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余九九白慕言 > 第247章 少女的期待

第247章 少女的期待


常生:“……”

憋屈,窝火!但是看着余九九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他一点气都撒不出来。

于是他只能选择和余九九一起干饭,吃了两口,他点点头,评价:“的确很好吃,”说着,顿了顿继续说:“你想想,这么好吃的饭菜,要是离开了江城可就吃不到了,你要是不走,我天天带你去吃。”

余九九笑了笑,“我已经做了决定了,没看见我东西都收拾好了?”

就连白慕言的劝诫她都没听进去,为了这事还把白慕言给弄生气了,她无论如何都是要去的。

至于白慕言……就等回来以后再好好的哄哄他吧。

想到这里,余九九突然没有了胃口,也不知道白慕言好不好哄,她还没哄过男人呢。

“你真要去?”

“废话。”余九九翻了个白眼,不耐烦。

“那好吧。”常生把面前的碗筷一推,像是小孩子赌气似的说道:“那我陪你一起去。”

余九九:“……”

“你疯了?那可是未知的传染性病毒,你要是感染上了,你家老头子还不得漂洋过海来杀了我?”余九九难以置信。

“那我总不能看着你一个人过去吧?白县我记得我之前去过,那边那个会所的老板还认识我,有什么事我也能给你帮个忙。”常生似是打定主意。

余九九坚决拒绝:“不行,你要是敢去我就把你绑起来扔回Y国去。”

“凭什么你能去我不能去?”常生又委屈又生气。

余九九:“我学过医,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常生:“那你也可以保护我啊,反正我不能看着你一个人去冒险。”

余九九失去耐心:“你要再废话我真的把你绑起来扔回Y国去。”

常生:“……”

他似乎是被气到了,起身气冲冲地就离开了她的屋子。

余九九以为他终于肯放弃了,松了口气把餐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拎着自己的包下楼开车,她准备先去酒吧接师傅,然后再一起去白县。

谁知道人还没走近呢,就看见车子边跟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余九九走过去一看,险些翻了个白眼翻过去,“常生,你怎么在这里?!”

她记得这小子可是从不早起,每天不睡到太阳晒屁股绝对不会起来,而且还一肚子起床气,所以她专门挑了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起身出发。

常生的眼眶底下挂了两抹青黑,他略显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强打起精神:“当然是等你了,我说过了要和你一起去。”

余九九察觉出他的异常:“你一晚上没睡?”

常生:“……嘿嘿,被你发现了。”

余九九:“……”

真想一棒子敲到他的脑门上,把他脑子撬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不过眼见着他都通宵了都要在这里等自己,一副不跟着去誓不罢休的样子,余九九最终叹了口气妥协了。

“算了,我可以带你去,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乱走,也不能乱说,不管看到什么都要对外保密,可以吗?”

“好咧!”常生兴奋地跳起来,往她的车子里钻了进去。

余九九开车接到了鹤老,鹤老对这个长得有些痞帅痞帅的小伙子很感兴趣,一路上拉着他问了很多。

待知道他是余九九的“未婚夫”以后,鹤老的目光就变得意味深长。

自己这小徒儿,真是可以啊,走到哪都能吸引桃花。

中午时分,余九九的车子终于在白县江家的门口停下。

这一次出来接他们的不是周羽可,而是江宁和江沫沫两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喜好看热闹的村民。

江家的诊所关门了这些天,村子里可谓是议论纷纷,此刻见到又有车往江家开,村民们不禁都好奇地跟过来。

余九九下车前给了常生一个口罩,她跟鹤老两人体质特殊,并不会感染。

“沫沫,你们终于来了!”江宁温和地笑着迎了上去。

余九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江叔叔,你们以后就叫我九九吧,沫沫已经回来了,再这么叫我不妥。”

江宁忙不迭地应下:“九九,这个名字真可爱。”

常生“嗯”了一声,与有荣焉:“我也觉得。”

江宁这才注意到常生,看了一眼露出了一抹惊讶,虽然他戴着口罩,但是他还是认出了常生就是之前带人救了他们和沫沫的人!

“是你!那个救了我们的恩人,沫沫,还不过来谢谢这位先生!”江宁赶紧拉着江沫沫对常生道谢。

常生见状,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以前的他都是干一些坏事,恶作剧、捣乱什么的,但是碍于身份,别人也不敢骂他。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真心实意的给自己道谢,并且还是因为他做了一件无足挂齿的小事。

常生的心里,一股责任感顿时油然而生,他觉得自己此刻的形象似乎都高大了起来。

他摆了摆手,满脸深沉:“不用,救死扶伤是我的责任,这一次我来了,一定会救好你们的!”

江宁顿时更加感激了。

余九九:“……”

真能装逼。

他们来了,江家人都挺高兴的,唯独只有一个人心不在焉的。

这人就是江沫沫,她从刚开始就盯着余九九的车,等看见车上下来的只有余九九他们三个人时,她的眼里浮现出了一抹失落。

江沫沫到底是经历的少,不知道怎么掩盖自己的心思,她绞着手指上前问余九九:“九九姐姐,你这次怎么是跟这个哥哥一起来的,上次的那个哥哥呢?”

余九九并未察觉她的心思,闻言思索片刻笑着回答:“慕言啊,他很忙呢。”

慕言。

原来那个哥哥叫慕言,名字可真好听。

江沫沫的心里不禁又浮现出一抹少女的期待。

几个人进了屋子,鹤老对江宁说:“你先带我们去看看感染病毒的病人吧。”

余九九见状对常生道:“你先去村子里的民宿等我们,我们去看一下病人。”

常生倒是很听话地点头离开了,离开前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江沫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