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食肉之羊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张小满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几近傍晚,燃烧了一整天的金光此时幻成暗红的血阳,稍微靠近的流云也被染得通红。金佛山上烟雾缭绕,暮鸦站在枯枝上,发出一阵悲鸣,一声又一声,回荡在寂寥的空谷里。

推开酒店的大门,从酷寒的室外进入暖和的大厅,张小满舒服地抖动了一下身子,向站在大门两旁的警员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后张小满径直走向前台,右手在接待台的桌面上敲了敲,“周小姐,有件事想要麻烦你。”

周茹抬起头,惊愕地盯着张小满,“张教授,您这么快就回来.....好的,有什么敬请吩咐!”

张小满揉了揉还有一丝凉意的鼻子,有些发痒,扭过头转向一旁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对着周茹摆摆手道,“谈不上什么吩咐,我想请你将酒店的所有客人都召集大厅旁边的会议室里,可以吗?”

“是警局那边有什么新消息吗?”

“算是吧,”张小满摸摸鼻子,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说道,“想来这个时间点有些人还没有吃饭,正好我忙了一整天也还没吃东西。劳烦你吩咐厨房帮我做点吃的,如果还有生鱼片就更棒了,不得不说你们酒店的生鱼片真是让人垂涎欲滴,每次我下来吃饭的时候都会点上一份,”竖起一根大拇指,“堪称一绝呐!”

周茹捂着嘴娇笑道,“您喜欢就好,”低头沉吟片刻,“这样吧,等下我先挨个打一遍电话,现在这种情况大部分人应该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毕竟除了您,谁都不能出去。在通知他们到会议室里开会的同时,顺便问一下他们是否需要晚餐,这样我也好和厨房的工作人员沟通晚餐的分量,只是我想冒昧问一下,这晚餐的费用是您这边支付吗?”

张小满轻咳一声,面不改色地说道,“晚餐的费用由警局支付,因为警方需要调查案件客人们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得外出,这算是警局做出的一点小小补偿吧,所以告诉大家今晚请尽情地大块朵颐。”

周茹兴奋地说道,“真的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就干脆告诉大家警方请所有人免费吃个晚餐,美酒佳肴管够,相信大家会对警局交口称赞的。”

“可以.....”张小满眼皮一跳,“不过最好还是限量供应,避免浪费嘛。”

“好的,我这就去办,”周茹搓搓手,如同枯木焕发新绿,整个人显得精神奕奕,和之前无精打采地趴桌上时判若两人,“会议室会不会有点小了,要不改在大厅吧,这样松泛一些。”

“不,就在会议室,”张小满扶了一下眼镜,“大家都挤在一张桌子上,才够热闹。”

周茹面色晦暗地看了张小满一眼,不咸不淡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好吧。”

“那么,一切就拜托你了,有劳!”张小满伸了一个懒腰,转身朝着一楼的会议室走去。

十多分钟后,会议室里人头攒动,不少人盯着站在前面首座位置的张小满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道道精美的佳肴摆放在会议室桌上,红酒在高脚玻璃杯中折射出令人沉醉的光芒。张小满拿起一个银勺轻轻地敲击几下玻璃酒杯,“请大家安静一下,我有几句话要讲,讲完之后大家就可以尽情举杯畅饮。”

所有人都挺直身板,伸长脖子,目不转睛地看向张小满,就像一群关在篱笆里的鸭子。

“相信大家对于我今天为什么召集大家前来都充满疑惑,”张小满嘴角挂着浅笑说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小满,是住在206房间的客人。”

底下有人开始反应过来,指着张小满对旁边仍旧不明就里的人低声解释206房间的位置。

张小满脸上的笑意更盛了,“没错,我就住在被杀死的那个倒霉蛋对面。”

会议室里顿时鼎沸起来,很多人都张大嘴巴震惊地盯着张小满。

“叫大家来没有别的意思,”张小满再次敲击了几下玻璃酒杯,缓缓说道,“警方已经聘请我作为这起案件的顾问,今天专案组的马警官托我请大家吃个饭,非常感谢大家配合警方的调查。由于案件还在侦办,所以马警官无法亲自到场,还请大家见谅。”

一时间,所有人脸上都摆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有人甚至竖起大拇指对警方今晚设下酒宴赞誉有加。

张小满轻笑道,“好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大家可以开怀畅饮了。”停顿片刻,扫了一眼下方的众人,“另外,请住在二楼房间的所有客人在酒宴过后不要着急离开,我还有点事想要询问,希望大家配合一下。”

说完,张小满离开首座位置,开始游走在会议室里,不断地和人推杯换盏,热烈攀谈。

酒足饭饱之后,很多人开始陆续离开,会议室里只剩下二楼的客人和狂欢后的满地狼藉。张小满走到周茹面前,脸色潮红地说道,“麻烦你把那天和你一起发现死者的清洁阿姨也叫来吧。”

周茹狐疑道,“连她也要接受询问?她知道的情况不多,该讲的都已经告诉马警官了。况且你那天也看见了,她当时都被吓得魂飞魄散了,你再怎么问她,估计也很难有什么收获吧。”

张小满摆摆手,“你误会了,这里还剩下许多酒菜,刚才人多,可能会有人介意和她一起进餐,这会可以叫她过来吃点,免得浪费。而且,左右她也要过来打扫,不如早点来,还能吃上一两口热菜。”

周茹松了一口气,“行吧,我这就叫她过来。”

戴棕色帽子的男人见周茹离开,语气冰冷地开口问道:“你把我们留下来,难道说凶手就在我们这群人里面?”

零散坐在会议室里居住二楼的其他客人闻言一惊,都一脸悚然地盯着张小满。

张小满拿起一杯红酒,抿了一小口,“我没这个意思,只是大家和死者都住在二楼,有些情况想要了解一下,万一有能帮助警方侦破案件的线索,大家也好早一点离开。”

坐在棕色帽子男人对面的正是经常与之对弈的黑色风衣男子,黑色风衣抱着膀子面色不善地盯着张小满说道,“这里的人应该和那个死者都没有什么交集,他是那天晚上临时入住的,而在座的至少已经在酒店入住一两天了,包括你。”

棕色帽子男人的妻子阴阳怪气地说道,“按我说,如果硬要说凶手在我们这群人里面,最可疑的就是你,”抬起右手,指着张小满,“在我印象中,自打你入住酒店以来就没怎么出过门,整天呆在房间里谁知道你在搞什么鬼。那家伙死了,你又忽然冒出来,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的吗,凶手往往都是那些行为古怪,想要引导警察往错误方向查案的人。”

坐在最末尾位置的廖勇站了起来,对着中年负人厉声道,“胡乱攀咬你也要看看对象,张教授既然被警方聘请为顾问,那就说明警察已经认定张教授与案件无关。你说出这样的话,是觉得警方有眼无珠吗。你可真是孤陋寡闻,实话告诉你,张教授可是德川大学的数学教授,在国际上名号都是响当当的,怎么可能会是杀人凶手。”

中年正要站起身和廖勇争辩,棕色帽子冷着脸对中年妇女呵斥道,“闭嘴,”扭头正对廖勇说道,“即便他有再大的名声,也不能因此就说他不可能杀人,这是两回事。当然,警方既然任命他为顾问,一定是有充分理由的,这点我们都相信,否则也不会听他的留在会议室里。”

会议室里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所有人都循声望去,只见坐在角落的老太婆站了起来,在身穿灰色大衣的中年男人的搀扶下,走到会议桌旁边,对张小满说道,“人老了,不中用了,坐了一会有些乏困,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吧,问完我好回房休息了。”

正在此时,周茹带着清洁阿姨走了进来,张小满指了指身边的一个位置,“坐这吧,这些菜都没人动过,”又拿起一个干净的高脚酒杯,倒了半杯红酒,放在清洁阿姨面前,“您慢慢吃,每天收拾房间也挺辛苦的,今天就好好享受一下。”

清洁阿姨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菜肴,咽了一下口水,“谢....谢,我在这吃不会影响你们谈事吗,要不我还是拿点东西去外面吃吧。”

张小满双手按在清洁阿姨的肩膀上,摇头道,“不会,你吃你的,我们说我们的,没什么影响,你安心坐在这里吃就好,哪都不用去。”

转身面向众人,走到会议室正前方的墙面,张小满扯着一根细绳用力一拉,一块长方形白板从墙壁上方滑落下来。拍了拍手,从兜里拿出一根黑色马克笔,张小满扶了一下眼镜,面无表情地说道:“好了,现在人已经到齐了,就让我们开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