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食肉之羊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张小满手起笔落,一条笔直的黑线自上而下将白板一分为二。

“这是酒店的过道,”张小满指着黑线,言简意赅地说道,“二楼总共有八个房间,奇数房间在过道右侧,偶数房间在左侧,”张小满在黑线两旁依次标注上房间号码,“死者的房间是205,我的房间号码是206,现在我需要你们各自说出自己房间的位置。”

廖勇首先举手说道,“我的房间之前告诉过你和马警官,在过道左侧最里面那间,202号房间。”

老太婆轻握拳头放在嘴前,干咳一声,“我住在他对面的201,”指了指站在身旁一言不发的灰衣男子,“我儿子住在204房间,这些事情警察那天已经询问过,你直接拿过来看不就行了,何必在这里耽误工夫。”

中年妇女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冷哼一声,“肯定是某些人把自己当神探了,呸,装模作样。”

“第一,我这样做自然有我的目的,”张小满神色自若解释道,“第二,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什么神探,不过是想和大家一起研究一下案子,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凶手是如何杀死205房间那家伙的吗?”

听张小满这么一说,黑色风衣男子顿时来了兴趣,坐直身子说道,“我住在死者房间旁边的207,我的房间就是一出电梯门的右侧第一间房。”

棕色帽子男人活动了几下脖子,“我和我的妻子住在203号房间。”

张小满依次在白板的房间号旁边标注上客人的特征,“208房间是清洁房,平常门是关闭的,只有清洁阿姨能够进出,”转头看向正低头吃着一块牛排的清洁阿姨,“我说的对吗,大婶?”

清洁阿姨连忙吐出嘴里的牛排,“是的,但是我没有住在那里,208那间房主要是拿来清洗被套床单那些的,里面没有床和卫生间,只有一排排晾衣杆和几个洗衣机。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你们去看。”

“我曾经在你进去的时候瞄过一眼,”张小满摆摆手说道,“的确如你所说,没有必要再去查看。”转头看向黑色风衣男子,“我记得你刚才在说起自己房间号码的时候,特意提到电梯两个字,是有什么原因吗?”

黑色风衣男子挠挠头,“这你都记得,”耸耸肩说道,“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原因,离着电梯近也就罢了,关键我的那个房间还不隔音,每天晚上听着电梯上上下下的吵得实在睡不着觉,为这事我已经找过前台好几次了,”歪着脑袋看向周茹,“我说的没错吧?”

一直低头坐在靠门边角位置的周茹即刻站了起来,紧张地说道,“是这样没错,”抿了一下嘴唇,“只是因为酒店客房已满,所以无法更换房间,”目光直视黑色风衣男子,“但是,我已经给您的房间费用打了五折优惠,您当时也同意了,这时候再说这些可就没意思了。”

黑色风衣男子吐吐舌头,“这不是别人问起吗,随口一说,不要太较真嘛。”

周茹愤懑地看了黑色风衣男子一眼,又坐回原位。

张小满摸着下巴说道,“那你是否记得案发当晚电梯的使用情况?”

黑色风衣男子一拍大腿,“你这么一问,我还真想起来了。当时警察来询问的时候,我就想说这个事情,可是后来被那警察问东问西地搞糊涂了。那天晚上电梯使用的特别频繁,凌晨十二点半左右响了一次,大概一点多的时候响了一次,间隔十多分钟后又响了一次,然后半小时后还响了一次,吵得我无法入睡,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张小满在白板上写下电梯开门响声的次数,“总共是4次,第一次应当是死者拿着房卡上楼的时候,”目光移向廖勇,“你说你那晚曾经在过道里看到过死者打电话,是在什么时候?”

廖勇注意到其他人也都疑惑地看向自己,急忙解释道,“那晚我有些失眠,大半夜的肚子又饿了,所以想到大厅的自动售货机买盒泡面。有一次207号房间客人向前台抱怨电梯太吵的时候,我刚好路过听见了,所以那天晚上我就没有乘坐电梯,而是从清洁房旁边的楼梯走下去的,”指着坐在角落的周茹,“她可以替我作证。”

周茹看所有人的目光又转向自己这边,轻轻地点了点头。

张小满瘪起嘴巴,“我不是问你为什么出现在楼道,我问的是你在什么时候碰见的死者?”

“大约一点多的样子.....”

“死者是刚从电梯出来,还是要去乘坐电梯?”

“好像是从电梯出来......哎,我记不大清了,因为当时听到他说什么要和周节见面,吓了一大跳,所以急匆匆地往楼下走,没太注意其他事情。”

“哦?其实当时你只是听到死者和某人通话时说了‘周节’和‘见面’两个词,”张小满眉毛一挑,“我说得对不对?”

廖勇挠挠脑袋,面色尴尬地说道,“好像是这样……”

张小满继续追问道,“你和死者认识的事还有谁知道?”

众人都惊诧地看向廖勇,中年妇女鼓掌道,“好啊,凶手果然在这里,既然你和死者认识,那凶手指定是你了,因为我们其他人跟死者素未谋面,只有你才可能有动机杀死205房间的人,终于算是破案了。”

廖勇面红耳赤地指着周茹,“这里不光我认识死者,她也认识。有句话我早就想说了,要论动机的话,这里面她的动机最大。以前是因为看在同村的份上,我不想拆穿你。那天晚上我在过道碰到孔老五的事情,也只对她讲过,”廖勇死死地盯着周茹,“周茹,别装了,你就认了吧,孔老五是不是你杀的,你是为了替你大哥周节报仇,是吧?”

周茹慌张地再次站起来,“不是的!我也是那天晚上听你说的,才知道他就是杀死大哥的凶手。二哥向来告诉我的名字都是那个人的外号‘孔老五’,我并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而且酒店里唯一的监控就在大厅,已经证明我那晚从来没有离开过大厅,怎么去杀死孔老五。”

平复了一下心情,周茹指着头戴棕色帽子的男人,“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当初不想告诉警察,主要是因为孔老五死了,大仇得报,我也很高兴。但是现在已然引火烧身,我不得不说出来了,那晚我看到203的男人偷偷地从楼梯走下来。紧接着孔老五从电梯走了出来,两个人在石柱那里交谈了一阵子,由于柱子刚好挡着203那个男人的身形,所以监控根本没有拍到他从楼梯下来和孔老五交谈的画面。”

张小满微微眯起眼睛说道,“那是什么时候?”

“一点左右,在廖勇下来买泡面之前。”

张小满迅速地将每一个时间点写在白板上,转身盯着闷头不语的戴棕色帽子的男人,“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戴棕色帽子的男人叹了一口气,“那天晚上我是和孔老五见过面,”坐在一旁的中年妇女吃惊地看着丈夫,男人拍了拍妻子的手背,“是在你睡着之后,其实,这次我来金佛山的主要目的就是和孔老五碰面。”

中年妇人瞪大眼睛,“难怪我让你出去陪我玩,你总是推三阻四的,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你认识什么孔老五,你们到底谈了些什么?”

男人将头上的棕色帽子取下,露出一个锃亮的光头,“你记得我结婚前告诉过你以前开过一个理发店吗,那个理发店就在D市东湖一中旁边,他们口中所说死去的那个孩子当时在我的店里兼职打扫清洁。”

中年妇女问出了在座的所有人都想问的一句话,“可这和你跟孔老五见面有什么关系?”

光头男子摸了一下光秃秃的头顶,“因为十二年前在东湖岸边,我亲眼看见周节到底是怎么溺水身亡的。孔老五为了让我闭嘴,这些年一直在不断地给我寄钱。那天晚上他就是想再和我谈谈,想要给我一大笔钱,彻底了结这件事。”

“这些年你说的给我们寄钱的远房亲戚就是他.....”中年妇女如遭雷击,“你真是糊涂啊,这种钱怎么能收!”

光头男子长叹一声,“我能有什么办法,当时你家里不停地在催婚,我一个小小的理发店能挣多少钱?又要买房,又要买车,我父母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两个在乡下一年就靠种点粮食,养几头猪换点钱,哪有什么结余。”

黑色风衣男子嗤笑一声,“难怪你每天都拉着我下棋,我还以为找到一个棋友了呢,没想到你是别有目的,只是拿下棋当幌子,一直在等你的财神爷罢了。”

周茹目光冰寒地盯着光头男子,“你说你亲眼看见我大哥是怎么溺水身亡,这话是真的吗?要知道,警察最后把孔老五放了就是因为证据不足。没有人看见当时的情形,村里的刘叔只看到孔老五和大哥争吵,当时路过的人是看见大哥溺水往湖里沉,因为不懂水性,才赶到我们村报信,正巧碰见廖勇,赶过去的廖勇也只看见孔老五逃跑,没有人能证明大哥是被孔老五淹死的,这才不了了之。”

“千真万确,当时情景像刻在我脑子里一样,”光头男子深吸一口气,“既然都说开了,索性我就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们,这件事已经堵在我心口好多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