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食肉之羊 > 第十章

第十章


审讯室,张小满和马良并排坐在一起,一只铅笔在张小满的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间不停地转动,左手拿着一个素描本将张小满的脸遮挡了大半部分。

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走了进来,乌黑的秀发像瀑布一样垂落在香肩上,肌肤胜雪,娥眉紧蹙,手臂上挎着一个棕色的皮质手提袋,低着头在马良的对面坐下。

马良轻咳一声,用纸杯接了一杯温水放到女人面前,盯着女人的脸,唏嘘不已,“孔悦,你还记得我吗,时隔十二年,没想到我们以这样的方式又见面了。”

孔悦微微愣了一下,抬起头注视着马良,期期艾艾地说道,“你是.....你是马警官?”

马良点了点头,“一晃这么多年过去,当年见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小姑娘,如今长得比我都还高了”,用和老朋友叙旧的口吻说,“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孔悦苦笑了一下,“谈不上好不好的,在老家的一个银行上班,过着一眼望到底的生活,饿不死也撑不着,忙忙碌碌地得过且过。”

“结婚了吗?”马良像春节时候坐在桌子边的七大姑八大姨一样,摆出一副八卦的表情呵呵笑道。

孔悦面色一滞,低声答道,“还没......”

马良斜着眼看了一下坐在一旁开始在素描本上涂涂画画的张小满,满脸堆笑地对着孔悦问道,“那有男朋友吗?”

孔悦脸色僵硬地摇摇头,“马警官,您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您应该知道,我父亲如今还躺在警局的停尸房,很多事情还需要我亲自去办。”

“嗐,我就是觉得像你这样的美女,应该不愁找对象才是,关心一下而已,”指了指旁边的张小满,“这小子年龄跟你相仿,性情也不错,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

张小满白了一眼马良,将素描本抬得更高了一点,“我有女朋友了。”

“不劳您操心,”孔悦冷冷地说道,“您还是说正经事吧。”

“我也是为你好啊,”马良撇撇嘴说道,“总好过你找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最后把你的肚子搞大了,人又不见了,逼得你不得不去堕胎来得强啊。”

“为我好这句话我已经听厌了,请不要再说,”马良的话像是撕开了孔悦身上的某个伤疤,让孔悦的身子微微颤动起来,深吸一口气,想起马良的后半段话,忽然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马良摇晃着脑袋,“我找人查过,今年八月份你在D市一家私人诊所做过一次利凡诺引产术,孔老五还塞给那个诊所的医生一个红包,让他保密。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那医生已经因为涉嫌收受金钱贿赂被抓捕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那孩子的父亲是哪个混蛋了吗?”

孔悦攥紧拳头,手指捏得青白,“他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如果你不清楚事情的真相,请不要妄自揣测。有时候,流言是一把无形之刃,杀人不见血,请慎重。”

“好吧,就算我说错了,”马良抱着膀子说道,“那么,你这么维护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孔悦眼神冰寒地说道,“你今天来就是问我这个的?我想知道,这跟我父亲的案子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你当然可以不说,有保持缄默的权力,”马良坐直身子,目光犀利起来,“但是如果被我查到,你是故意包庇对方,影响警方办案的话,那么你也将背负刑事责任。我现在怀疑你那位神秘男友就是杀害你父亲的凶手,这个回答够清楚明了吗?”

“不可能,”孔悦咬了一下嘴唇,像摇动拨浪鼓一样摇了几下脑袋,“他根本不知道我父亲来了F市金佛山,我们早就断了联系,他甚至连我堕胎的事情都不知道。”

“他是谁?”

孔悦犹豫了一下,从手提袋里取出一本书,翻开书的扉页,从里面取出一张有些泛黄的照片,放在桌上,满眼爱意地看着照片上搂着自己肩膀的男子,“他叫冯坚,以前在D市的一家菜市场卖鱼,我和他就是在菜市场里认识的。”

说到这里,孔悦的脸上泛起幸福的笑容,眼神迷离起来。那是一个夏季的傍晚,孔悦像往常一样换掉工作服,拎起手提包下班回家。路过宏正菜市场的时候,顺便走进去逛了逛,买了两根排骨和一个萝卜。

忽然从耳边传来一声暴喝,所有人都朝自己看来,孔悦回头看去,正巧看见一个黄头发的少年伸手夹出自己手提袋里的钱包。少年见东窗事发,即刻拿着孔悦的钱包撒腿就朝菜市场外跑去。一个身穿黑色塑料围裙的青年从一旁窜出,大跨步追向少年。

孔悦此时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脚下的高跟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在钱包里的现金并不多。

正当孔悦要离开菜市场的时候,那名青年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地将钱包递还给孔悦,挤出一个笑脸说道,“人....没逮住,那小子趁着我从他身上找钱包的工夫溜了,好在钱包给你拿了回来,你看看......里面少什么东西没有.....”

孔悦怔怔地看着这个男人,并没有打开钱包查验里面的东西,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擦擦汗,辛苦你了,其实不追回来也没事,里面没多少现金,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也没在里面,不过还是非常感谢你!”

青年男子接过孔悦的纸巾,在头上抹了两把,“不管怎么说,丢了东西都会挺着急的,能找回来最好,万一你有时候就差钱包里那点钱急用呢。再说了,也不能助长小偷的气焰啊。”

孔悦竖起一个大拇指,笑道,“你说的对,像你这样勇于助人的现在太少了,”瞟了一眼旁边的饭店,“这样吧,为了感谢你帮我找回钱包,我请你吃顿饭怎么样,反正这钱能重新找回来,对我来说简直就像白捡的一样。”

青年男子摆摆手道,“算了,我帮你讨回钱包又不是为了让你请我吃饭,”指了指孔悦手中提着的菜,“而且你已经买了菜了,还是不要浪费的好,我也要回去继续守摊了,再见!”

孔悦呆呆地看着青年男子干脆利落地转身走回菜市场,第一次见到真的有人做好事不图回报。猛然想起自己还没有问对方的姓名,孔悦懊恼地撅起小嘴,又瞟了一眼旁边的饭店,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几分钟后,孔悦再次走进菜市场,绕着菜市场走了好几圈,才在一个角落的鱼摊后面找到青年男子。青年男子正端起一盆清洗过尸体的水,试图冲走堵在水龙头下半米方池漏网上的鱼鳞。猛一抬头,瞧见站在自己身前的孔悦,吃惊地问道:“是钱包里的少了什么东西吗?”

孔悦摇摇头,晃了晃手里提着的便当,“我想了一下,就这么走了实在不妥。别人帮了我,我就这么理所应当地接受,不做出一点表示的话,我的良心会折磨得我睡不着觉的,”捂着嘴笑道,“既然你还要继续守摊,只好买了一点便当,希望你不要觉得我抠门才好。”

青年男子连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接过孔悦手里得便当,“您太客气了,再推辞下去就显得我矫情了。这已经非常好了,”指着一旁得泡面盒说道,“我平日也就吃些泡面填饱肚子就行,哪舍得出去买便当,这还是我第一次在这里吃便当呢。”

这时候,孔悦的肚子传来几声咕叽咕叽的响声,羞红脸对青年男子说道,“看来这便当你不能独吞了,我可以和你一起共进晚餐吗?”

青年男子哈哈笑道,“当然,本来也是你买的,”从一旁搬来一个矮凳,“只要不嫌弃就好。”

孔悦大大方方地在矮凳上坐下,看着青年男子解开袋子,将便当平均地分成两份,歪着脑袋说道,“我叫孔悦,就在菜市场前面的银行上班,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男子将一盒分好的便当递到孔悦手里,右手一不小心触碰到孔悦葱白的手指,触电般地快速收回右手,涨红脸说道,“冯坚,坚强的坚.....”

孔悦耳根子绯红,低着头一边夹起便当里的饭菜,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冯坚闲聊。

绿吊扇在二人头顶欢快地飞行,一只猫害羞且自卑,还没有成为谁的宠物,从冯坚摊子下面叼起一块不知何时掉落在地上鱼肉,躲在一堆不锈钢的容器后面大口大口地吞咽。

“不挣钱,卖鱼也不挣钱......”

孔悦听着冯坚在一旁絮絮叨叨,目光停留在对面摊子上面成千上万排列着的鸡蛋,不禁感叹,这才是实实在在的生活啊.....

吃完便当,孔悦脸颊发烫地和冯坚挥手告别。走出菜市场时,孔悦满身腥味,笑意在脸上绽放,望着夕阳下堆放在菜市场门口三轮车上的橘子,感觉像极了此刻自己热爱这个世界的那颗被阳光捏烂的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