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女版龙傲天穿成虐文女主[快穿] > 第42章 殇爱之冷宫废后14

第42章 殇爱之冷宫废后14


青梧去了乾龙殿, 赵钱说慕容衍吃了药才睡下,青梧问他慕容衍今日如何, 赵钱回道:“今日李婕妤带着小公主来过,陛下很高兴, 中午吃的比昨日要多一些。”

“嗯。”青梧点点头:“好好照顾陛下, 太子要读书, 让李婕妤带着公主多在陛下跟前尽孝吧。”

赵钱谦卑的弓腰:“是,奴才知道了。”

青梧在乾龙殿里站了一会儿, 然后让人传兵部侍郎姚从文和御史中丞方元入宫, 姚从文曾是青老爷的门生, 当初他为青老爷喊冤被一贬再贬, 青梧垂帘听政以后,他也被召回京城任职。

而御史中丞是青梧一手提拔起来的,两人算是她在朝中的心腹。

“微臣叩见皇后娘娘!”姚从文和方元恭敬的行礼,青梧道了声免礼:“本宫今日召两位入宫来,是有一事询问。”

“娘娘请问。”

青梧拿出一封折子让小太监拿给姚从文和方元看:“这是河州石兰县县令给本宫呈上的折子, 说上个月突厥人犯边,驻守在石兰县的河州节度使赵琪奉宸王之命抵御突厥人。”

“但赵琪却纵容下属杀良冒功, 本宫怎么记得赵琪的折子不是这么说的?”

姚从文和方元相视一望, 脸色都有些凝重,既然皇后都把折子拿出来了, 那就说明这件事是真的。

姚从文道:“启禀皇后娘娘,赵琪当时呈上来的捷报是说此役共杀敌一千六百二十五人,俘虏三百人。”

“其中一个叫赵珏的折冲队正立了首功, 宸王还下旨擢升赵珏为旅帅,这个赵珏就是赵琪的堂弟,今年才十七岁。”

“娘娘,赵琪是宸王的人,如果石兰县县令所奏之事是真的,那宸王肯定知道赵琪包庇他的堂弟杀良冒功一事,可他却擢升了赵珏,此举甚为不妥。”

“呵呵。”青梧冷笑了一声,嘲讽道:“十七岁就立了首功,如此少年英才,看来封侯拜相也不过是早晚的功夫。”

方元拱手一揖,道:“赵琪此人用兵如神,这些年抵御突厥人也确实有功,但他不修私德,如今更是草菅人命,为了一己之私滥杀无辜,实在是过大于功!”

“娘娘,宸王一直在拉拢武将,微臣觉得他不会问罪赵琪赵珏兄弟二人,咱们若是放任不管,宸王手握兵权,天下易主是迟早的事。”

青梧长长吐出一口气:“这正是本宫召你们来的目的,如今朝堂多半是宸王的人,要遏制他的野心只有一个办法了。”

青梧与姚、方二人细细商议了一番,第二日让小檀去听政殿等着,请宸王下朝后来凤仪殿一趟。

天空下起了小雨,宸王手里拿着一朵牡丹笑意吟吟的进了凤仪殿,把牡丹插在青梧的发髻上,“我路过芙蓉园折下的,姚黄果然很适合你。”

他侧头欣赏了片刻,青梧给他倒了一杯茶,面色淡淡,“找你来是有件事想问你,赵琪的堂弟赵珏杀良冒功一事,你究竟知道还是不知道?”

宸王表情僵住,他有些不自然的调整了一下坐姿:“我知道,但我没有追究赵琪是有原因的……”

青梧厉声打断了他的话:“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是你包庇他的理由!赵珏杀敌有功该赏就赏,可他杀的是敌吗?他杀的是大齐的百姓!”

“那些无辜枉死的百姓怎么会想到他们没有死在突厥人刀下,而是死在原本应该保护他们的官兵手里!”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比慕容衍更有能力的人,现在看来我想错了。”

宸王也有些恼了:“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不堪吗?你也知道赵琪手握十万重兵,他这些年将河州视为自家后院,若我贸然动了他,他带着手下的兵马造反,到那个时候咱们还能安稳的坐在这里吗?”

“我已经派人去警告过他了,若再这么胡作非为下去,我绝不会手软。”

说完他又放软了声音对青梧道:“这些事你不要操心,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有些事牵一发而动全身,至少现在,我还不能夺了赵琪的兵权。”

青梧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朝中除了赵琪多的是能打突厥人的武将,你坚持要袒护他,无非就是怕我安排我的人去河州,到底是你不希望我太操心了,还是你根本就不愿意我插手朝政?”

宸王也冷了脸,狠狠甩了下袖子:“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处理国事不是你在后宫里同那些女人玩勾心斗角,你太天真了,你真以为你坐在那个位置上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吗?”

青梧就知道,无论他嘴上说的多么好听,他终究还是从心底里轻视女人,她做的那些事在他眼里就如同一个低级又拙劣的笑话。

她扬唇笑了起来,眼底闪过一抹晦暗,一字一句告诉他:“那我就让你看看,我想做什么,到底能不能做!”

这还是两人第一次不欢而散,宸王没有再来凤仪殿了,政务上的事由他授意,不再全部交给青梧过目,甚至他的人也在开始排挤青梧的人。

这是一场较量,青梧处在劣势,大朝会上,她坐在龙椅后面越来越没有说话的份,就如同一个花瓶,安安静静的放在那里。

青梧去乾龙殿给慕容衍请安,慕容衍的态度却很冷淡,他让青梧把慕容煜送到乾龙殿来,青梧十分诧异,问他为什么,慕容衍的语气不容拒绝:“煜儿是朕的儿子,朕想天天看着他不行吗?”

青梧无话可说,慕容煜被赵钱带去了乾龙殿,每日除了上课就是呆在慕容衍身边,青梧很明显的感觉到他同慕容衍越来越亲近,同自己越来越疏离了。

这日青梧特意带着亲手炖的鸡汤去文华殿看他,他却板着脸道:“母后,儿臣是来文华殿读书的,不是来喝鸡汤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3页

青梧愣了一下,然后笑道:“母后知道,母后是担心你读书太辛苦了,所以来看看你,煜儿,尝一口吧?”

慕容煜却后退了一步:“多谢母后关怀,但儿臣不饿,读书也不辛苦,父皇说了,儿臣是储君,将来是天下人的君主,不能说辛苦的。”

青梧总觉得他这话意有所指,转头又想,他才四岁呢,能懂什么。

“煜儿真厉害,母后为你感到骄傲,那你要好好跟着先生读书,有什么不懂得要多问。”

慕容煜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母后,儿臣自有父皇教导,不劳您操心。”

青梧缓缓把鸡汤放下,心里有些难受,慕容煜已经转身坐在书案前读书了,看也没看她一眼。

出了文华殿,青梧一直沉默着,小檀有些着急:“娘娘,咱们得想个法子把太子带回来,也不知陛下跟他说了些什么,他突然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您可是他的母亲啊!”

青梧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是啊,我也好奇,慕容衍对他都说了些什么。”

赵钱跪在青梧面前神色惶恐:“娘娘,陛下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他每次跟太子说话都让奴才出去。”

“他什么时候觉察到你在向我传递消息?”

赵钱摇头:“奴才也不知道,事实上陛下也没有质问过奴才,只是奴才能感觉到他在防备着奴才。”

青梧唔了一声:“近来都有谁来给陛下请过安?都说了些什么?”

赵钱仔细想了想,道:“这些日子只有李婕妤和郑美人时常来陪伴陛下,陛下很喜欢公主,还让李婕妤要好好教导公主。”

“李婕妤。”青梧眯了眯眼:“去查查她。”

“是!”赵钱恭敬的退下,不到两日就查到了一些事,他赶紧来向青梧回禀,青梧听完后沉默了许久,然后坐在窗前看着天空。

小檀看着有些心酸:“娘娘,您别吹着风了,御膳房的粥做好了,您吃一点吧。”

不等她回答,小檀就盛了碗百合莲子粥给她,青梧刚吃了一口就吐了出来,小檀忙让人倒水来,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娘娘,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青梧摇摇头,胃里有些难受,又吐了起来,小檀着急的要去请御医,却被青梧拦住了:“不用去,回来。”

她虚弱的躺在榻上,双手放在腹部,眼中流露出一丝决绝:“小檀,这就是天意,天意要让本宫做一个孤家寡人。”

小檀听着心里涌上一股不详的预感:“娘娘,您到底怎么了?”

青梧缓缓摇头:“本宫没事,歇一歇就好了,你去传赵钱和禁卫军统领杨率来。”

“是。”小檀咬咬唇,一步三回头的走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很不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第二日青梧没有上朝,宸王得到的消息是她的身体有些不舒服,他是想进宫看看她的,可是又怕两人吵起来。

他心里明白他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只是两人谁也不肯退让一步,只能这么僵持着。

见他烦躁不安的踱来踱去,幕僚不得不得开口劝说:“王爷,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您如今已经大权在握,便是即刻登基也没有几个人敢反对,何必要顾忌皇后?”

“她毕竟是慕容衍的皇后,便是为了太子她也不会退让,您在这里为难只能白白错过机会,皇后并非是无知妇人,咱们不进她就要进!”

“本王知道。”宸王长长叹了口气:“本王是真心喜欢她的,也想让她做我的皇后,可她那个人倔强又聪明,打定了主意谁也无法更改。”

“当初本王只说要做摄政王,现在本王反悔了,却说服不了她。”

一边是唾手可得的皇位,一边是心爱的女人,若皇后是个温顺的女子,宸王完全可以兼得二者,偏偏她与别的女子不同。

而且她还有儿子,宸王登基后就算力排众议再次册立她为皇后,那太子怎么办?若是留着他,他迟早会成为祸害,若是除掉他,皇后会忍心吗?

幕僚知道宸王很为难,可站在下属的角度,他觉得宸王把儿女情长看的太重,天下又不是只有皇后一个女人,做做戏也就算了,他怎么还当真了呢?

“王爷,那咱们该怎么办?”

幕僚把问题抛回给他,宸王想了半晌也没有想出让青梧顺从他的办法,只能道:“本王也是逼不得已的,只能让她先受些委屈,等大局已定后,本王会好好补偿她的。”

“她依然还是母仪天下的皇后,本王也能许诺这辈子只有她,她要是舍不得太子,本王也能留下太子的性命。”

他安慰自己这样做是正确的,他已经为她退让了很多,他不可能永远只做一个摄政王,名不正言不顺,等太子长大了,必然会视他如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他若是不登基,他想同她做真正的夫妻,想百年之后合葬在一处,想拥有一个属于他们俩的孩子,永远都不会实现。

宫外暗潮汹涌,姚从文数次传递消息给青梧,说宸王近来在京中部署兵力,还下旨恢复了宵禁,他要做什么世人皆知,姚从文询问青梧可有对策,青梧收到消息后却置之不理。

她去了乾龙殿,李婕妤正在弹奏琵琶,婉转悦耳,慕容衍眯着眼很享受的样子,青梧一来,琵琶声骤停,慕容衍很是不悦:“你来干什么?”

李婕妤忙起身行礼,青梧浅笑嫣然,坐在她让出的凳子上温声道:“臣妾来看看陛下,李婕妤,你先出去吧。”

李婕妤看了看慕容衍,道了声是然后抱着琵琶出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2页/共3页

慕容衍转过头去紧紧抿着唇,似乎多看青梧一眼都会脏了眼。

“看了就回你的凤仪殿去吧,朕累了,要歇息。”

“急什么。”青梧一直看着他那张消瘦苍白的脸:“听闻陛下有废后的打算,臣妾当然要来问一问是怎么回事。”

慕容衍听到这句话勃然大怒,指着青梧大骂:“你这贱妇,朕让你垂帘听政,你却妄图除掉朕让煜儿登基,你好做太后让他成为你的傀儡是不是?”

“你以为朕天天躺在这里什么也不知道吗?你的阴谋诡计早就有人告诉朕了!早知道你包藏祸心,朕就不该让你离开冷宫,更不该放过你青氏满门,朕要是不废了你难道还等你给江山改姓吗!”

青梧并未动怒,而是笑道:“难怪臣妾总觉得陛下近来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原来是有人在您耳边吹风,那个人就是李婕妤吧。”

慕容衍未置可否,青梧又道:“陛下,你说的对,我的确包藏祸心,一直盼着你早点驾崩好让煜儿登基,不过我也是被你逼的。”

既然撕开了脸面,她也没有再用臣妾这个自称了,“只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父亲才全力支持你登上皇位,他对你忠心耿耿,而你登基后是怎么做的?”

“你怕他凌驾在你的头上,所以一手扶持起右相抗衡他,你怕我生下嫡子会让我母族荣耀更甚,所以在我的饮食里下了药,任由王紫鸾屡屡陷害我。”

“我是你的妻子,你却从来没有给过我哪怕一点点的信任,既然如此,你又怎么能要求我像从前那样做一个依附你、臣服你的皇后?”

慕容衍脸色铁青:“朕是天子,朕这么做有朕的理由,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古来便是如此,朕若是不守住这个位置,百年之后怎么去见列祖列宗!”

青梧摇摇头:“你总有这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为了皇位宁可错杀绝不放过,不过我还得感谢你给了我机会,让我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

慕容衍愤怒的看着她:“你要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敢弑君?放肆!”

青梧笑了笑,神态悠然:“我可不敢弑君,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知道当初是谁往杨千鹤的书房里放了那封私通敌国的信吗?”

“是宸王。”

慕容衍震惊的看着青梧:“你、你竟然早就跟宸王勾结在了一起!”

“是啊。”青梧爽快的承认了:“我在冷宫的时候就跟宸王联手了,我跟他说,我腹中已有龙子,等孩子平安出世就除掉你,让皇子登基,他做摄政王,我做皇太后。”

“另外……”她笑的格外妩媚:“我跟宸王的关系可不止于此,你卧病在床的时候,他可是在我的凤仪殿里,你说我们俩在做些什么?”

“贱人!贱人!”慕容衍气的吐了口血出来,他的额头和脖子青筋暴起,抓起旁边的茶碗向青梧掷去:“你们竟然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苟且!”

“朕要杀了你们!”

他挣扎着想要下床,却一骨碌摔倒在地上,青梧起身冷漠的看着他:“我的卑鄙无耻都是跟你学的,要怪就怪你自己,若不是你疑心太重这些事都不会发生。”

“我不会让你再杀我一次,所以我要抢先下手!”

慕容衍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杀了眼前这个女人,可他躺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只能扯着嗓子大声叫赵钱。

赵钱端着手进来了,却是站在青梧身边:“启禀娘娘,杨统领已经控制住了各个宫门,宸王的暗桩全部都除掉了。”

“很好。”青梧深深吸了口气:“陛下龙体不适,你派几个宫人好好伺候他,没有本宫的允许,不准任何人到乾龙殿来,另外再去传陛下的口谕,召宸王即刻入宫。”

慕容衍惊恐地看着青梧:“你要做什么?”

青梧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乾龙殿所有的宫人都换了,慕容衍被抬上了床,又有御医来把脉,但无论他说什么都没有人理会他,他心里很清楚,青梧这是把他软禁了。

她召宸王入宫来难道是要杀了他么?

“来人啊!快去给左玉将军传旨,让他赶紧带兵进京勤王!”

慕容衍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宫人掰开他的嘴给他灌了一碗麻沸散,不到一刻钟他就失去了意识,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宸王在半个时辰后入了宫,他敏锐的察觉到乾龙殿里的宫人有几个生面孔,心内有些疑惑,悄悄握住了藏在袖子里的短剑。

他进了内室,看见青梧坐在床上给慕容衍掖被子,神态温柔,这让他觉得有些刺眼。

“陛下睡着了吗?”

青梧没有回头,只是柔柔说了句:“你来了。”

“嗯。”他站在不远处,思忖着该说些什么,他们已经有几日没见面了,她疏离的态度让他觉得很不安。

“这几日你还好吗?”他忍不住问。

青梧摇头,笑着道:“还好,你呢,又是调兵又是遣将,这么迫不及待的就要准备取而代之了吗?”

宸王脸色一变:“你都知道了?”

青梧娇嗔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说说看,你打算什么时候登基?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宸王咬咬牙,走过去握住她的手诚恳的道:“阿梧,是我食言了,但我不得不这么做,只有坐上皇位我才能安心,我登基后马上就立你为皇后,我们共治天下,我也不会伤害煜儿的!”

青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觉得被放出笼子的鸟还会心甘情愿的再次回到笼子里吗?”

“阿梧!”宸王绷紧了下颌:“不要说的这么难听,能给你的我都会给你,你也体谅体谅我,我不是你的工具,被你利用完就该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青梧甩开他的手:“那你就说错了,我们俩是相互利用,没有谁体谅谁,只有谁能赢了谁。”

“你这话什么意思?”宸王心生疑窦,只见青梧拿起一只茶碗狠狠摔在地上,立刻就有数十个身披玄甲的禁卫军涌入殿中,将刀尖对准宸王,杀机一触即发。

“你要杀我?”宸王难以置信的看着青梧,眼中划过一抹痛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