起来,提着行李箱簇拥在酒店前台,争先恐后地办理退房手续。哭了一夜的周茹,双眼红肿,面色憔悴地站在接待台后面,应接不暇。

张小满扶了扶眼镜,对守在大厅门旁的两名警员低声说道,“12点前,其他的客人可以先行离开,二楼的住客一个都不能放走。”

两名警员不约而同地点头应诺,振奋了一下精神,挺直身板,目光炯炯地盯着大厅里的人群。

张小满从大厅自助吧台端了一杯咖啡,坐到远离人群的角落。望着窗外的雪花,大脑像一台精密的仪器,飞速地转动起来。将案件所有的细节全部都梳理了一遍,演算了整个过程,确认没有纰漏之后,用手撑着下巴,闭上眼睛打起盹来。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酒店外传来一阵刺耳的警笛声。马良推开酒店大门走了进来,抖了抖肩膀上的落雪,审视了一番酒店的情况,大厅里只剩下二楼的住客,所有人都用焦灼的目光看向马良。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力,马良摸了摸肥肚腩,低着头走向张小满。

马良搓了搓冻得像生铁一般的手,瞟了一眼张小满面前热气腾腾的咖啡,抢到自己手里,手掌紧紧贴着杯身,抽抽鼻子,对张小满说道,“这鬼天气,真是冻死人了,要不是为了这破案子,我才懒得往山上跑呢。别搁这假寐了,怎么样,你有把握没有?”

“八九不离十,”张小满悠悠地睁开眼睛,瞥了马良一眼,“握一个小杯子没用,你那双糙手,得抱着一个铁壶才勉强能透过那层老茧,烧红的那种。”

“别说铁壶了,你知道不,我现在连个纸杯都快买不起了,”马良眼神幽怨地盯着张小满,“先说好,今天你要是不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昨晚那顿晚宴你就自己掏腰包。好家伙,一晚上两万多,你们吃了啥,龙肉吗?”

“我已经替你省下不少了,别不知足。你自己算算,你是想替所有人把这几日的住宿费付了,还是情愿请大家好好吃一顿。昨天回酒店的路上,我已经打电话帮你和酒店的老板商量好了,这几日的住宿费酒店免单,礼尚往来,你是不是得意思意思。”

“这意思也忒大了,”马良一脸肉痛地说道,“这钱局里根本不会给我报销,全得我自己贴。要不,你一会在打电话跟酒店老板商量商量,能不能打个五折什么的。”

“五折?”张小满白了一眼马良,“你也好意思说出口,要说你自个儿说去,我丢不起那人。”

“那要不这钱你出,”马良嘟起嘴巴说道,“反正事情是你搞出来的,我昨晚可没来,啥东西都没吃,听说你倒是吃了不少,生鱼片就吃了三大盘。”

“我没钱。”

“别哭穷,你一个大学教授怎么可能没钱,”马良斜着眼说道,“单单课题研究奖金就不少吧。”

“我的钱都在我女朋友那里,这次出来她帮我订了酒店,就给我了一千块钱,用作车费和日常开销。”张小满苦笑道,“我们打算过几年就结婚,正存钱买房呢,你是不知道,A市那房价.....”

“打住,”马良叹了一口气,“别给我倒你那些苦水了,唧唧歪歪个没完。算你狠,我付!”

“这就对了嘛,早这样多痛快,”张小满瞅了一眼酒店外的警车,面色一肃,一本正经地说道,“人都带来了吗?”

“周坚在最前面这辆车,孔悦坐在后面那辆,”马良指着窗外说道,“周坚的那个工友我没带来,没什么必要,简单审问了一下就立马露馅了。”

“嗯,周坚可能猜到了一点,那个工友不过是他放的一个烟雾弹,可惜他自己都没看清楚,就开始胡乱背锅。”张小满语气平淡地说道,“我昨天让你去查的东西有结果了吗?”

马良将手中的咖啡咕噜一声吞进肚子里,舒服地发出一声呻吟,放下咖啡杯,从怀里取出一个文件袋,“都在这里,热乎着呢。”

张小满打开文件袋,快速地浏览了一遍,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让他们进来吧,是时候揭开谜底了!”

“得勒,就等你这句话了,”马良摩拳擦掌,拿起对讲机沉声道,“把他们带过来吧。”

片刻之后,之前审问周茹的那名男刑警带着周坚从最前面的警车走了下来,几乎同一时间,女刑警带着孔悦也下了车。男刑警和女刑警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各自带着周坚和孔悦往酒店走去。下车的一刹那,周坚和孔悦也看到了对方,周坚沉沉地叹息一声,孔悦紧咬嘴唇,眼眶红了起来,深深地垂下脑袋。

踏进的酒店一瞬,周茹看到周坚戴着银光闪闪的手铐,泪水一下涌了出来,哽咽地喊了一声,“二哥!”

周坚身子一颤,脚步立刻停顿了一下,身后的男刑警右手拍在周坚的后背上,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快走。”

周坚对着周茹摇了摇头,抬腿继续前进。直到走到大厅中央,男刑警才让周坚停下脚步,原地站定。女刑警带着孔悦跟在后面,也走到了大厅中央。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张小满和马良闲庭漫步地走到周坚身旁,张小满轻咳一声,“我知道大家都着急离开,但是请稍微再给我一点点时间。耽误了大家几天时间,总要给个交代才好,至少应该将案件的真相公之于众。所以,请大家耐心一点,事情讲清楚了,大家就可以离开酒店。”

“还有什么不清楚的,”黑色风衣男子指着周坚,皱眉道,“凶手不就是这家伙吗,既然人已经抓到了,接下来就是警方自己的事了。说句实在的,我们并不关心凶手是谁,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破地方。”

老太婆耷拉着眼皮,用手轻轻锤了几下膝盖,“不是老太婆我不近人情,你看看外面这天寒地冻的,我的膝盖有旧患,一到这种天气就疼得厉害,我已经好几天没睡个踏实觉了。该查的既然你们已经查清楚了,把我们这些无关的人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

“别着急,几句话的工夫,耽误不了大家太多时间,”张小满抬起戴着手表的右手,寒面霜眉地看向坐在靠近前台位置的光头老板,“中午12点前一定放大家离开,前提是只要没有触碰法律的底线。”

光头老板用手指轻轻揩干妻子脸上的泪痕,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我这就跟你们走.....”

张小满缓缓地摇了摇头,“不着急,”左手轻轻搭在周坚的肩膀上,“而且,他可不是杀害孔老五的凶手。”

所有人面色一滞,呆呆地望着张小满。

周坚抬起头,咬牙道,“孔老五是我杀的,我已经在警局认罪了,口供我都签字画押了,你在这里胡言乱语些什么!”

马良嗤笑一声,“抢红包的见多了,抢着当杀人犯的还是第一次见,真是开眼了。”

张小满撇撇嘴,“既然你说是你杀了孔老五,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杀死他的?”

周坚眼睛的余光瞟了一眼身体开始微微颤抖的孔悦,“够了,”攥紧拳头说道,“我在警局已经说过了,既然你那么想听,我就再说一次好了。我把他的头按进浴缸里,就像他害死我大哥那样,淹死了那个王八蛋!”

“你是如何进入205房间的?”

“那天我给小妹送手套,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拿走了抽屉里的备用房卡,假装尿急去上个厕所,溜进了孔老五的房间.....”

“你是怎么知道孔老五那晚住在金佛酒店?”

“给小妹送手套的时候,听小妹说起的,”周坚眼神复杂地看向周茹,“她告诉我,晚上临时入住的讨厌鬼好像是害死大哥的孔老五,我当时一听到这个消息,血一下涌到脑子里,立刻下定决心要替大哥报仇雪恨。”

“什么时间?”

“凌晨一点多吧,记不大清了。”

“所以你并不是杀害孔老五的凶手,”张小满扶了一下眼镜,转身面向二楼的其他客人说道,“还记得昨天我们统计的电梯门响次数吗,总共四次。按照大家所说的,我梳理了一下。前三次都是死者孔老五,第一次是他拿着房卡上来找房间,第二次应该是他下去和光头老板谈事,第三次是孔老五和光头老板谈完事情回到房间。那么第四次呢,那一次的时间在一点半到两点之间。”

张小满斜瞥一眼周坚,“那时这位自称是杀人凶手的,已经出现在下山的道路监控里,那么,请告诉我,你又是如何跑到205房间去杀死孔老五的?”

“那次可能是别的什么人进出电梯,”周坚强辩道,“我在那之前就杀死了孔老五,我是从楼梯上下的。”

“很合理的解释,”张小满鼓掌道,“可惜孔老五依旧不是你杀的,因为孔老五根本不是被淹死的。我说的对吗,周茹?”

突如其来得喝问让周茹脚下一软,站在一旁的清洁阿姨立马上前搀扶着周茹的手臂。周茹对着清洁阿姨微微点了点头,轻声说了句“谢谢”,吐出一口浊气,面向周坚惨然一笑,“二哥,从小到大你帮我背的黑锅已经够多了,这次换我自己来吧。”

周坚泪流满面,绝望地嘶喊一声,“住嘴!”

“孔老五是我杀的,”周茹轻描淡写地说道,“他下楼和光头老板商谈之后,来我这买了一瓶水,我趁他不留神把他放在台子上的高原安换成了安眠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