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食肉之羊 > 第三章

第三章


一个身穿蓝色校服的少年坐在操场边上,膝盖上放着一本物理奥秘的图书,图书上是一张巴掌大小的纸片。少年正拿起一支黑色的中性笔在纸片上写写画画,时不时地抬头望一眼篮球场,那些浑身散发青春荷尔蒙的同学在球场上来回追逐,偶有一两个扔出漂亮的抛物线,便会引来周遭一些女生响亮的喝彩。

少年有些索然无味地撇撇嘴,拿起纸片,盯着上面的画作,摇晃几下脑袋,脸上露出一副甚是满意的笑容。忽然,从背后伸出一只手,搭在少年的肩上,少年眼神登时一寒,右手紧捏对方的手腕,用力一扭。

只听背后传来一声杀猪般的惨叫,那只手的主人也是一个身着校服的少年,不过校服上的打了好几个难看的补丁,一边吸着冷气发出“嘶嘶”的声响,一边求饶道,“骆慈,快松手,是我......”

骆慈松开右手,将物理奥秘图书夹在腋下,站起身来,面向突然袭击他的少年,冷哼一声,“周节,我之前已经警告过你,不要在我身后搞这一套吗,为什么还要自讨苦吃呢。”

周节活动几下手腕,抱怨道,“谁知道你反应这么大,”盯着骆慈手上的纸片,“你那鬼画符的是什么东西?”

骆慈得意地将手中的纸片递给周节,“什么叫鬼画符,看清楚,这可是艺术。”

周节瞅了半晌,歪着头问道,“是一个狼头?”

骆慈竖起食指,左右晃动了一下,“不全对,如果再换个角度,”一边将周节手里纸片上下调转,一边问道,“现在,你看到的又是什么呢?”

周节张大嘴巴惊呼道,“居然又变成了羊头!真神奇!”

骆慈双手插兜,嘴角微微上扬,“瞧你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只是我无聊画着玩的,不至于大惊小怪的。”

周节挠挠脑袋,“我可没你那么聪明,这东西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知道旁边F市那个金佛山吗,”骆慈见周节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那山上不是一直有一个传说嘛,我想给它加点料.....”

周节嘟起嘴,“你也是够无聊的了,”将纸片揣进自己的兜里,学着老师的语气说道,“这张纸片我就先没收了,学生嘛,还是以课业为主,少花些心思放在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上。”

骆慈白了周节一眼,“那东西你想要拿走就是,只要我想画,随时可以画个百八十份的。”

周节攀着骆慈的肩膀,“大气!不愧是东湖一中物理之星,”斜着眼说道,“听说你们班来了一个数学天才是不是?叫张什么来着.....”

“张小满,”骆慈面无表情地说道,“勉勉强强算是在数学方面有些天分吧,称不上什么天才。”

“哟,”周节摆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能让你说有天分也是不容易,我已经闻到浓浓的火药味了,可惜啊,我们不在一个班,不然一定好好观赏一番你们这场龙争虎斗。”

骆慈面色复杂地说道,“你想多了,不会有什么龙争虎斗,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可提醒你,不要想着跟那个人套近乎,那就是一台冰冷的机器,他没我这么好说话,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我招惹他干嘛,只是好奇而已,你们两个怪人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周节拍拍骆慈的胸膛,“我有你这一个好兄弟就足矣,余者对我而言与草木无异。”

“得了吧,”骆慈冷笑一声,“你现在的心思都在那个姓孔的女生身上,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兄弟。现在可到处都在传着你们郎才女貌的佳话呢,小心什么时候老师找你去办公室谈谈心,”扭头盯着周节说道,“我说,你和那女生不会真的在交往吧?”

周节脸上立刻涨红起来,“别胡说,不要瞎传谣,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真的,骗你是小狗!”

骆慈见周节一副恨不得要赌咒发誓的样子,摆摆手道,“别那么认真,我就是说笑而已。不过,你真得注意点,现在外面都在疯传这件事,你一个男孩子倒是无所谓,可那个女生就难堪了。事关女孩子的名节问题,一定要小心谨慎处理。”

周节垂头丧气地叹息一声,对于校园里这种谣言完全束手无策,和骆慈在校门口分别以后,耷拉着脑袋走在回家的路上,思绪万千。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周节百无聊赖地走进学校图书馆。因为骆慈在课堂上和物理老师顶撞了几句,被留在了教室里接受老师的训斥,让原本他俩事先约好放学后东湖烧烤之行不得不化为泡影。

周节路过骆慈教室的时候,瞄了一眼,唾沫横飞的物理老师似乎短时间没有停下的打算,周节只好和骆慈悄悄比划了一下,告诉骆慈自己去图书馆打发时间。

在图书馆里转了几圈,也没找着自己想看的书,周节郁闷地走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趴在桌子上望着窗外的栀子花愣愣出神。忽然瞥见坐在他前面一个女生桌子上的一本书,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立刻站起身走到女生旁边,指着桌子上那本推理小说,小声问道:“你好,同学,这本书能先借给我看吗?”

女孩回头看向周节,和煦的阳光将女孩的脸庞照射得晶莹剔透,如柔荑一般的微风撩起女孩垂在耳边的秀发,看得周节如痴如醉,却毫无邪念,就像是在欣赏一件瑰丽的艺术品。

注意到周节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女孩的脸上飞起红晕,将桌子上的书递给周节,声如细丝地说道,“可以,”抬起捏着笔的右手,“我正在写作业,反正也没看,先拿给你看没有问题。不过,你要在离开的时候还给我,我已经在管理员那里登记借阅了,我要拿回家慢慢看。”

周节立刻接过那本小说,急忙点头说道,“嗯,放心吧,我很快就会看完还你的。其实,这本小说我一直在读,一有闲暇就来图书馆看几章,现在就剩下结局那几章了。”

女孩翘起嘴巴说道,“是吗,我倒是才开始看这本新出的小说呢,”叹了一口气,作出一副苦恼的表情,“回家也没有多少时间能看小说,不知道要看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大结局呢。这个系列前几本,我都看了一年多才看完。”

周节不自觉地坐到女孩对面,心生巧遇知音的激动之情,不禁声调高了几分,眉飞色舞地说道:“真的吗?没想到你也一直在看这个系列的书,女孩子喜欢推理小说的可不多。事实上,长弓难鸣的推理小说我都看过,最精彩还是新出的这个系列。”

女孩瞅见周围的人都看向自己这边,一时之间更加窘迫,食指放在唇边,“嘘,小点声,这可还在图书馆呢.....”

周节挠挠头,刻意压低声音,尴尬地说道,“对不起,因为平时也没什么朋友,唯一的一个朋友还对推理小说毫无兴趣,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也喜欢这个作者的,我一时之间有些情不自禁了......”拿起书正要起身回到先前自己坐的位置,“没想到给你带来困扰了,我这就离开.....”

女孩咬了咬嘴唇,“不用这样.....也没什么.....你就坐在这里看吧,这会离开反而更加奇怪。”

周节耳根子烧得发烫,故作大方地又坐了下来,一声不吭地埋着头翻看起手中的小说。

女孩瞟了一眼周节那副假装认真的模样,嘴角挂着浅笑,继续在作业本上奋笔疾书。

那个下午时间过得很慢,也流逝得很快。时间快得让周节一下午的时间连那本小说一页的内容都没有看完,管理员便催促着馆内的学生离开;一分一秒地数着时间,到最后也没有等到骆慈过来找自己一起回家,时间缓慢得让一直沉浸在尴尬气氛里的周节快要在地上用脚趾头抠出三室一厅。

周节和女孩一起走出图书馆,将推理小说还给女孩,吞吞吐吐地说道,“谢谢你,我还要去找我的朋友,就先走了,”在破旧的衣角擦了擦手汗,伸出右手,“我叫周节,高一三班,很高兴认识你。”

女孩愣了一下,同样伸出右手,轻轻地握了握周节的手,甜甜地笑道,“高一五班,孔悦,喜悦的悦,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小说看完了吗?”

突然被孔悦问及小说,周节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支支吾吾地低着头。

孔悦捂着嘴笑道,“你不会还没看完吧,”将手中的小说塞回周节手中,“那就再借你看一天吧,明天再还给我,还是这个时候,我在这里等你。”

周节顿时更加仓皇失措,低声问道:“可以吗?”

孔悦眯起眼睛笑道,“当然,”歪着脑袋想了一下,“不过明天你要告诉我这本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其实,即便我拿回家,也不知道最近还有没有时间看。这样正好,你看完以后再讲给我听,就当我看过啦。”

周节怔怔地盯着孔悦,“我虽然很乐意和你分享,但是我怕我讲的不好,反而让你对这本精彩之作大失所望。毕竟,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孔悦挽了挽耳边的秀发,“虽然肯定会和自己看的感受不一样,但最快捷的还是这个办法,这和是选择吃中餐还是吃快餐是一个道理,既然选择了快餐,那就不能像中餐一样苛求味道。没有关系,你只要将故事完整地讲给我听就好了,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

周节咬了一下嘴唇,爽快地说道,“好,我尽量讲得生动一些,总不能让长弓难鸣呕心沥血之作毁在我的手里,不,是嘴里。”

孔悦抿嘴笑道,“那样最好,”对着周节挥了挥手,“那么,明天见?”

“明天见!”周节对着孔悦干脆利落地点头答道,看着孔悦离开的背影,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暖意。这是除了骆慈以外,有人第一次真正愿意和他说这么多话,没有因为他的穿着故意奚落疏远他,也没有向他投来那种讨厌的充满同情的目光。

她只是平等地想和他做朋友,那双眼睛纯净得像是清澈的泉水,洁白如道路两旁盛开的栀子花。

周节定了定神,将小说抱在胸前,转身跑向骆慈的班级教室。一口气跑到教室门前,却发现教室门紧紧闭着,气喘吁吁地趴在教室的窗户上,扫视一圈,教室里空无一人。周节撅着嘴,猜测可能骆慈忘记到图书馆找他,自己一个人回家了,嘟囔了一句“没义气的家伙”,低头看了一眼紧抱怀里的小说,喜滋滋地向校门外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